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司改、憲改、拚經濟

文 / 有網友 與法務部有關的委員被認為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3組中分進合擊,嘗試儘量拖延檢察官的身分定位問題的議程。法務部以及幾位相關人員似乎嘗試要最大限度維持現狀。如果這確實是法務部的立場,那麼這顯然違背多數法律專業人員與公眾對制度危機的體認。但另一方面,一些民間團體的成員希望開啟檢察官身分相關討論而被拋出的一些想法,尤其是「審檢分隸或分立的下一步,就是讓檢察官成為行政官,因為檢察官應該是行政官 […]

P評寶可夢國是會議

文 / 張娟芬 我離開布達佩斯的時候,春天正要來臨。為了參加司改國是會議的第三組,我匆匆收拾行李,回到台北,春雨綿延,而形勢詭譎。   我未及參加二月二十二日的第一次會議,因此在網路上看了會議全程,很納悶的發現幾點不尋常。其一,幾位委員包括林鈺雄、陳瑞仁、楊雲驊,一方面不斷強調會議時間有限,非常寶貴,所以要刪減議題;另一方面卻巧妙地增加了議題,就是環境犯罪,並且鬼斧神工地讓它後來居上,成 […]

P評吹喇叭法學:淺談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問題

文 / 孫健智 我們的社會集體汙名化司法官的說詞,有點貧乏。最近新出爐的,叫做「三門法官」,三門就是家門、校門、公門,意思是沒有出過社會就當了法官。詞是新的,概念是舊的,如果我的理解沒錯,這只是奶嘴法官的另一種說法。   對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由來已久。但怎樣的奶嘴法官,因為缺乏怎樣的社會經驗,而做出怎樣的錯誤判決呢?這種情況到底有多嚴重或多普遍呢?不要再跟我講承辦性侵案的年輕女法官,要 […]

P評頂呱呱法學:回應便所法學對於檢察權定位的質疑

文 / 李佳玟 感謝便所法學在《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一文針對我的文章提出不少指教,我的回應如下: 便所法學否定我關於「檢察官於偵查中擁有強制處分權限與其身份地位之關聯」的論證有幾種:

P評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

文 / 便所法學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李佳玟教授日前投書媒體,從權力分立的角度探討了檢察官應為行政官或是司法官的問題,其中有幾點有待商榷,在此提出討論。   李佳玟教授首先指出:「當檢察官被定為成司法權時,她 / 他會被賦予原本只有中立(於當事人雙方之)權力才可擁有的強制處分決定權。譬如檢察官引用限制住居的條文,限制被告出境,不需要經過法官的裁定(刑事訴訟法93條第3項但書),或是檢察官 […]

P評給老司法人的一封情書:談台灣司法的轉型問題

文 / 時瑋辰 當2X期(我是司法官學院52期,因此約莫比我大2X歲)的A學長還是個菜鳥法官的時候,被分到簡易庭工作。有次遇到一個人民跟銀行間的票據B案件,已經辯論終結要宣判了,雖然金額有幾百萬,但對大銀行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結果有天居然獲得院長召見。    「A法官啊?歡迎歡迎!我看你一表人才,年輕有為,假以時日,肯定前途無量!」  「不敢不敢。(得意貌)」  「對了,你是不是有件B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