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約聘僱法官助理 恐淪司法版國道收費員?!

何宇軒 / 台北報導

現任法官黃翊哲昨天在立法院一場公聽會上指出,肩負協助法官處理案件責任的法官助理,缺乏勞工退休金等基本保障。他擔心國道收費員的爭議,將來有可能在司法體系出現。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昨(9)日召開「如何改善法院基層人力不足」公聽會,有與會者對於法官助理、書記官等法院基層人員的工作條件惡劣表達憂心。目前服務於台北地方法院的法官黃翊哲,以法官助理為例表示,法官助理本身也需要相當程度的法學專業才能擔任。不過在編制上,屬於短期約聘僱的人力,卻被當成長期人力使用,又沒有勞退等勞基法的保障。

 

內部差別待遇 侈談公平正義

曾任法官助理的律師陳柏瑋,就法官助理的工作現況現身說法表示,法官助理保勞保,卻沒有加班費、加班補休、不休假獎金、資遣費,更沒有勞退(僅有一次領的退撫金),無法擁有跟勞工一樣最低程度的權利。法官助理必須每年考核才能續聘,不具有身分保障,也無法享有考績獎金、婚喪生育補助等權益。

 

陳柏瑋認為,司法單位對外宣稱要維護公平正義,內部卻有這種職位無法得到權益保障;法官助理應該回歸勞基法,才不會在妾身不明的情況下權益受損。

 

黃翊哲也表示,如果法官助理是常設文官性質的話,那是不是應該法制化?如果把短期聘用人力,運用在長期雇用,保障相對不周,特別是退休金方面,有的助理已經做了十多年,接近退休年紀的人越來越多了,如果沒有好好解決,國道收費員的爭議會在司法體系出現。

 

法官黃翊哲提醒,若法官助理退休時沒有獲得足夠保障,恐重演國道收費員事件。

 

法官助理包辦雜務 法院尊重專業人士?

法官助理的工作有多繁雜?同樣曾經擔任過近四年法官助理的律師柯宗賢表示,從《法院組織法》看來,法官助理是屬於專業人員,負責「辦理訴訟案件程序審查、法律問題分析、資料蒐集」等事務,但實際上,法官助理的雜務相當多,甚至還有因為法院本身是古蹟,所以有法官助理被派去當導覽,或是幫法官整理辦公室、打掃的都有。

 

陳柏瑋也說,法官助理都是法律系畢業,經過筆試口試,法學程度不差,但現況卻是誰都可以指揮法官助理。像是通譯不夠、研討會沒人去、開記者會沒人去……都是找法官助理,甚至還要幫忙文書科掃描校對,實質上就是雜務助理,「這就是法院對待專業人士的態度?」

 

曾擔任法官助理的律師柯宗賢:法官助理的工作內容繁雜。

 

基層人力不補齊  誰來落實司改國是會議結論?

公聽會主席、立委黃國昌表示,法官助理若要公務員化,必須考慮考評公平性,假如被分配到不好的法官,又必須被該法官考評,對法助會非常痛苦,所以要有相對公平的審酌方式。司法院人事處處長蔡新毅也表示,如果法官助理常設化,考試院一定會介入,也會發生要不要設置遷調制度的問題,所以這就牽涉到政策的選擇。

 

黃國昌說,司改國是會議討論了很多大架構的問題,但是對於法院基層人力問題都沒有討論到。今天開這場公聽會,就是因為如果基層面臨的困境沒辦法解決,就沒有能量去推動這些大型的變革,可能讓那些司法改革,最後達不到當初預期的效果。

 

黃國昌:基層問題沒有改善,司法改革很難達到成效。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4 篇回應 to “約聘僱法官助理 恐淪司法版國道收費員?!”

  1. 孫健智 說:

    司改國是會議基本上就是司法官改革國是會議,司法官不過是改革客體,這個會議修理司法官都來不及了,哪裡會鳥司法人力不足、血汗司法的問題?

  2. 桃園地院法官助理 說:

    或許司法改革會議目的可議,難道就可以漠視法官助理欠缺身分保障的問題嗎?去看看桃院刑庭最近被法官認為不適任砍掉的助理都跟誰有關就會知道法官恣意妄為的問題有多嚴重了。

  3. tangoapcp 說:

    基本上
    在法院就是都看法官的臉色
    法官就是神
    其他都是狗~

  4. 543 說:

    那是一個炎熱的南部小鎮
    鎮上有一座古老的建築
    家徽是個天秤
    看來莊嚴肅穆令人由然生畏
    但據說 裡面有著不為人知的故事:

    買便當訂飲料…等 當家事小精靈使喚還是小事
    在顯不合理的時間內要求完成極龐雜的工作內容才要命!
    如:逐字轉譯N小時的錄音檔、祖宗十八代高達數百人的繼承系統表、以箱
    為單位計的卷證整理…
    (助理沒有法力好嗎?真以為是家事小精靈啊!)
    重點是 一年半載後
    這些當初的「急件」還躺在卷櫃裡生蜘蛛網(黑人問號臉???)
    只要稍一侍候得主子不滿意
    就草草以不(ㄇㄛ、)適(ㄒㄩ)任(ㄧㄡv)為由摘下烏紗帽
    (更正,助理沒有帽,只好直接摘頭!)
    然後,他就死掉了

    夢到這裡 我就醒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