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設立地方行政法院刻不容緩

文 / 黃奕超

2010年立法者增設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下稱地行),採取一地院一地行、雨露均霑的「分散式」結構,目的無非在便利人民訴訟、民眾可就近獲得諮詢服務及保障人民權利。然實際運作結果,因各地行政訴訟案件量差距甚大,但又至少要維持2名行政法官,以準備高等行政法院廢棄發回更審時,有法官可用,於是造成各地行法官人數齊頭式平等(幾乎都是2人),但受理行政訴訟案件量天差地遠的情形(105年度平均每人新收從27.5到359件都有)。案件少的行政法官只好兼辦民事或刑事業務,不然會造成同院法官間高度勞逸不均;有的地方甚至反客為主,變質為「兼辦」行政訴訟。雖然便利人民起訴,但其實不利於深化累積行政訴訟專業。

 

臺灣目前僅有4間地方法院有「專辦」行政訴訟業務的法官(臺北、新北、桃園、臺中),其他法院則要兼辦民事或刑事。即使臺北地院配置4名專辦行政法官,每人年平均收案仍高達256件,以個人辦案經驗感受,已屬過勞;如以臺北地院為基準,衡量新北、桃園、臺中、改制前高雄地院比值分別為1.40、1.19、1.34、1.28,更屬超勞(其他比值未滿1的法院,則會被其他兼辦民刑事業務填滿,亦無輕鬆之可能)。至於數值在0.1至0.5之間的法院,該地行政訴訟案件可能過少,有變質為「兼辦」行政訴訟的情形,值得檢討。[1]

 

行政訴訟庭位置邊緣 兼辦不利專業養成

由於地行法官人數少,在事務分配時處於絕對弱勢,而民一或刑一庭長多以照顧民刑事法官為主,行政訴訟在地院實屬邊緣,修改事務分配規則時,有時還會忘記行政訴訟庭的存在。其次,一地院一地行,見解更顯紛雜,不易統合;兼辦情形越普遍,也越不利培養行政訴訟專業。是以,形式上人民固然起訴便利,但能否更有效保障人民權利,恐有疑問。

 

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人數少,衍生許多問題,能否有效保障人民權利? (特色圖片拍攝者:Michael CoghlanCC BY-SA 2.0flickr 連結)

 

既然各地行政訴訟案件量差距這麼大,如要更有效保障人民權利、更有助於行政法院深化專業,筆者建議不如採取「集中式」結構,在北中南東各設立一間獨立的地方行政法院,高等行政法院則可在司法院推動訴訟金字塔過程中評估維持現狀或是整合。這樣可以讓各地區的行政法院案件量較為均勻,並可把該區的行政法官收攏起來,獨立運作事務分配,彼此在專辦行政訴訟案件中就近切磋砥礪,成為穩定輸出一定品質的行政訴訟人才庫,也有助於從民刑事資深法官遷調高等行政法院的現實中,增加從地方行政法院選才遷調的選項。

 

設置獨立地方行政法院 提升行政訴訟品質

如果顧慮人事、會計、政風、統計、書記官、法助等總員額天花板問題,不妨指定4間地方法院兼為地方行政法院,共用行政人員,收案量少的法院則撥用行政法官、書記官、法助員額集中給各地方行政法院,並建立行政職少、以全股審判為己任的行政訴訟風氣。此外,設計成獨立法院,一方面不至於淪為地方法院內部事務分配,二方面所屬地院法官也不會在遷調時享有不合理的優勢,而可在遷調時平等對待各院申請調動的法官。

 

不論是以西歐或以美國的空間維度來看,臺灣如果有4間地方行政法院,搭配擴大律師代理的機制,其實已經很照顧人民起訴與諮詢的便利性了。畢竟法院不是便利商店,能更有效率產出高品質判決的法院,才是好的法院。

 


[1] 對於受強制驅逐出國處分的外國人續予收容案件多為制式例稿,繫於收容中心所在地有量太大問題,但沒有太難的問題,故要將此類案件排除,比較能看出行政訴訟案件的風貌。

地行案件以行政及交通裁決案件為主,交通裁決量較多,雖然不用言詞辯論即可判決,但已與過去聲明異議不同,不可將此類案件當成簡單雜件處理。

庭長或兼任行政訴訟庭庭長,分案比例約為1/6至1/8(或不用分),只有分太少的問題,故不予列入人力計算。

 

資料來源:司法統計、法學檢索資料系統及各院事務分配計畫

 

 

  • 作者為高雄地方法院法官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