P!Live【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不然法官你來當──陪審參審選哪樣?

文 / 陳珮瑜

提到台灣的司法審判,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恐怕都是「恐龍法官」、「奶嘴法官」一類的貶詞。如果有一天,人民不僅可以透過新聞報導關心各類社會案件,還能實際參與審判的過程,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度是否能因此改善?台灣的司法制度會不會更趨完備?而納入民意的審判模式,社會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和資源呢?

 

本集的「司法無雙國是會客室」,主持人賴品妤與立法委員黃國昌、桃園地方法院法官孫健智,聚焦人民參與審判的可能性和可行方式,談談法官是否有可能和民眾並肩合作,拋開「奶嘴」、「恐龍」的罵名,做出合乎法、理、情的判決。

 

逾百國家人民參與審判 台灣跟不跟?

台灣人對司法的想像是什麼樣子?過去在中研院法研所擔任研究員的黃國昌,表示曾主導一個實證研究,發現高達8成的民眾贊成引進國民參與審判的制度。探求箇中原因,不論是受部分偏頗的新聞報導影響,或是法官的判刑與期待落差太大,都使得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度大打折扣,這也迫使司法界開始討論,台灣該不該跟隨國際潮流,嘗試將民意納入審判之中,「畢竟目前已經有超過100個國家,讓國民透過不同的方式參與審判了。」

 

 

對於讓民眾參與審判一事,孫健智坦承,身為法官,一開始的確會有反感,「因為討論的聲浪越大,就表示人民越不信任司法的專業。」但他認為這是不健康的想法,並重新開始思索,一個法治國家的司法,可以是什麼模樣。孫健智認為,唯有政府明確規劃出適合台灣的司法制度,才能進一步討論,讓民眾參與審判,能不能達到法治的理想。

 

黃國昌也提到過去在美國擔任法官助理時的觀察,認為法官及陪審員共同的目標,是營造一個公平的審判程序,就檢察官提出的證據,做出客觀的判斷。他認為,與其把人民參與審判視為對司法不信任的權宜之計,不如換個角度思考,讓民眾和職業的司法官一起成為裁判者,使司法制度更臻完善。

 

孫健智:說服外行人 人民參與審判勢必更公平

孫健智:人民參與審判,律師、檢察官為了說服人民,勢必說明更清楚、易懂,會提升裁判品質。

不過,讓毫無法學訓練的老百姓進入審判過程,難道沒有風險嗎?孫健智表示,人民一旦參與審判,檢察官和律師為了說服這群「外行人」,一定得講得更明確、更白話,無形中反而使審判變得更公平。此外,民眾進入審判系統時,對證據要求的門檻,往往比法官還要高,孫健智提起一場令他印象深刻的模擬審判,曾有一男子持焊接用噴槍向父母恐嚇要錢,檢察官認為其意欲殺人放火,最後被法官判處18年徒刑,但觀審的民眾卻認為僅是恐嚇,判處4個月,還要求被告須接受精神治療,「人民上了法院之後,才會知道訴訟和想像落差很大,這其實是很珍貴的經驗。」

 

黃國昌介紹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類型,依國民參與程度,大致分成「陪審制」及「參審制」。前者是由一群人組成的陪審團,做出事實認定的判斷,也就是決定被告有沒有罪,最後再由法官決定刑度,英美便是陪審制的代表國家;後者是由職業法官和一般市民共同認定犯罪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例如德國就是一名職業法官與兩名參審員一起做決定。

 

日本裁判員 為何多於德國參審員?

黃國昌:參審制最受人質疑的問題,在於參審員判斷的過程,很容易受法官影響。

黃國昌也提到參審制最受人質疑的問題,在於參審員判斷的過程,很容易受法官影響,最後淪為橡皮圖章。他指出,日本後來根據參審做出改革,發展出裁判員制度,增加參審員的人數,藉此稀釋法官可能帶來的影響。

 

孫健智則補充,雖然法官在陪審制的定義上,比較類似「導演」的角色,但實務上,陪審員仍有可能被法官的態度影響,進而改變判決內容。他認為如果台灣真要引進陪審制,法官也必須有覺悟:再怎麼不同意民眾的見解,也要尊重其意見,一如尊重其他法官一樣。

 

台灣究竟適合哪一個制度?孫健智認為,參審制或陪審制都只是一個類型,很難完整適用於台灣;如何將制度接上台灣的「地氣」,考驗政府的智慧。例如:什麼樣的案子可以納入人民參與審判、什麼樣的人可以成為審判者、審判者有哪些權利義務,甚至被告有沒有程序的選擇權,都是需要考量的環節。

 

黃國昌:抱持定見一意孤行 結果必定失敗

黃國昌也指出,此次司改國是會議討論的內容,人民參與審判的訴訟程序仍拘限於刑事案件。而首先要考慮的事情,將是個案的訴訟成本會大幅提高。以日韓兩國為例,會引進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都是刑度較高的案件。第二個考慮的面向,是引進人民參與審判的動機,包含民眾對於事實認定的經驗法則,以及對正義的情感,該如何帶到司法審判系統中。他強調,無論最後採取何種制度,都希望司法院維持開放立場,不要重蹈過去觀審制的覆轍,「一意孤行的結果,就是導致制度完全的失敗。」

 

黃國昌:無論最後採取何種制度,都希望司法院維持開放立場,不要重蹈過去觀審制的覆轍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