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影展田喜回家:用影像記錄中國愛滋人權

1990年代,中國農村在政府的鼓勵之下,開始大規模的獻血。河南新蔡的田喜,9歲時也參與獻血,卻因此感染愛滋。
所謂獻血,是將血液抽出後,經過分離機過濾出凝血因子,再將血液輸送回人體。中國官方告訴民眾,抽出的凝血因子將用在治療血友病,而獻血也可以使血變乾淨,對身體有益。除此之外,參與獻血的人則可以獲得不等的報酬。對於貧困的村民而言,是一筆不錯的收入。然而,缺乏醫療、衛生知識,重複使用遭受汙染的分離機,獻血最後變成大規模的愛滋傳染,血漿經濟變成了中原血禍。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田喜回家!(911,7pm)

田喜9歲時在新蔡縣第一人民醫院輸血感染愛滋,直到2004年才確診為愛滋病患,他不斷嘗試與醫院協商,但醫院卻不願賠償,田喜向法院提訴訟,沒想到法院也不給立案,田喜自此成為愛滋病維權人士,為愛滋病友四處奔走,被當地政府盯上成了「穩控對象」。

2010年田喜愛滋病藥即將服完,到第一人民醫院找院長借藥,並向醫院求償,院長卻都置之不理,田喜一怒之下破壞了院長辦公室的物品,被河南政府收押,被當局以「故意破壞財物」之罪名起訴。政府動用公安機關介入,讓田喜這根眼中釘順利被拔除。

在進出看守所半年後,2011年2月11日,當地傳出田喜即將被釋放的消息,家人與病友、志工們歡天喜地的在法院外,等著迎接田喜回家,沒想到等到的結果,竟是一年的徒刑。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天堂花園(911,1:30pm)

《天堂花園》開頭以「孫志剛收容致死案」的不公案件引出影片主軸──黃靜案。湖南年輕女教師黃靜離奇裸斃,兇嫌直指其男友,誰知案件牽涉幹部子弟,公安不立案,法庭也不讓告,這起冰山一角的性暴力案,赤裸裸地把中國司法不公的真面目展現。

艾曉明以黃靜案為故事主軸,除了紀錄下黃母與關注女權的志工們奮力維權的努力,更以女性視角檢視社會,才女遇害引起社會關注,在「惋惜英才」的感嘆下,豈知有更多無產階級、非知識份子的婦女受到性暴力對待?黃靜案只不過是眾多事件的滄海一粟,艾曉明未將此事做為個別案例,在影片中帶出一系列更基層、草根的婦女,在性暴力威脅下的生活處境,在敘事上開展女性維權議題。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烏坎三日

「烏坎事件」是中國廣東近年一起農民群體與政府發生衝突的維權事件。2011年9月因烏坎村村委多年來私賣土地三千多畝,不知情的村民卻只得到極少補助款,數十次上訪無效後,烏坎爆發大規模人民遊行。不滿的村民歷經三個月的抗爭,在官方鎮壓圍堵的重重陰影下,最終選出「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實踐了中國鄉村首次現代民主自治的創舉。

《烏坎三日》導演艾曉明在2011 年12月19日至21日這峰迴路轉的三天,她與網友潛入烏坎村,通過四十多個小時的採訪、拍攝,記錄了烏坎人民從失望、絕望到出現希望的過程。在短短的48個關鍵小時內,從地方政府斷水斷電封村、村民堅守抗爭,到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至烏坎與村民代表對話,人口不到六千人的小農村,透過農民運動竟能對抗政府,驅逐官員,這戲劇性的轉變,更見證了中國人民力爭自身權利的力量。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作為《公民調查》的續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繼續講述譚作人判刑入獄後,北京藝術家艾未未承接他的工作,組成志工團隊繼續調查在川震當中,究竟有多少學生死於倒塌的豆腐渣工程學校建築當中。

影片當中節錄艾未未《老媽蹄花》的片段,描述艾未未團隊一行人在2009年8月12日,應譚作人律師的邀請前往成都,準備替譚作人出庭作證前夕,遭到當地警方非法拘禁和毆打,以及事後要求公安說明的過程。艾未未巧妙運用攝影機與twitter等網路溝通工具,把公民調查演進到「影像傳播」的階段,國家暴力的真面目在鏡頭前一覽無遺。

影片最後回到因發起豆腐渣工程調查而遭羅織入獄的譚作人身上。譚作人的律師意外未被阻止帶著攝影機進入看守所探望,並且錄製了令人動容的對話。

P影展艾曉明鏡頭下的中國公民社會

透過網路,艾曉明與管中祥、吳豪人,跨越人為的限制,彼此分享有關於人權的議題。

現在中國公民運動最重要的事情,在於如何把我們在網路上認同的價值觀轉移到現實世界,成為這個社會可以實現的價值。這個瓶頸如果能通過,那未來中國的變革指日可待。如果無法通過,國家暴力勝過公民力量,那這個國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而現在的中國正面臨這樣的危機。 -艾曉明

8月19日下午,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與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合辦的艾曉明維權影展,播放中國維權紀錄片導演艾曉明的兩部作品《花兒為什麼這樣紅》與《烏坎三日》。「雖然公民抗爭的力量日漸強大,在網上逐漸凝聚出對抗國家暴力、貪腐的力量,但卻沒辦法有效的對抗體制,使得中國的人權狀況不斷的倒退。」艾曉明用這句話評判現今中國的人權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