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燦爛時光會客室】社運青年判囚 香港民主還有明天?

余雅琳 / 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 #169
8/20 8pm 節目連結
管中祥 x 葉寶琳
社運青年判囚
香港民主還有明天?

 

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17日因發起「雨傘運動」遭判刑。無獨有偶,2014年6月,香港「新界東北案」13名示威者,因衝闖立法會抗議而判決「社會服務令」;15日卻遭更改刑罰,皆判決入獄。20日下午,2000多位香港民眾,走上街頭集會遊行,手拿「公民抗命、無畏無懼」布條,聲援被判囚的社運青年。

 

本週《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葉寶琳,從「東北13子」更改判決談起,追溯「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畫」背後爭議,同時看望香港公民運動的未來。

 

東北13子判決更改 港社運官司唯二政府上訴

2014年6月,香港反「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畫」百位社運人士,趁著立法會表決前期開發預算時,衝闖立法會大堂試圖阻止,其中13人 (即東北13子) 依「非法集結罪」,判處80至150小時社會服務令。然而,律政司卻在今年8月15日,以判刑過輕為由,申請加刑;最終13人全員入獄,除了一人外,其餘皆判囚13個月。葉寶琳指出,港府對人民被判刑度提出上訴並非常態,只發生過兩次,明顯是對公民運動的打壓。

 

原審時,裁判官曾讚揚部份人士不以私利為目的,替弱勢者發聲,甚至衝突當晚參與調停,原判決僅作警惕性刑罰。但上訴、改判的行為,令人質疑是否為一種政治陰謀。葉寶琳說,根據上訴庭的判詞,法官未考量反對者的動機,把所有抗議行動視為暴力行動。她以自身陳抗經驗為例,非法集結多判幾週刑罰,但這次竟超過一年,激起不少人憤怒。

 

改判之後,葉寶琳與社運界朋友決定,將替東北13子上訴。不過13人需先入監服刑,才能同時上訴。另外,他們也在等待法官公布當日判詞,擬定上訴內容。

 

開發舒緩高住宅密度 反東北發展理由何在? 

「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畫」落在近深圳的香港郊外,規劃古洞北、粉嶺北及坪峯三個區域,徵收農地進行開發,發展住宅及商業為目的,同時解決香港地狹人稠,導致高住宅密度的問題。葉寶琳認為,「解決房屋問題」只是政府合理化開發的幌子。該開發案有超過80%土地規劃成綜合發展區,但發展內容模糊不清;剩下不到16%土地,計畫興建公共屋邨(香港社會住宅)及私人房屋。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古洞北範圍規劃模型。作者 Tksteven – CC BY 3.0, 連結

 

根據香港規劃署公布的工程研究報告,私人房屋用地占43.3公頃(7%)、公共屋邨占39.5公頃(6%),但在容納居住單位中,私人房屋僅有23,300個、公共屋邨有36,600個,顯示私人房屋居住密度較低。葉寶琳說,香港市區內有許多空著的土地及房屋,政府非但沒有主動解決,卻要拆非原居民家園、興建房子,令人懷疑發展計畫的正當性及必要性。此外,新界的「非原居民」受開發影響最深。他們是一群沒有土地的人,依著不同歷史脈絡,落腳此地形成村落,靠租地耕作過活,卻因為開發案流離失所,也因非原居民身分無法從《土地收回條例》獲得補償。

 

聲音不被政府聽見 卻也沒害怕權利

香港政府有意推動「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畫」時,城市規劃委員會廣徵公眾意見,有超過4萬人提交申述書,其中有九成人民反對該發展計畫。葉寶琳說,那時候,村民也積極向政府對話,包括陳述當前村民狀況,但人民聲音政府沒聽進去,照樣通過計畫。之後,村民及社運人士發起多次集會、靜坐,抗議政府強行推動的計畫。

 

近年香港瀰漫一種無力感,也存有很多憤怒,但要用什麼方式回應眼前威權的政府,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大挑戰。但葉寶琳說,「沒有害怕的權利,我們根本沒有這個選擇。」她表示,目前公民有籌擬草根組織,而公民抗議的策略及行動要如何進行,也需長時間討論。

 

除了香港本身,葉寶琳說,目前中國大陸對亞洲地區,透過經濟力量作為某種程度的政治控制,像是由大陸資助的團體或企業越來越多,都需要關注及省思之間的關聯。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