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有記憶的司法轉型

文 / 林奕宏 看完我同學投書的「給老司法人的一封情書:談台灣司法的轉型問題」一文,裡面談到:「基層法官對為何過去罪孽深重的歷史要由我們承擔有很多不滿」。確實,這是我或者就我所認識約莫這十年前後進入司法圈的司法官的共同感想。   在我與其他司法官就台灣司法過去的黑歷史交換想法時,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年資大概在二十年以上的司法官,大多聽過台灣司法的黑歷史,甚至知道這些黑歷史的主角與細節;但 […]

P評公開審判如何公開? 由德國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談起

文 / 林宗翰 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決議法院事實審審理程序中得有條件直播,並建議將下列案件:1. 民刑事選舉案件、2. 刑事貪瀆案件、3. 危害公眾利益 (例如重大經濟案件)、4. 弱勢族群及邊緣文化的訴訟和集體訴訟、5. 高度憲政爭議及政治重大矚目案件、6. 高等行政法院所有案件,尤其食品安全、環境保護、及稅法案件等,納入法院事實審直播之範圍。據此,直播法庭事實審審理程序固可能歸因於公開審判原 […]

P評問題不在檢察官是司法官或行政官~再回應李佳玟教授

文 / 便所法學 首先感謝李佳玟教授願意撥冗指教便所法學。我們嘗試逐點回應如下:   一、重點在監督與救濟制度 李教授回文的標題整理是對的,很謝謝她,只可惜內容偏離了。便所法學的重點是:監督與救濟很重要,但與檢察官定位沒有必然關係。這是很簡單的概念,絕對沒有圖文不符,也不會以權力分立原則為名,直接延伸到組織人員應該長甚麼樣子。這也是我們特意引用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4項以下、行政程序法第1 […]

P評司改、憲改、拚經濟

文 / 有網友 與法務部有關的委員被認為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3組中分進合擊,嘗試儘量拖延檢察官的身分定位問題的議程。法務部以及幾位相關人員似乎嘗試要最大限度維持現狀。如果這確實是法務部的立場,那麼這顯然違背多數法律專業人員與公眾對制度危機的體認。但另一方面,一些民間團體的成員希望開啟檢察官身分相關討論而被拋出的一些想法,尤其是「審檢分隸或分立的下一步,就是讓檢察官成為行政官,因為檢察官應該是行政官 […]

P評寶可夢國是會議

文 / 張娟芬 我離開布達佩斯的時候,春天正要來臨。為了參加司改國是會議的第三組,我匆匆收拾行李,回到台北,春雨綿延,而形勢詭譎。   我未及參加二月二十二日的第一次會議,因此在網路上看了會議全程,很納悶的發現幾點不尋常。其一,幾位委員包括林鈺雄、陳瑞仁、楊雲驊,一方面不斷強調會議時間有限,非常寶貴,所以要刪減議題;另一方面卻巧妙地增加了議題,就是環境犯罪,並且鬼斧神工地讓它後來居上,成 […]

P評吹喇叭法學:淺談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問題

文 / 孫健智 我們的社會集體汙名化司法官的說詞,有點貧乏。最近新出爐的,叫做「三門法官」,三門就是家門、校門、公門,意思是沒有出過社會就當了法官。詞是新的,概念是舊的,如果我的理解沒錯,這只是奶嘴法官的另一種說法。   對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由來已久。但怎樣的奶嘴法官,因為缺乏怎樣的社會經驗,而做出怎樣的錯誤判決呢?這種情況到底有多嚴重或多普遍呢?不要再跟我講承辦性侵案的年輕女法官,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