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移工模擬公投」 挑戰非公民的政治權

彭緯宸 / 台北報導

國家制定的政策以及法律規範的不只是具有「公民」身分的人,而是影響所有在國家內生活、勞動的人;而制定規範的過程,是否應該給予「非公民」發聲的機會,討論出與自身權益相關的政策內容?

由台灣移工聯盟(MENT)推動的「移工公投」模擬投票行動,從9月17日到12月10日之間,在全台14個投票所舉行。活動邀請在台灣年滿18歲的「公民」與「非公民」,只要出示有照片及證件號碼的身分證、護照,就可以對移工相關的三項政策投下一票,投票結果將在12月17日移工大遊行現場公布,並發布於「移工公投」粉絲專頁。

 

政治權的新想像

在台灣,不論是選舉人或是制定政策,皆以「中華民國國民」作為門檻限制;然而許多和移工相關的政策,卻沒有給受政策影響的「移工」發聲的權利。台灣移工聯盟指出,目前在台灣的「藍領移工」已經超過65萬人,最長則可以在台灣待到14年的時間,卻因為移民法及國籍法的規定下,沒有辦法取得永久居留與國籍的資格,更沒有辦法透過政治參與表達意見、爭取權益。

「只要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這個政策與他相關,他就應該有權利對政策發聲。」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陳容柔強調,台灣社會將面對的挑戰是,如何跳脫「國族公民」這個框架,去討論非公民是否可以參與政治,甚至是影響公共政策的制定。

 

陳容柔說明移工公投如何進行

 

今天上午同樣到台北車站聲援支持的團體眾多,如婦女新知基金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以及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等。其中婦女新知基金會的秘書長覃玉蓉表示,從爭取政治權利的歷史來看,女性擁有投票權也是近一百年的事,所以女性更應該站出來支持移工爭取基本的政治權利。

來自印尼的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IFA)黃麗莎說,自己嫁來台灣已經10年,過去也曾在工廠與移工共同工作,但他們卻常常無故遭扣薪水,也沒有辦法尋求協助。黃麗莎認為,移工同樣在台灣生活、打拚,也都有繳稅,應該享有投票權和發聲的權利。

 

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黃麗莎

 

雇主聲援 公投保障移工權益

「保障移工的權益,工作品質與效率也會提高。」同為家庭看護工雇主的新海瓦斯工會幹部林子文提出,雇主當然希望移工能達到工作要求,可是當家庭看護沒有受到勞基法保障的時候,不僅勞動環境跟勞動尊嚴受到剝削,更有可能助長社會的動亂。林子文期待每個人都受到社會公平的對待,不會限制於你是哪一國、哪一種勞工。

印尼家庭看護工Yuni也透過翻譯表示,在台灣家庭看護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除了不能放假、薪資低於兩萬一台幣之外,每個月還要從中繳交仲介費,還不包含當初貸款申請來台的仲介費。Yuni認為,雖然我們不是台灣的公民,還是希望可以把我們納入勞基法保障;遇到不好的工作環境時也有權利自由轉換雇主,才不會走上逃跑這條路。

 

新海瓦斯工會林子文、印尼家庭看護工Yuni等人支持移工權益

 

盼社會看見制度問題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容柔強調,台灣移工聯盟(MENT)這次推動「移工公投」,雖然不具有實質上的法律的效力,卻仍舊希望透過活動讓移工表達自己意見,也邀請社會大眾瞭解移工在台灣的處境,去討論非公民在政治權參與的可能。

 

截至今天傍晚六點為止,全台14個投票點統計已有超過900位移工及台灣人參與投票。

 

本次移工公投的三項題目為:

  1. 家務移工應有勞動法令保障
  2. 廢除仲介制度,強制政府與政府直接引進
  3. 移工應可以自由轉換雇主

 

移工及台灣團體投票表達意見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