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根植於血淚的玫瑰 ~ 記HYDIS抗爭及裴宰炯

文 / 陳秀蓮

2017年05月11日,位於首爾郊區的磨石牡丹公園正在進行HYDIS前任會長裴宰炯的追思會。韓國五月,炙熱陽光已經讓人穿不住長袖襯衫,眾人靜默低頭,不知道是迴避刺眼的陽光或是拭淚。

HYDIS是1989年由現代電子投資成立的公司,工廠位於韓國京幾道利川,距離首爾市區約兩個半小時車程,是製作顯示面板的電子廠。1999年HYDIS開發出FFS廣視角技術專利。2003年,中國京東方科技買下HYDIS,於經營期間將專利技術賣出,解僱約600名員工,並在2006年聲請破產。2008年,台灣永豐餘的子公司元太科技收購了HYDIS,2013年,先以經營問題,解僱約400名員工,2015年初,元太科技決定關閉HYDIS的生產線,僅保留專利權,HYDIS工會發動抗議,組成七次遠征團來到台灣抗爭,裴宰炯在資方壓力下自殺。

HYDIS抗爭至今兩年,入境過台灣的HYDIS工人被台灣移民署,以有危害我國利益、公共安全或公共秩序之虞,強制驅逐並禁止入國三年。同時,台灣檢方針對聲援HYDIS工人的台灣聲援者提起妨害公務、違反集遊法、侮辱官署、聚眾妨害公共秩序等刑事濫訴,所有動作只為保障洗錢資本集團永豐餘及何壽川。

 

當生活充滿抗爭

韓國勞工運動要從1987年爆發的工潮談起,當時有3749場罷工,成立1162個自主工會,強悍成為韓國勞工運動的代名詞。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韓國政府接受IMF紓困計畫,進行經濟結構調整,導致產業結構被跨國資本掌握,Hydis從韓資企業,轉成中資再轉成台資,整個關廠也在這個結構下發生。HYDIS工會在幾次資方關閉生產線,解雇工人時發起抗爭,工人也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不相信資方承諾,認知到工人權益唯有靠自己才能捍衛。

京東方併購HYDIS時,工會罷工取得京東方承諾好好經營,勞動條件變更絕對會經過工會同意,但最後工人得到的是京東方賣出專利權,解雇600名員工。永豐餘著眼於FFS專利帶來的利益,併購HYDIS,當時工會發起抗爭,永豐餘提出與京東方幾乎一模一樣的承諾,最後在工人面對的是保留專利關廠解雇,永豐餘吃了就跑要錢不要人。從2003年開始,HYDIS工人罷工、落髮、搭棚夜宿、佔領生產線,抗爭成為HYDIS工人生活的日常風景,作為工人的尊嚴也在過程被打造出來。

 

蘿蔔跟棍子的資方策略

HYDIS的事業體在韓國,經營決定權卻在國外,工會在韓國得到的答案是,台灣資方已決定三月底關廠,在與資方無達成協議的狀況下,工會認為不到台灣解決不了問題。HYDIS的抗爭隨著關廠日程接近越演越烈,二月、三月發動二次遠征未取得成果,但在台灣社會引發極大討論,資方的打壓隨之而來。資方一方面提出優退優離的自願離職方案,另一方面以HYDIS工會參與五一遊行,導致生產線出狀況造成工廠損失,威脅工會若在5月6日前不接受自願離職方案,將對109為工會成員提起損害賠償告訴。裴宰炯作為工會前任會長,決策參與五一遊行的抗爭核心人物,5月11日被發現在韓國江原道雪嶽山上吊自殺。

跟台灣一樣,韓國資方與政府對勞工運動打壓,已經從過往的物理性的對抗(指的是派出流氓、保全、鎮暴員警的暴力鎮壓),轉變成以法律當武器,民事、刑事提告造成工人心理壓力,凍結勞工帳戶造成現實生活困難,迫使工人屈服鎮壓抗爭。在現代化進步思維下,蘿蔔(優退優離)與棒子(提告凍結帳戶)的鎮壓,都比身體的衝撞傷害更難被辨識及言說。

 

裴宰炯留下「千思不如一行勞動解放」的遺言離開。

千思不如一行 勞動解放

裴宰炯留下千思不如一行勞動解放的遺言離開,2015年5月到6月,抗爭突然拉高,遺孀來台工會代表展開絕食,抗爭對資方造成極大壓力下,最後由台灣政府出面,以違反比例原則的廢棄物處理法,將八名抗爭工人逮捕,強迫遣返限制入境。後續來台的工人,儘管只是發發傳單跟街頭短講,也面臨一樣的後果。在無法來台抗爭的情況下,HYDIS工會開始在光化門附近的台灣辦事處露宿,每週三舉辦燭光晚會。工會成員輪班,往來利川跟首爾,部分成員找工作賺錢,用來支援抗爭所需,今年在與六個事業場聯合,發起高空絕食抗爭。

HYDIS工人的關廠抗爭至今已超過2年,2017年6月16日,韓國民事法院針對HYDIS關廠案做出解僱無效之判決。韓國法院認為HYDIS資方片面決定的關廠與解僱「不具備韓國法律規範之『經營上的急迫必要性』[1]、『迴避解僱之努力』、『與工會進行誠信協商』等要件」。這不僅揭示了關廠措施缺乏合理事由,更認定其不符合韓國法律所規定的大量解僱要件,實屬不當解僱。同日晚間,HYDIS的台灣雇主永豐餘,其董事長何壽川,因涉嫌違反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罪,被檢方認定有串證、滅證及逃亡之虞,於6月17日淩晨遭法院羈押禁見。

 

根植於血淚勞工運動

1970年11月13日,在首爾和平市場工作才21歲的全泰一,全身沾滿汽油抱著勞基法自焚。全泰一的自殺,開始引發了韓國社會對勞工惡劣處境的關心,工人和大學生聯合抗爭,迫使著手改善工人的勞動條件。沿著磨石牡丹公園的主要走道往上走,全泰一抱著勞基法的雕像就肅立在那裡。如同裴宰炯墓碑上,他的遺言:千思不如一行勞動解放。HYDIS工會靠著持續的抗爭行動,撐在抗爭線上,終於取得一點抗爭成果。事實上,所有勞工的權益都是用血淚換來的,歷史上血淚斑斑,卻在亂世開出鮮豔的玫瑰。

HYDIS取得勝訴判決後,資方不服上訴,2017年06月26日,HYDIS工人拿著勝訴判決,試圖進入工廠回到工會辦公室,遭到保全阻止。HYDIS仍在抗爭中,無法回到勞動現場的工人,目前正在韓國國會外露宿抗爭,要求新任總統履行選前承諾,解決HYDIS關廠爭議。路有多長,唯有堅持到終點才有答案。

 

裴宰炯追思祭後,抗爭中的HYDIS工人重申抗爭到底的決心。

 


[1]說明:南韓《勞動基準法》第24條規定了經營上理由之解僱限制,第1項明載:「僱主非有經營上的急迫必要性,不得以經營上理由解僱勞工。」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