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被消失的法官?消失的媒體自律?

文 / 王子榮 上星期,基隆地院有一件定期宣判案件,法官須依照所定期日到庭宣判。這原只是司法日常的例行性工作,但罕見的是,有媒體報導,基隆地院原訂於當天宣判,當時間一到,法院卻早已深鎖、遍尋不著宣判法官;法官甚至表示,是一時忘記,才匆匆忙忙趕到宣判。而原本應出席的三名法官,僅有兩名到庭宣判,另一位則不見蹤影。   事件經該新聞披露後,基隆地院很快以新聞稿澄清,嚴正表示承審法官不僅有按照時 […]

P評監所內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文 / 沈信宏 司改國是會議中,林文蔚委員在總結會議提案上,以監所管教人員在新收房、違規房等相對較高壓力風險區之戒護勤務,易受有所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以及身體傷害,監所應該主動給予勤務調整與治療。   林文蔚委員提案的整體內容可見,爭取的是合理工時、改善過去的制度缺陷。因為過去的制度,包括血汗過勞、剋扣薪資、勞力剝削、人力不足與家庭無法兼顧等,讓監所管理人員心也委屈了。

P評檢察官是行政官也可以拒絕法務部個案干預

文 / 李佳玟 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先生幾天前公開表示:「……法務部將『責成』高檢署指示轄區檢方儘速調查,釐清是否有人主導、煽惑以合法休假之名,行非法罷工之實,以確保大眾運輸安全與秩序。」不少人聽到之後都驚呆了。   批評陳明堂的人很多,原因是大家都希望檢察權的行使可以公正,不希望看到檢察官成為政黨或財團打手,因此看到法務部政務次長跑出來責成檢方偵查空服員集體請假行動都很不爽。

P評回到禁止罷工的時代?

文 / 張鑫隆 這是一個被錯置的時代嗎?   不久前完成的論文中我引用日本法作成這樣的結論:「單純不提供勞務之消極不作為的罷工、怠工、順法鬥爭原則上不構成刑事責任。」   日前法務部政務次長說違法集體請假或罷工可能構成刑法153條煽惑他人違背法令罪,要求檢察官儘速調查長榮空服員集體請假案。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說回到戒嚴時期了嗎?還是這個政府時代錯亂了嗎?

P評檢察獨立、檢察事務與檢察行政──傻傻分不清?

文 / 吳忻穎 從一個負面案例出發 106年7月31日,在2個颱風陸續來襲之際,某法務部官員對於某航空公司員工請颱風假的發言經各媒體陸續報導,在處境艱困的檢察體系也掀起一陣驚滔駭浪。 媒體首先報導:「空服員這次集體請假,是否有人假借名義強迫他人非自願參與,若有,即涉及強制罪,而帶頭者也有可能觸犯刑法第一五三條煽惑他人違背法令罪,會責成轄區檢方儘速調查,釐清是否有人主導、煽惑以合法休假之名,行非法罷 […]

P評徐自強的練習題、檢察官的難題

文 / 陳宗元 民國84年發生了黃春樹命案,因兩名共犯黃春棋、陳憶隆供稱徐自強為本案共犯,導致徐自強歷經20年訴訟,7次判處死刑、2次無期徒刑、8次更審、5次非常上訴,歷審期間共在牢中渡過16年,最終在104年9月1日,台灣高等法院更九審終宣判徐自強無罪。 而上開徐自強的冤案由紀岳君導演花了5年時間拍攝而成紀錄片,名為「徐自強的練習題」,近日有幸觀賞,心有所慨,故試著以檢察官的身分來擬答這一道難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