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教師代表入董事會? 朝野立委曾激辯

何宇軒/台北報導
 
私立學校的教師參與董事會,能讓瞭解教學現場的教師參與校園治理、還是會球員兼裁判?台灣私教工會與台灣教師聯盟等團體今(13)召開記者會,以苗栗龍德家商解僱教師一案為例,要求修《私立學校法》、加強監督董事會,同時也批評去年6月份的修法並未採納教師團體意見、將教師代表納入董事會,是「出師不利,自廢武功」。回顧當時的修法過程,民進黨與在野黨立委,針對董事納入教師代表一事,的確有過一番爭辯,而且至今沒有共識。
 
苗栗龍德家商校方日前片面宣布,未達到一定招生數的教師將不予續聘,並要求自行辦理離職。民進黨立法委員張廖萬堅批評這是「假自願離職,真裁員」,台灣私教工會副理事陳秋瑩表示,目前教育局已介入處理,並呼籲應立即修《私校法》,並納入教師代表,監督校方這種侵害教師權益的行為。
 
回顧去年6月底在立法院教育與文化委員會的《私校法》審查過程,朝野立委對於教師代表是否應納入董事會,曾有一番激辯。當時民進黨立委大多站在反對立場,而時代力量及國民黨則表態支持。
 

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中)最初的《私校法》草案,將勞工納入私立學校的董事,保障勞工權益。

根據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原本的《私校法》草案第15條,規定受到政府補助達一定金額的學校,學校董事會必須設置「公益董事」及「勞工董事」,合計至少2人。他的目的是要引進外部監督機制、避免掏空,而勞工董事須由學校全體教職員工選出,藉由讓勞工參與董事會運作,保障勞工權益。
 
「公益董事」的設計並無特別爭議,但是「勞工董事」則引起同黨其他立委的疑慮。民進黨立委吳思瑤就認為,因為校長要接受董事會監督,而校長在綜理校務過程中,必然會跟教師有分配任務、指導及行政要求,若教師、勞工代表進入該校的董事會,會發生利益衝突。同黨的立委何欣純也認為,勞工董事經由學校教職員工的選舉而產生,她自己出身地方選區,認為凡是有選舉,就有各式各樣的突發狀況,會影響校園的穩定性。
 
在野黨立委如國民黨的柯志恩、陳學聖則對勞工董事持贊成立場,而時代力量的徐永明、高潞‧以用更是大力支持,並數度與民進黨眾立委發生爭執。徐永明就認為,學校的教職員和師生必須要在這個權力結構中有代表,才能讓他們的聲音進入決策體制;高潞‧以用則說,私校董事不當介入人事聘用問題的情況非常嚴重,而唯有老師也才能瞭解兼職教師的權益問題,所以要設置勞工董事。
 

民進黨立委何欣純(中)曾在去年審查私校法時認為,可以把勞工代表納入公益董事,避免利益衝突問題。

因為雙方沒有共識,何欣純提出折衷方案,把關於勞工董事的概念放在附帶決議中處理。吳思瑤也補充,可以具體要求教育部在獲得公益董事的法律授權後,未來在公益董事指派辦法的資格中,讓勞工董事以這種方式呈現。簡單來說,就是將公益、勞工董事兩者合一,在法條不直接設立勞工董事,但是讓勞工可以具有成為公益董事的資格。
 
不過因為民進黨立委也堅持,即使將勞工納入公益董事,也不能直接擔任該校的董事,例如A校老師只能去B校擔任董事,以避免利益衝突,這也讓時代力量表示無法接受。
 
由於當天的委員會審查到會議結束都未產生共識,最後保留送朝野協商。張廖萬堅辦公室法案助理周先生接受本站採訪時表示,有爭議的勞工董事條文在去年6月底送出委員會之後,在去年7月中曾舉行過一次協商,但依然因為爭議過大,到目前都還沒有結論,必須等待當時的召委黃國書,在下個會期繼續安排協商。
 
對於目前的結果,陳秋瑩認為,私校團體原本很期待能讓教師代表進入董事會,因為董事會成員必須要有了解教育現場的勞工董事,但這項訴求目前依然沒有被立委認可,才會認為民進黨政府是「出師不利,自廢武功」。對於尚在進行中的《私校法》修法,他們會繼續推動,並且尋求朝野政黨的支持。
 

陳秋瑩(左2)表示,會繼續推動修法、尋求朝野政黨的支持。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