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言
  • 從他鄉到故鄉
  • 從國光石化到六輕
  • 南風裡有什麼?
  • 癌症鄉
  • 南風起(上)
  • 南風起(下)
  • 南風圖片故事

 

雖然故事不是從這裡開始,不過為了讓各位讀者更加瞭解前後的因果關連,我決定從這裡談起。

雲林縣政府委託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針對台塑六輕鄰近10鄉鎮進行健康風險評估,發現六輕20公里內空氣含大量致癌物,且麥寮、崙背、台西、四湖、東勢五鄉居民,罹癌率明顯升高。

2012年10月20日,詹長權團隊與雲林縣政府幾名代表,陸續在麥寮、台西鄉舉辦座談會,除了向鄉親解釋他們的研究發現外,律師詹順貴也鼓勵民眾對台塑提起集體訴訟。詹順貴認為,詹長權研究證明六輕為當地帶來顯著健康風險,如果受害人願意提出集體訴訟,贏面很大,可望讓台塑賠償當地居民健康損失。

具體來說,詹長權做了什麼,又有什麼發現呢?首先,他的研究團隊花了三年時間在雲林各鄉鎮做空氣採樣,同時也針對當地居住五年以上,沒有菸酒習慣的居民進行血液、尿液檢查,試圖分別從空氣、血液中比對有害物質,釐清六輕是否真的有在當地造成健康風險。

研究結果發現,距離六輕10公里內的麥寮、台西空氣中,可測得氯乙烯、丁二烯、二甲苯、多環芳香烴、二氧化硫、鎳、鉻、砷、釩等各類重金屬致癌物;10~20公里的崙背、東勢、四湖等鄉鎮,也測得多環芳香烴、二氯甲烷、釩、鍶、砷、錳等有毒物質;至於20~30公里處,依舊測的到多環芳香烴。
至於流行病學世代研究顯示,六輕10公里圈內居民,血液、心血管、肺、肝、腎功能都不好,尿液中的重金屬、致癌物代謝物濃度也較高;20~30公里圈居民血液、心血管、肺腎功能不佳;20~30公里圈居民,除了血糖偏高外,其他器官都還算健康。

按照詹長權的說法,六輕10公里內的麥寮、台西兩鄉,在二氧化硫、一氧化硫、一氧化氮等濃度,都是其他地方2.5倍。根據美國國家背景空氣品質標準(NAAQS),如果每小時二氧化硫濃度超過75ppb,居民肺部就會惡化,所以NAAQS規定,每3年最多只能有12天超標。然而,台西鄉自從2003年後,就沒有低於這個標準過。

詹長權在台西鄉舉行座談會那天晚上,目前處於半流浪狀態的台西鄉民陳財能痛批,六輕空污導致他家中許多人罹癌,迫使他目前採取「六輕不走,我走」的作法,將小發財車改造為露營車四處流浪,過著像吉普賽人一樣的生活,每星期只回台西鄉老家一趟。

拿著19歲就因肝硬化不幸過世的兒子遺照,陳財能說:「我爸爸61歲的時候肝硬化,猛爆性肝炎,10幾天就過世了。6、7年後,民國88年,我媽媽67歲也是死於肝硬化。民國95年,我姊姊58歲,死於肝硬化。同一年,我兒子19歲,死於肝硬化。97年,我哥哥53歲,死於肝硬化。我哥哥走前不久,我發現自己也中了,現在五年多了…」

這個研究結果讓許多在地居民非常恐慌。雲林縣長蘇治芬秘書林金忠就說:「土地是有生命的,不然就無法種出農作物,但我們的土地先中毒,再來就是死亡,之後我們就破產了。田園一區區破產,我們不講話,這樣聰明嗎?

林金忠的發言,理所當然獲得在場雲林鄉親的熱烈鼓掌。然而,現場有群人的心情,在此刻卻是沈重的。這群人是來自彰化縣大城鄉的幾名鄉親,還有幾名分屬彰化環保聯盟、彰化醫界聯盟的成員。

台塑六輕位在雲林離島式工業區,在行政劃分上屬於雲林縣麥寮鄉,所以自從六輕在1998年投入量產後,各地對於所謂「污染」的關注,幾乎都集中在雲林各鄉鎮;最受矚目者,當然非麥寮、台西兩鄉莫屬。

問題在於,污染可是沒有在管行政區域劃分的。雲林離島工業區位在彰化、雲林兩縣交會處,緊鄰濁水溪出海口。換句話說,如果詹長權能在鄰近六輕20公里圈內的居民身上,採集到有毒物質樣本,那麼也許彰化西南角居民的身上,也能採集到類似的結果。

可是有人去彰化西南角做同樣的採樣調查嗎?截至目前為止,沒有。多數人在討論六輕污染問題時,其實看的還是雲林地區。套句最近流行的說法,彰化人在探討六輕問題時,幾乎完全被「鬼隱」了。很不巧地,我正好就是彰化人。

土地與人接連死亡,不講話,聰明嗎?我認為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那天晚上,彰化醫界聯盟秘書張淑芬在發言的時候強調,彰化縣罹癌率最高的三個鄉鎮(大城鄉、芳苑鄉、竹塘鄉)全部集中在彰化西南角,也就是最靠近六輕的地方,她希望詹長權的健康風險研究,能夠擴大範圍,也到彰化縣進行調查。當時詹長權回覆她說,現階段的研究是受雲林縣政府委託,未來如果彰化縣政府也提出一樣的要求,他才有可能擴大研究。

當然,截至目前為止,這件事情都沒有發生。(註:詹長權最近透露,希望可以取得國家衛生局資源,在彰化開啟調查。)

我不是官員,不是學者,更不是科學家;我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背景,好讓我在自己的故鄉推動某某研究,釐清六輕的398隻煙囪,到底對我的故鄉(甚至是雲、彰以外的地區)帶來什麼實質的影響。

但身為一名記者,我深信自己並非一無是處,對此事全無著力點。透過鍵盤,我能把部分彰化老百姓的心聲書寫下來;透過鏡頭,我能把自己所見的一些景象,呈現在更多人的眼前;透過客觀的資料蒐集,我能把無聲的死亡,無形的疾病,化為更具體的面貌。

但我沒辦法讓各位知道那到底是怎麼樣的味道,除非你願意親自站在濁水溪北岸的土地,讓那座巨大石化王國的影像映在你的視網膜,用身體感受在南風吹撫的時刻,那片土地上飄散的究竟是什麼味道,迴盪的又是怎麼樣的嘆息。

讓我們一起站在南風裡。

 

 

時間回到2011年2月,島上正為國光石化爭論不休的時刻。

國光石化歷經多次選址,一度預定落腳雲林縣台西鄉,和比鄰的六輕工業區共同打造台灣石化業榮景。然而,當時六輕正規劃擴建第五期工程,雲林縣空污總量管制已成焦點,連帶導致國光石化本身環評備受爭議,讓當時的扁政府十分不滿,頻頻要求環保署簡化環評程序。2007年,彰化縣長卓伯源、立法委員鄭汝芬頻頻對國光石化招手,於是行政院在2008年6月,評估開發壓力較小的情況下,決定將國光石化遷移到彰化縣大城鄉。

要我比喻的話,六輕和國光石化的關係,有點像是要從室友變成隔壁鄰居的關係。問題在於,如果本來開發面臨的難題,自始自終都是它可能帶來的環境衝擊,那麼國光石化從六輕南邊搬到北邊,到底能有多大區別呢?

當時彰化縣大致上可以分成兩派,一派是以縣長卓伯源、立委鄭汝芬等民意代表為首的「經濟發展派」,反之則是在地環保團體、藝文界、醫界人士主張的「環境永續派」。

行政機關則不斷宣稱,「多數」彰化縣民都支持開發,而且石化關連產業可望為彰化帶來大量就業機會,反對意見只是「少數」,環評專業審查不應被「少數」人所綁架。

有鑑於此,我在2011年1月提案到彰化各地做隨機百人訪調,集結成「彰化人看國光」系列,希望可以在沒有預設立場,隨機抽樣的狀況下,讓彰化百姓暢所欲言,呈現他們對於國光石化落腳彰化的真實想法。

2011年2月,我和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的記者,一起花了整整兩天時間,到直接受到衝擊的彰化縣芳苑鄉、大城鄉,人口流動最密集的彰化市區,還有代表青年意見的彰化高中、彰化女中進行隨機訪談。

訪談的結果,是反對意見壓倒性地多於贊成意見。就連可能會因就業機會而受惠的大城、芳苑當地居民,也多半反對國光石化落腳彰化。其中,大城鄉居民特別拿六輕例證為例,指出他們不想被兩家石化廠「夾殺」。

後來「反國光運動」席捲全台形成龐大聲勢,頻頻在台北、彰化兩地街頭發起大型抗爭,也在各界引起激烈的辯論。2011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同時也是國光石化最後一次環評會議。這一天,專案小組送出「有條件通過」與「否決」這兩個背道而馳的結論,打算讓行政機關,而非專業意見決定國光石化去留。

環保署一宣布國光石化「兩案併陳」環評結論後,登時引發聚集在樓下的大批民眾不滿。大批彰化鄉親、青年學子、聲援民眾高舉「傷心地球日」布條一路從環保署遊行到總統府,打算提高抗議層級。更離奇的是,遊行隊伍都還沒走到總統府,總統馬英九就親自召開記者會宣布「政府不支持國光石化落腳彰化」,引發抗議民眾兩極反應。

有人批評,國家耗費大把時間、精力,召集專家學者討論國光石化環境影響評估,最後竟由政治力決定停建,徹底重傷環評制度,也讓台灣的專業制度淪為笑柄。

多次參與環評會議的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也表示,如果馬政府一開始就有意反對開發,早該在環評會議之前表達立場,而不是讓環保團體、學生、在地居民勞心勞力在街頭奔走,在會議中辯論,耗費大家精力與社會成本。他指出:「實在無法接受總統府這樣的說法,那這樣我們過去2年開了幾百場會議,寫了多少報告…這不是在開我們玩笑嗎?」

(後來國光石化轉戰馬來西亞,同樣引來高度反彈,至今仍在尋覓開發地點。至於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則在同年9月轉任台塑石化董事長。當然,這些都是另一個故事了。)

反對國光石化「政治決定」,憤而在總統府前抗爭的青年群像

好,那麼這件事情與六輕有何關連呢?

因為採訪的緣故,只要和國光石化有關的抗爭、會議場合,我幾乎都會到場採訪記錄。在當時最普遍受到媒體青睞的焦點,不外乎名人、專家、青年、在地年邁蚵農,還有出了不少周邊商品的白海豚;可在他們當中最讓我動容的,其實是一名多次抱著幼女出席抗爭、環評會議的婦女–她叫許立儀,當時42歲,來自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她家距離六輕不到6公里。

反國光運動中,每個人聚焦的重點都不太一樣。有人談白海豚會不會轉彎,有人著重濕地保育,有人說糧食自給率比乙烯自給率重要,有人擔心每年真的會少活23天。

許立儀的立論,則從「另一個石化業」切入。她說,自從六輕蓋在他們村子南邊後,每年一吹南風,村子裡的空氣就帶有臭味。這幾年他們村子裡罹癌的人越來越多,已經變成癌症村,如果北邊再蓋國光石化,到時候「吹南風也死,吹北風也死」,他們只能等著被滅村

2011年1月,抱著女兒在環保署前抗爭的大城鄉台西村民許立儀

同為彰化人,我確實深受許立儀感動,不過在台北的多次抗爭中,我卻從未與她打過招呼。後來我到彰化拍攝「彰化人看國光」系列,在大城街上四處碰壁,因為許多人一看到攝影機,就說「反對國光石化的意見不方便說」,建議我們到附近的「癌症村」一帶尋找合適的受訪者。(註:我們還是隨機尋找受訪者,沒有過濾樣本)

歷經短暫迷航後,我們把握「往海邊走」的大原則,最後終於在刺骨的海風中抵達這個傳說中的癌症村。我們隨意地找了戶人家敲門,希望理解村民的具體感受。結果,第一個開門走出來的,就是許立儀與他的母親。

巧合也好,緣分也罷;總之,那是我與台西村的第一次相會。那天我在台西村訪問了11位村民,對於這個幾乎只剩老人在「等死」的村落印象非常深刻。我想,總有一天要把這個「風頭水尾」小農村的故事,全部都寫出來。因為在這裡所發生的一切,都不該被社會漠視,被歷史遺忘。

後來國光石化戲劇性停蓋,但台西村的事情一直停留在我心底。2012年10月,因緣際會下我終於重返這個小農村。我期盼,如果可能的話,可以從台西村這個位在彰、雲、河、海交界的小村落出發,檢視自從六輕來了之後,「南風」可能為這塊土地帶來的改變。

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問題在於,空氣中有致癌物質,大城鄉民就真的比較容易罹癌嗎?這些疾病發生率、死亡率,會不會被過度誇大了?只因為聞到臭味,就可以都把致病原因都推給空氣中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嗎?

站在科學的角度,以上每一個提問我都沒有資格回答,因為污染與疾病的關連,從來都需要透過嚴格且長期的科學研究,才能讓我們稍得以「接近」真相。

但這不代表我們就什麼也做不了。比方說,我們還是可以透過政府部門所公布的統計數據,探究當地的癌症發生率是否真的高於其他地區?高出多少?

首先,我們先以衛生署在2012年12月所發行的《中華民國100年死因統計》中的各類型分佈狀況為例,讓大家看看六輕周圍地區的心、血管疾病、癌症的發生率,到底有多高。

資料來源:行政院衛生署《中華民國100年死因統計》

根據官方統計資料,六輕周圍鄉鎮的各類疾病死亡率統計結果,在台灣都佔據前段班位置,而大城鄉在她的前段班同學中,又經常處於「佼佼者」位置。光看彰化縣,我們也可發現各鄉鎮癌症死亡率分佈狀況,大致上與他們和六輕的距離有關。

值得注意的是,光從統計資料來看,六輕所在的麥寮鄉在心血管疾病、癌症發生率上,確實沒有偏高,反而是六輕工業區周遭,易受東北季風、西南氣流(搭配海、陸風變換)等鄉鎮,才是癌症死亡率最高處。

雖然大城鄉是全彰化縣癌症死亡率最高的鄉鎮,而肺癌普遍被認為與吸菸、空氣污染相關度最高,所以我決定將重點聚焦在肺癌上,探討大城鄉民是不是真的那麼愛抽煙,抽到肺癌發生率、死亡率都變成彰化縣第一。

資料來源:國民健康局。(本報導整理,點圖看大圖)

上面那張表分別記錄了全台、彰化縣和大城鄉的吸菸率與肺癌發生率。國民健康局研究員解釋,因為樣本數不足,所以目前衛生署還沒有各鄉鎮的吸菸率統計資料。由於目前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大城人比其他彰化縣民更愛吸菸,所以暫且假設大城鄉吸菸率與彰化縣一致。

觀察上述統計資料發現(1)彰化男性吸菸率沒有高於全國平均,但肺癌發生率(2000年人口標準化結果)卻穩定高於全國平均值;(2)彰化女性吸菸人口比率,遠低於全國水平,但罹癌率卻與全國均值相當。

綜合上述兩點觀察,彰化基督教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張正雄給了這樣的建議–彰化縣居民吸菸比率較全國平均值低,因此較高的男女肺癌發生率,應該有另外之影響因素,以肺癌的致病因素來談,來自空氣中的污染是無法排除的。

接下來我們把問題再聚焦一點,來看大城鄉的肺癌變化率,是否有其異常之處。

資料來源:國民健康局。(本報導整理,點圖看大圖)

上面這張表是全國、彰化縣、大城鄉三地女性的歷年肺癌發生率對照表。從前述表格得知,彰化女性吸菸率低於全國水平,兩者肺癌發生率變化曲線大致相符,但大城鄉女性在1998年後肺癌發生率就急速攀升,從1995年的每10萬人有5.3人的發生率,攀升到每10萬人有17.5人的發生率。

此外,大城鄉女性有好幾年的肺癌發生率異常飆高,全部發生在六輕量產的1998年後,2004年時甚至逼近每10萬人中40人發生肺癌的超高發生率。

值得注意的是,大城鄉女性在1998、2004、2006、2007年時,肺癌佔全癌症百分比都超過20%,但全國女性平均在2009年達到最高點時,也僅到10.23%。大城鄉女性罹患肺癌比率高於全國、彰化太多。當然,我們不能忽視大城鄉女性樣本數偏少,可能會在統計上帶來的偏差。

資料來源:國民健康局。(本報導整理,點圖看大圖)

上面這張同樣是歷年肺癌發生率對照表,只是樣本從吸菸率較低的女性,轉為吸菸率稍高的男性。

彰化的男性吸菸率與全國平均值差不多,但肺癌發生率明顯高於全國水平,且1998年以降,彰化男性肺癌發生率就沒有低於45過。與女性統計結果類似,大城鄉男性肺癌發生率在1998年六輕量產之後急速攀升,且多次發生異常峰值。

張正雄醫師認為,大城鄉男性肺癌增加率比女性明顯,很可能是因為戶外活動與工作時間相對較長,因此受空氣污染影響更高所致。

看完上述幾個統計數據比對後,我們不難發現吸菸率不太可能大城鄉肺癌發生率攀升的主要原因;畢竟,就連吸菸率非常低的女性,其肺癌發生率還是飆高了。張正雄指出,吸菸習慣與空氣污染是造成男性肺癌的主因,非吸菸女性者如罹患肺腺癌,則可能與基因有關。然而,他認為,最有可能造成大城鄉肺癌發生率攀升的原因,非空氣污染莫屬。

一切都從1998年開始。從那年之後,南風就變得再也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