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教保員長年血汗 工會籲擴大公托服務提昇勞權

施維長 / 台北報導
 
教保員的勞動環境多血汗?全國教保產業工會12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以行動劇演繹營利私立幼兒園中教保員的「三低待遇」與「三高勞動」處境,指出長年失衡的勞動條件,致使教保人員無法久任,將導致託育人力出現斷層。呼籲政府應儘速擴大公托服務、改善第一線教保人員勞動權益,提昇托育環境品質。
 
全國教保產業工會理事長簡瑞連表示,現今教保人員面臨「三高」和「三低」處境。三高意指高情緒勞動、高工時、高流動率,三低則為低薪、低福利、低保障。惡劣的勞動環境致使年輕人在職前培訓端就外流到馬來西亞、新加坡,不願留在台灣。
 

教保產業工會以行動劇演出看似美好的徵才福利與現實多所不符。


 
適用勞基法二十年 保障仍低落
 
幼兒園除了有公立幼兒園,私立幼兒園又分為營利與非營利兩種。非營利幼兒園教保人員薪資受到《非營利幼兒園實施辦法》保障,畢業起薪專科最低28155元、大學至少30155元;但在營利的私立幼兒園,工會在南部三縣市展開調查,發現薪資普遍落在2萬1至2萬4間,十年來薪水漲幅僅有7.6%,又鮮有升遷機會。簡瑞蓮提到,自己有位朋友現在仍在職場,年資二十五年,薪資卻只有兩萬八,低薪問題長久未得改善。
 
高雄市輔育人員職業工會秘書長楊秀彥表示,無論是托育的社福行業或教育的幼教體系,自1998年就已適用勞基法,但一個適用近20年的行業別,薪資依然低落。「我們教保員一直照顧別人小孩,結果自己不敢結婚生子,因為薪水養不起。」楊秀彥並點出幼兒園存在嚴重的勞保低報問題,調查中有四成幼兒園低報,與勞動部公布結果大相逕庭,她表示勞動檢查時不能只有勞工局進行,因為勞保並不是勞工局的檢查項目,應會同勞保局一起檢查。
 

楊秀彥指出,勞動部在績優幼兒園的勞檢結果很漂亮,但與工會調查的情形有很大出入。


 
而根據工會調查,教保員的工時平均十小時以上,且多數沒有午休時間,還需配合家長下班時間延長工時,卻有六成左右人員領不到加班費。教保員屬於高度情緒互動的職業,部分幼兒園追求獲利違法超收,也導致教保人員承受過大壓力,但當因此失控發生虐童時,社會普遍不會深究背後的剝削問題。簡瑞蓮認為,教保的職場封閉,人員往往無法獲取更多訊息,也容易感到孤單無援。
 
一同參與記者會的立法委員李麗芬表示,今年3月底修訂《教保人員服務條例》,其中第18條政府協助成立工會等專業組織、以及第19條雇主提供幼教人員資訊應包含勞動權益,旨在提昇第一線人員的就業環境,政府也當落實執行,從根本改善勞動條件。
 
立法委員高潞.以用指出,年輕父母欲生養小孩,托育服務是很大誘因,但高壓低福利的環境難留工作者。非營利幼兒園的教保人員起薪能到兩萬八或三萬,營利幼兒園卻是血汗的二萬一,政府推動公共化與平價化其實可以做到,但目前狀況仍與理想有所距離。她亦指勞動部的檢查能量有限,最終仍應搭配教保人員對自身勞權的認識,以及申訴機制建立和工會協商談判,提昇教保人員地位。
 
工作者多為女性 性別處境更應重視
 
幼兒園教保人員絕大多數為女性,工會理事郭明旭指出,懷孕歧視在幼教界並不罕見,因懷有身孕而年資中斷的案例時有所聞。簡瑞蓮提到,很多教保人員在懷孕後就不被友善對待,只能離職,諻論育嬰留停等其他保障。工會近五年平均每年會接觸五、六個懷孕歧視的案子,且多發生在大型連鎖幼兒園,對於從業人員99%是女性的行業來說,這樣的職場並不友善。
 
郭明旭表示,現行年金制度中規定年資累積需達三十年,對幼保人員相當不利。幼保人員不僅可能因婚育而年資中斷或離開現職,加上幼教現場偏好年輕人員,中年並不易留在職場,三十年其實是很嚴苛的條件。簡瑞蓮認為教保人員薪資保障低又多為婦女,未來老了無所養,一定會落入老年貧窮,年金改革亦應多方考量教保勞工的處境。
 
理事買寶玉指出,政府採用津貼補助的方式,但十八年來台灣的少子化問題、家庭的育兒壓力仍未減輕;現在政府高喊托育公共化,但不是政府給錢就叫公共化,而應是國家的角色進來,落實平價、近便、普及的托育政策,並提高教保人員薪資,減輕托育壓力,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全國教保產業工會三點訴求:

  1. 政府提高公共托育經費的編列,應擴增公共化嬰幼兒托育服務,不應加碼無效益的津貼補助。
  2. 擴大全國托育機構的勞動檢查,並將基層教保人員的勞動教育列為在職必修研習。
  3. 政府年金改革應多方考量教保勞工的處境,並建立完善的老年「基礎年金」方案。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