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回家】災後六年 失散各處的藤枝人首次聚首

圖與文 / 黃奕瀠 一大早,桃源國中輔導老師柯玉琴忙裡忙外,根本坐不住。八月二日這天,是藤枝人約定返鄉聚首的日子──自2009年莫拉克風災發生後,這個布農部落無法達成就地重建的心願,四散八方,未曾再見,直至今年五月,在新任里長與熱心族人的奔走下,決定今年八月在舊藤枝部落聚會。這是災後六年,藤枝人首次聚集,柯玉琴內心激動,卻也擔心:「不知道會來多少戶?」 藤枝部落位在高雄市桃源區寶山里,從六龜沿著藤 […]

P部落【回家】災後十六年 邵族仍然面對危機

圖與文 / 黃奕瀠 長達20日的邵族祖靈祭於昨(13)日展開。適逢假日,日月潭伊達邵碼頭商店街盡是觀光人潮,正進行逐戶家祭的女祭司在邵勇士包圍下,依然困窘,差點喊救命──究竟該如何在大街上擺出祖靈籃,又該如何不受干擾地祭祀?觀光客好奇圍觀,女祭司在嘈雜爭擠中,勉強做完儀式,往下一家仍然困難。 過年前一晚舂石音亦然,邵人聚集在頭目位在市街的家中,輪流擊杵,空間狹隘,人們在門口圍觀。杵音終成為表徵,因 […]

P部落原住民族祭典文化與國家律法間的兩難

文 / 賴韻竹

我只能從新聞報導中了解法律與原住民間的不平等,卻從未想過這樣的不平等會讓一個部落、一個族群甚至可能是所有原住民族人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直到我在課堂聽到寶桑部落族人Kyukim Tamalrakaw(陳劉俐吟)這位妹妹提到發生在她們家族和部落的事時,我才恍然大悟。大獵祭結束當天,男人們從營區返回部落時,婦女、孩子們應該是以期盼歡喜的心情站在凱旋門等待家人歸來一同歡慶新年,然而那時卻是夾雜擔憂恐懼。當獵人們回到部落時,全部人衝向前,相擁而泣…

你能感受族人們是多麼團結、多麼盼望他們的歸來嗎?你能想像每個家庭的男人們帶著信心與光榮上山,入山執行一年裡最重要的事,卻沒一人能榮耀走過凱旋門,是件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嗎?身為獵人無法將壞的留在山上、將好的帶回給族人共享,反而帶回壞消息,這在獵人們的心中是多大的遺憾和虧欠。

P部落不再忍辱 族人淨空奇美文物館

文 / 思乃泱

2015年5月9日母親節前夕,秀姑巒溪的奇美部落(Kiwit)族人,終於在部落文物館外拉起白布條,開始文化抗爭行動,不滿中央與地方政府粗暴對待「部落自主權」。

我看著網站一直被分享的照片和影片,心裡很難過,也很感動,六、七十歲的「以娜」們(yina/媽媽),頭綁「要自主」黃布條,高舉白布條大喊:「支持部落自主!反對行政暴力!」

一群年輕人把懸掛在文物館內的竹筏拆下,有些人打包歷史照片,以專業對待文物的方式,清空奇美文物館,留下族人的尊嚴。趁著遊子回家過母親節的日子,族人同心一起動手捍衛文化部落的自主價值。

P部落為什麼奇美文物館要爭取部落自主共管?

文 / 奇美部落

20年前,我們奇美部落的年輕人,開始自主舉辦兒童文化營,教小朋友學習部落的童玩、歌謠、文化,並且運用年齡階級組織的力量,帶著部落的老人家和小朋友,一起到聖山 Cilagasan 去尋根、立碑,此舉也帶動了其他鄰近部落跟進探源與立碑,引起一陣風潮。

10年前,有感於原住民被邊緣化處於經濟弱勢的處境,部落珍貴的文化祭儀、資產,抵不過主流社會的衝擊,我們開始自主推動部落營造。奇美部落營造從蓋兩間傳統茅屋開始,之後又將蚊子館變成一間小而美的奇美文物館,十年來成果卓越,我們也引以自豪。奇美文物館是我們重要的文化推展基地,十年來奇美部落的老人家、年齡階級、婦女、青少年與小朋友,以各種形式貢獻自己的時間、精力,將奇美文物館與兩間茅屋周邊的空間,打造成一個傳統文化的象徵空間,我們終於有了文化論述和文化分享的重要場地。

P部落高一生遇害61週年忌 再談原住民族自治

文、圖 / 思乃泱

我們敬仰的原民自治前輩高一生如果在世,應該會這麼說吧:「水田不要賣、養雞場也不要蓋、還有那個什麼十八層地獄樂園!」

就因為法條有一公頃地無須環評,臺東縣新園里三百公尺外的農地被分批買走、切割申請,跑完所謂合法申請程序將近七成,等著建照核發後即動工蓋養雞場。這件事,居民事前完全不知情,只奇怪為什麼荒地全被整平,還面積那麼大,直到驚覺事情有異,當地居民的生活,就全因天上恐將掉下來五甲大養雞場設置案而起了天大變化。

沒人可想像與115個籃球場那麼大的雞舍為鄰,鎮日生活在六萬多隻肉雞的噪音、粉塵、雞糞與可能產生的疫情威脅下,我們還能怎樣待在自己家的環境?距離最近的國立臺東大學附屬體育高級中學將首當其衝,國家級選手要過著一邊大量吸入雞糞粉塵、一邊增加肺活量訓練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