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訴訟金字塔魔咒?

文 / 陳珮瑜

每次翻開報紙社會版,映入眼簾的「可上訴」、「三審定讞」等專有名詞,是不是總把你搞得暈頭轉向?你是否也永遠分不清楚,為什麼有些司法案件適用「民法」,有些卻適用「刑法」呢?法律太艱澀,意外卻常突如其來,小小老百姓一如你我,面對未來可能的訴訟時,又該具備哪些法學知識,才算做好基本準備?

 

本集的「司法無雙國是會客室」,主持人柯萱如與律師蔡晴羽、南投地方法院法官林奕宏,就從新聞事件隨處可見的「意外事故」中抽絲剝繭,談談民事及刑事訴訟的定義與內容,「一審、二審、三審」個別的功能和角色,以及如果不服三級三審的結果,該如何提出救濟的方法。

 

只要一發生意外或爭議,民眾首先求援的對象,大部分非警察莫屬。主持人柯萱如分享自身經驗,曾有個伯伯車禍傷了腳,就向警察「討公道」,希望肇事者能賠錢。然而,這類的車禍訴訟,警察只能處理刑事部分,像是「過失傷害」等,移送給檢察官看要不要起訴,起訴之後也還要看法官會不會判「有罪」。而即使肇事者被判「有罪」要罰金,也是繳給公庫,不是賠給伯伯;如果伯伯想要求損害賠償,必須自行提民事訴訟,或是等檢察官起訴之後,再附帶請求民事賠償。

 

 

蔡晴羽表示,從這個案例可看出,刑事案件雖然多數涉及個別受害者,但所構成的傷害會影響社會安全,因此是由國家執行起訴;民事案件則是關於個人或個別團體的權利填補和損害賠償,所以是由當事人提起訴訟。

 

案件送入法院後,也不會馬上有結果,林奕宏指出,不同類型的訴訟案開庭時,都會進行各方辯論,法官再據此作出判決,如果被告不服,可以聲請上訴,這也就是大家常聽到的「三級三審制」。

 

事實審?法律審?續審?覆審?事後審?型男法官解釋給你聽。

林奕宏解釋,一審、二審、三審對應的負責單位分別是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及最高法院,前兩者是「事實審」,針對案件本身調查證據、整理兩造的主張,以釐清事實真相。如果被告決定上訴,以民事案件來說,原則上採「續審制」,接續一審的審理內容;刑事案件採「覆審制」,對案件做全部、重覆的審理。而三審屬於「法律審」,原則上不會開庭,也不進行事實調查,只就一、二審所認定的事實,判斷其法條用得適不適當,如果最高院認為適用法條有問題,就會把案件發回到二審,重新審理。

 

至於上訴之後翻盤的比例,蔡晴羽以司法院2014年所做的統計說明,像是民事訴訟二審上訴的維持率大概接近8成,到了三審之後幾乎是9成;刑事訴訟二審上訴維持率約莫7成,三審也有9成,被告只有1成機率可以翻盤。

 

三審定讞之後,難道就沒有救濟的可能嗎?蔡晴羽表示,民事和刑事案件都有「再審」的程序,如果已經確定的判決,在事實認定和適用法律上確實有錯誤,當事人就可以提出再審的聲請;值得一提的是,刑事案件如果判決有誤,被告的權益等於遭受國家侵害,「再審」就十分重要,像是最近的林金貴案,當年警察只憑目擊證人口供逮捕他,最後靠著律師團找到新事證,才聲請再審成功。

 

「強制辯護」與「強制律師代理」

另外,這次司改國是會議拋出的震撼彈,未來所有案件必須採取「強制律師代理」。而目前除了有部分案件的「強制律師代理」之外,還有所謂的「強制辯護」,是怎麼回事?林奕宏指出,目前的「強制辯護」限於刑事案件,包括犯下最輕本刑三年有期徒刑以上的被告、低收入戶、原住民等等,都會有律師幫忙辯護;而「強制律師代理」則是指某些特定的案件,一定要由律師當代理人,像是民事上訴到第三審,由於法律審的相關知識背景比較深,還是需要一個較懂法律的人處理。

 

為林金貴案聲請再審成功的冤獄平反協會律師蔡晴羽 (右),解說再審以及強制律師代理等等問題。

但是,請律師代理牽涉到費用的問題,未來一旦強制代理全面上路,民眾會不會覺得,為什麼自己的權利不能自己上法院主張,卻一定要花錢請律師呢?

 

「強制辯護和代理全面上路,一定要有配套。」蔡晴羽認為,民眾目前主要反彈的意見有兩個,一個是律師辯護品質能不能信賴,另一個是費用會不會太高,畢竟如果一、二、三審都請律師,對於民眾的負擔其實很大。因此,推動律師市場的透明化,就非常重要。

 

蔡晴羽表示,民眾可以自行在網路搜尋,欲找尋的律師有沒有在律師公會登錄,以防訟棍出沒。另外,也可以先和律師面談,了解彼此合作的契合度,盡量「貨比三家」,才不會吃虧,「多找、多問、多確認兩方需求,是民眾找律師的重點。」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