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同婚釋憲釋什麼?憲法法庭辯論四爭點

文 / 周宇修 如同多數人所知,司法官大法官將在本週五上午舉辦針對我國現行實務不允許同性婚姻一事是否違憲進行言詞辯論。回顧大法官釋憲近70年的歷史,迄今雖然已經做成了747件解釋,但九成九的案件只是行書面審理,並無開庭直接審理的程序。統計起來,僅有司法院釋字第334、392、419、445、585、603、689、711及737號等九號解釋行言詞辯論。不過相對的,扣掉釋字第334號解釋為統一解釋之 […]

P評外包的性平教育?棄守的教育專業!

文 / 卓耕宇   性別平等教育議題,隨著1990年代的教育改革浮上檯面,從無到有的催生立法,皆反映變遷中的台灣社會,各項新興議題被看見的程度。1998年公布的《國民教育階段九年一貫課程綱要總綱》中,性別是其中的重大議題;2004年立院三讀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明文具體保障多元性別學生的受教權益;然而,2014年公布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綱要》中,即使有性平法的法源依據,但把關的國家教育 […]

P評扭轉官越高責越輕的檢察體系刻不容緩

文 / 蕭淳尹 近日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檢察官應為司法官或行政官此一議題又再成為爭執焦點,然而在筆者看來,檢察官是司法官也好,行政官也罷,實則檢察體系當前受到社會的兩大質疑之一,也就是檢察官容易受到政治力不當干預,甚至可能淪為政治打手的質疑,解決的重點絕不在於司法官或行政官的定位,而是在改變檢察體系官越高,責越輕的扭曲現狀。[1]   為何說檢察體系是官越高,責越輕?這要從刑事訴訟法相關規 […]

P評有記憶的司法轉型

文 / 林奕宏 看完我同學投書的「給老司法人的一封情書:談台灣司法的轉型問題」一文,裡面談到:「基層法官對為何過去罪孽深重的歷史要由我們承擔有很多不滿」。確實,這是我或者就我所認識約莫這十年前後進入司法圈的司法官的共同感想。   在我與其他司法官就台灣司法過去的黑歷史交換想法時,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年資大概在二十年以上的司法官,大多聽過台灣司法的黑歷史,甚至知道這些黑歷史的主角與細節;但 […]

P評公開審判如何公開? 由德國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談起

文 / 林宗翰 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決議法院事實審審理程序中得有條件直播,並建議將下列案件:1. 民刑事選舉案件、2. 刑事貪瀆案件、3. 危害公眾利益 (例如重大經濟案件)、4. 弱勢族群及邊緣文化的訴訟和集體訴訟、5. 高度憲政爭議及政治重大矚目案件、6. 高等行政法院所有案件,尤其食品安全、環境保護、及稅法案件等,納入法院事實審直播之範圍。據此,直播法庭事實審審理程序固可能歸因於公開審判原 […]

P評問題不在檢察官是司法官或行政官~再回應李佳玟教授

文 / 便所法學 首先感謝李佳玟教授願意撥冗指教便所法學。我們嘗試逐點回應如下:   一、重點在監督與救濟制度 李教授回文的標題整理是對的,很謝謝她,只可惜內容偏離了。便所法學的重點是:監督與救濟很重要,但與檢察官定位沒有必然關係。這是很簡單的概念,絕對沒有圖文不符,也不會以權力分立原則為名,直接延伸到組織人員應該長甚麼樣子。這也是我們特意引用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4項以下、行政程序法第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