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鄉民法學:也談媽媽嘴求償案

文 / 也是有法官

媽媽嘴命案的民事求償判決確定後,按慣例引發強烈爭議。即使我們暫時忘掉這曾是全國矚目的刑案,這件民事求償也註定引發爭議,因為它觸及僱用人侵權責任當中,最爭議的幾個法律概念。

事實上,我們目前也只能基於法律的規定,稍微檢討一下,法院判決時可能的思考方向。完整的判決分析或批評,暫無可能,畢竟,判決還沒上網,我跟全國人民一樣,也都還沒看過最後的確定判決(至於平平沒看過判決,為什麼有人可以大鳴大放地幹譙恐龍法官?這問題就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了)。

誰是僱用人?

民法第188條第1項規定,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僱用人跟受僱人必須連帶負責賠償。呂炳宏等人是僱用人嗎?謝依涵難道不是受僱於媽媽嘴公司(全名:媽媽嘴企業有限公司)、呂炳宏等人只是股東嗎?

公司是法人,有獨立的法人格,跟股東相互獨立,股東不必為公司的債務負責;媽媽嘴公司才是謝依涵的雇主、股東不是,這種說法,現在誰都可以朗朗上口。不過,當年維冠大樓倒塌時,風向就不是這樣,當時,鄉民們跳過維冠建設公司,直接要林明輝拿自己的身家負責,死都不說公司是法人,有獨立的法人格,那種正氣凜然直叫人一秒就濕的嘴臉,怎麼不見了?

其實,這裡所謂的僱用人跟受僱人,著重的是事實上的選任監督關係,只要有選任監督關係存在,就能適用這條規定。至於他們之間到底是僱傭、承攬、委任,甚至根本就沒有契約關係存在,其實是無關的。即使是車行跟靠行車,要有選任監督的關係存在,也可以適用這條規定(當然鄉民還是要繼續哭爸「只有法官不懂什麼是靠行」的)。
法條就寫僱用人跟受僱人,就不是寫雇主跟勞工,字就不一樣了(這就像檢察官是「『司』法官」,並不表示檢察官是「法官」。字就長得不一樣囉!)去爭執誰才是雇主,毫無意義,這是假問題;有沒有選任監督關係存在,才是真問題。

即使關鍵在於選任監督關係的存在與否,跳過公司,直接認定股東才是僱用人,這樣的作法也大有爭議--當然,你要先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民法第188條、有一種東西叫做選任監督,爭議才能存在。但法條的規定,好像從來不是鄉民法學在乎的問題。

殺人是故意犯罪,老闆不用負責?

即使媽媽嘴的股東們確實是謝依涵的僱用人,要套進民法第188條第1項,也必須是「執行職務」時的侵權行為。咖啡店的員工,在咖啡店裡下藥,進而殺害在咖啡店裡認識的客人,這是故意犯罪,怎麼會是「執行職務」呢?

八里媽媽嘴咖啡(公視新聞資料照片)

然而,民法第188條第1項所謂的「執行職務」,包括「利用職務上機會」的類型(不信你可以去翻教科書,那些作者都是留德的法學博士,都不是恐龍法官)。受僱人利用職務上機會犯罪、僱用人連帶負責的情形,確實是存在的。

為什麼僱用人要對利用職務上機會侵害他人的行為負責?何謂利用?何謂職務上機會?這些問題,無論在課堂上或法庭上,都常常引起爭議。股市狂飆的90年代,證券公司的營業員盜蓋顧客印章、盜賣股票,難道投資人會摸著鼻子說:偽造文書是故意犯罪,證券公司不用負責?不!這樣的求償案件,在當年可是到處都有。股票被偷賣,老闆要負責;怎麼人被殺死了,老闆反而不用負責?(舉輕以明重表示:)

事情還沒完。鄉民連在Y拍、露天碰到拍賣詐騙,都會要Y拍、露天踹共,更別說八仙樂園提供(?)了塵暴的場地,在鄉民眼裡當然是難辭其咎的。那麼,在媽媽嘴店裡下藥殺人,老闆為什麼又不用負責?

指揮監督沒有過失?

媽媽嘴的股東們,對於謝依涵有沒有選任監督上的過失?討論這個問題之前,請先看民法第188條第1項但書規定。按這項規定,僱用人推定有選任監督的過失,推定的意思就是,先當成有過失,再由僱用人證明自己沒有過失,如果沒辦法證明,那就是有過失。
推定過失、推定過失、推定過失。在司法實務上,能夠舉證證明自己無過失的老闆,鳳毛麟角。

法院的標準這麼嚴格,說到底是為了保護被害人。(什麼時候保護被害人也會被罵恐龍了?你究竟想怎樣啊究竟!)如果貨運公司的老闆說:他的司機在外面酒駕又肇逃,他不想負責不用負責,他又不可能24小時盯著每個員工,不然他請員工幹嘛(這種幹話我還真的在法庭上聽過)?被害人或家屬聽到之後,應該會跟鄉民一樣,投以媽媽嘴股東式的同情眼光,連聲讚同說對老闆很衰、要他連帶賠償很扯……你在作夢嗎?

對於這種僱用人推定過失的規定,曾有法學者建議,應該改成像英美法那樣,讓老闆負無過失責任,意思就是,以後老闆連在法庭上喊說自己的選任監督沒有過失,法院可以直接當成幹話。在這件判決之後,恐怕那位民法泰斗為了保護被害人、合理分散風險,間接促進經濟發展等等理由講了幾十年的建議,就這麼瞬間成了泡影。

代結論:我論依社會期待裁判之不可能

媽媽嘴命案的民事求償,注定引起爭議。這種案件在法律上本來存有爭議的,社會的矚目更是引來大量的批評。一路講下來,不難看出的是,要讓人民信服,靠的不是法條,不是事實,也不是證據,更不是講道理--這些在判決裡都有,但誰在罵法院之前,會先去看過判決呢?

看來,只有把法律丟到一旁,完全忘掉依法判決這回事,宣告社會期待裁判的時代全面來臨,提升司法公信力才有一線希望。但問題又來了:如同前面所指出,相反的判決,會引發相反的批評;在判決之前,法官無法知道社會期待是什麼。

若然,依社會期待裁判,並無可能。意外嗎?顆顆不意外。鄉民法學博大精深,豈是吾輩法曹所能參透?

(作者為地方法院法官,跟「有法官」並非同一人,也不是兄弟姊妹或堂表兄弟姊妹,特此敘明。)

 

  • 本文作者為地方法院法官,「也是有法官」為其化名。
  • 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4 篇回應 to “鄉民法學:也談媽媽嘴求償案”

  1. 不具名 說:

    又不具名?

  2. 你在講幹話 說:

    講幹話,公司負責人怎可能有辦法管束到員工要不要犯案!
    那這是不是侵犯到老闆的人杈?
    這是法訂的有問題,這些恐龍不提出俢法,只跟著亂判,這是誰的問題?

  3. 不具名 說:

    這篇講得算淺顯易懂,讓我對原本我認為的恐龍法官有了些許改觀
    雖然我還是覺得老闆真的雖,舉證無選任監督過失真她媽困難
    不過,”這些恐龍不提出俢法”,某樓這句話真的很好笑
    立法、司法兩個領域可以混在一起講,該幹譙的是立委諸公,法官不依法條判,有事嗎?

  4. Conan Yang 說:

    一條「叫僱主從頭到尾都非賠不可」的法律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311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