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神仙大法官下凡來

文 / 劉繼蔚 上個月24日,大法官會議為同性婚姻的憲法爭議,召開言詞辯論。席間機關代理人及部分大法官的問題,涉及憲法權利的具體化與司法積極或消極的爭執,值得在大法官將要宣告解釋期日之前,再誠懇地拋出一些個人的愚見。 問題的發軔其實是從關係機關法務部詢問聲請人:「民法未就同性別兩人婚姻加以規定,到底是在何時違反憲法?」 這個問題其實有兩個層面,從程序上的憲法問題,的確有一個嚴肅的疑問是,在我國憲法 […]

P評勞動派遣的真面目

文 / 孫健智 對於派遣勞工,資方歡迎,勞方反對,而似乎有為數相當勞動法學者認為:為因應企業急單或季節性需求等等人力調節之必要,派遣勞工無法全面禁止;但必須嚴格管制、避免濫用,防止勞動派遣淪為規避僱主責任的手段。   這固然是值得追求的理想,既是現行「勞動派遣權益指導原則」的意旨也是「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宣稱的立法目的,但作為一方當事人的資方,顯然跟它同床異夢:企業只在碰到急單或季節性需 […]

P評莊程洋:如我一般的年輕人應承擔更多責任

~318行動者法庭陳詞 文 / 莊程洋 運動已經過了三年了,當初數萬名走上街頭的民眾中,僅有一百多位民眾被起訴,而我做為這其中的一個普通人,面對中華民國政府的追訴,在法庭上被要求公開交代自己的動機,並且等待未知的判決,心情複雜。   檢方控告我「妨害公務下手實施強暴罪」,律師辯護我有「抵抗權」、「阻卻違法」等理由。但實際上,多次參與庭訊,我發現在座各位爭執的焦點,仍是在我的行為「是否造成 […]

P評從長榮航空文宣事件談非企業工會之入廠權

文 / 劉育承 2017年3月23日,長榮航空將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放置在公司空服員信箱中的招募文宣、特刊以及「1人1信要求公布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等文件移除[1],並在隔天發出公告,表示不允許「外部單位、廠商」放置「廣告文宣品」,否則將對發放者以「園區安全適當管制措施」予以懲處[2]。長榮航空於接受媒體採訪時,再次強調桃園市空服職業工會是外部組織單位,不是長榮航空的企業工會[3]。工會則認為,公司 […]

P評守望指引或決定去路──為兩個憲法法庭提問試作補遺

文 / 陳陽升 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終結前,黃昭元大法官對鑑定人陳愛娥教授提了兩個問題: 1. 婚姻制度在德國是由憲法法院來定義,而非由國會決定,這與鑑定意見書提到,爭議事項適合由國會形成是否會有衝突? 2. 憲法法院第一次定義時沒有自制,鑑定人似乎也認為不用自制。現在大法官要修改定義,鑑定人認為司法應要自制,因為是否要將異性移出婚姻的核心,目前未有共識;但同一件事反過來講,異性是否要繼續為核心,也無 […]

P評臺大學生自治參與者對楊校長續任案之共同聲明

文 / 臺大學生自治參與者 有關臺大郭明良教授及其研究團隊疑似違反學術倫理案,楊泮池校長因列名其中部分論文共同作者,引起外界對於其是否適任校長之爭議,連月來教育部的處理方式正逐漸影響大學自治。   臺大校教評會基於維護學術倫理與社會責任,在教育部不完備的法規下,委任特別委員會調查此案,在調查楊校長前,臺大學術副校長、教務長與特別委員會中另一位委員基於迴避原則退出調查,因此在第二階段調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