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不再忍辱 族人淨空奇美文物館

文 / 思乃泱

2015年5月9日母親節前夕,秀姑巒溪的奇美部落(Kiwit)族人,終於在部落文物館外拉起白布條,開始文化抗爭行動,不滿中央與地方政府粗暴對待「部落自主權」。

我看著網站一直被分享的照片和影片,心裡很難過,也很感動,六、七十歲的「以娜」們(yina/媽媽),頭綁「要自主」黃布條,高舉白布條大喊:「支持部落自主!反對行政暴力!」

一群年輕人把懸掛在文物館內的竹筏拆下,有些人打包歷史照片,以專業對待文物的方式,清空奇美文物館,留下族人的尊嚴。趁著遊子回家過母親節的日子,族人同心一起動手捍衛文化部落的自主價值。

P部落為什麼奇美文物館要爭取部落自主共管?

文 / 奇美部落

20年前,我們奇美部落的年輕人,開始自主舉辦兒童文化營,教小朋友學習部落的童玩、歌謠、文化,並且運用年齡階級組織的力量,帶著部落的老人家和小朋友,一起到聖山 Cilagasan 去尋根、立碑,此舉也帶動了其他鄰近部落跟進探源與立碑,引起一陣風潮。

10年前,有感於原住民被邊緣化處於經濟弱勢的處境,部落珍貴的文化祭儀、資產,抵不過主流社會的衝擊,我們開始自主推動部落營造。奇美部落營造從蓋兩間傳統茅屋開始,之後又將蚊子館變成一間小而美的奇美文物館,十年來成果卓越,我們也引以自豪。奇美文物館是我們重要的文化推展基地,十年來奇美部落的老人家、年齡階級、婦女、青少年與小朋友,以各種形式貢獻自己的時間、精力,將奇美文物館與兩間茅屋周邊的空間,打造成一個傳統文化的象徵空間,我們終於有了文化論述和文化分享的重要場地。

P部落高一生遇害61週年忌 再談原住民族自治

文、圖 / 思乃泱

我們敬仰的原民自治前輩高一生如果在世,應該會這麼說吧:「水田不要賣、養雞場也不要蓋、還有那個什麼十八層地獄樂園!」

就因為法條有一公頃地無須環評,臺東縣新園里三百公尺外的農地被分批買走、切割申請,跑完所謂合法申請程序將近七成,等著建照核發後即動工蓋養雞場。這件事,居民事前完全不知情,只奇怪為什麼荒地全被整平,還面積那麼大,直到驚覺事情有異,當地居民的生活,就全因天上恐將掉下來五甲大養雞場設置案而起了天大變化。

沒人可想像與115個籃球場那麼大的雞舍為鄰,鎮日生活在六萬多隻肉雞的噪音、粉塵、雞糞與可能產生的疫情威脅下,我們還能怎樣待在自己家的環境?距離最近的國立臺東大學附屬體育高級中學將首當其衝,國家級選手要過著一邊大量吸入雞糞粉塵、一邊增加肺活量訓練的日子。

P部落「全台最感動人的博物館」恐因鄉長一句話成蚊子館!

文 / 方克舟

族人:「苦心十年,請大家救救奇美文物館!」

得知花蓮傳來的消息,聽聞鄉長如何對待部落,遠在臺北工作的族人哭了。他拿出已經不在的母親當年為了奇美文物館工作時被記錄的照片,想念母親,更擔心他母親當年及部落族人多年來的努力都化成灰…

花蓮奇美部落,當年嫁作阿美族媳婦而從此投身部落營造工作的Falahan(吳明季)更不甘地留言:「十年了!恍如一場夢!我人生最好的十年青春都付出在這裡!」

新任鄉長突發命令要部落撤出人事文物,讓族人錯愕…

P部落復振與創新-加匏朗記事

文、圖 / 巫米‧甲古讚

在每年元宵節,屏東萬巒加匏朗都會舉行「仙姑祖夜祭」,仙姑祖是傳統的阿姆姆信仰。仙姑祖夜祭的牽曲活動稱為「跳呵嘮」,又稱「趒戲」。參與者牽手圍圈,由尪姨領唱趒戲。但加匏朗的尪姨已往生多年,後繼無人,就改由被仙姑祖附身的女乩童及村廟先帝廟主神乩童主持。

趒戲吟唱的部分沒有被完整傳承,只剩下尪姨生前留下的錄音紀錄,還有居民殘存的記憶。

今年加匏朗舉辦祭典的時間是在3月5日的下午三點,主要負責祭典準備工作的是潘新財阿伯,阿伯年少時被祖靈指定為鸞生(神的代言人),擔任祖靈與族人的溝通者,也身負舉辦祭典的重責大任,潘伯母則是仙姑廟乩童,兩人是祭典舉辦的重要人物。

P部落為部落行動–我在原住民電視台的呢喃

文 / Nagao Kunaw (陳睿哲)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直到現在,我仍非常激動,在這六個多月的掙扎,或許我找到了身為Atayal(泰雅族)的答案。

在原住民族電視台(原民台)工作一直不是我的選擇,從大學跟著林福岳老師一起做研究,批評原民台的節目難看、沒有族人觀點,也認為它弊病叢生,簡直沒救了,連我實習學期時,根本看不上原民台,而選了公視。

直到我就讀研究所,這樣的想法仍沒改變。

當時台大新聞所所長林麗雲和洪貞玲兩位老師,花了兩年帶領助理群的我們研究、翻譯外國法規、舉辦座談等,編輯出「各國原住民族電視台營運模式與法制研究」,但是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原文會)也根本不重視,甚至還弄丟這份研究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