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P部落傳統領域自己救 原權人士推原地建鄉

Nagao Kunaw(陳睿哲) / 採訪報導

「我們在三個月後,會收回向陽山的傳統領域,不會向政府遞交任何的文件,因為這塊土地是在沒有任何條約的情況下被奪取」卡法司牧師用母語強而有力的說出來,他來自台東關山利稻部落,是布農族Balalavi家族的族人。

今日上午數個原住民耆老以及學者召開記者會,訴求原住民族基本法在今年邁入第十年,不但相關子法《原住民族土地與海洋法》及《原住民族自治法》都還躺在立法院,年底六都五個原住民族區,才在年初《地方制度法》亡羊補牢後回復區長、代表選舉的權力。族人不滿的認為,馬政府不但沒有落實競選承諾,而列為重大政策的原住民族自治根本就已經跳票。

P部落光復節是受難日 原民要土地正名

Nagao Kunaw(陳睿哲) / 報導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長老教會及人權團體在今(24日)上午走上凱道,控訴政府歡慶「台灣光復節」,卻不正視原住民族長期受到政府壓迫和殖民歷史,根本就是原住民族的「受難日」。

原動盟代表 Yapasuyongu表示,光復在字面解釋是「將失去的拿回來」,但對於台灣的原住民族來說,台灣光復不是回歸故土,而是再次被殖民及失去自己命名和使用土地的權力。

P部落從一件衣服開始 排灣族人尋根之路

文、圖 / 方克舟

當初得知台東南興部落要復振已中斷70年的小米收穫祭,我馬上去Google一下,卻發現以往每年南興部落就已經有在辦收穫祭了啊!

這下子得趕快詢問主辦的大姐Djenge Vaqisviq:「我看你們每年都有收穫祭,為何說沒有屬於自己的祭典呢?」

沒想到大姐說:「那是公部門辦的,不是我們魯加卡斯的祭典!」

P部落莫拉克重建會卸牌 原民批:重建變迫遷

「請政府不要分裂我們的部落。」屏東排灣大社部落社區發展協會代理事長勒格艾・巴瓦瓦隆表示,只怎能因為災後政府派專家勘察三天,就指部落危險不能居住,而現在屏東縣政府更求民眾將戶籍變更至永久屋,讓人擔心原鄉的部落土地將被政府奪走。

現仍留居大社部落原地的族人武棟・非給樣說,災後共有四戶人選擇留在部落,從沒有道路、水電等民生條件的情況下,靠四戶人自己與政府交涉才得以初步重建家園。他並拿出孩子繪製的海報,畫面在天空土地之間,以琉璃珠呈現部落文化,同時感慨實際上「風災只有短短幾天,但這五年來卻像孤兒留在原鄉。」

P部落八八風災後五年,小林村族人的下個一百萬

文、圖 / 方克舟

「小林大滿舞團赴日本演出?」

上週,一場記者會在行政院舉行。部分媒體記者帶著疑惑,走進會議室,不明白這「小林」是何許人也,更遑論「大滿舞團」。

直到記者會開始,他們才明白:原來是2009年那些從莫拉克風災中倖免於難的小林村族人!他們是來自高雄日光小林的「大滿舞團」,他們永遠的家在甲仙的小林部落,是實實在在、奮力跳出每位團員背後真實故事的大武壟族人。

待到族人開始放映紀錄片,看著片中族人如何經歷與親人永別的傷痛,之後族人決定走出來,自發性地組成大滿舞團及訴說成立過程的辛苦。團員羅潘春美阿嬤上台,眼眶泛紅地發表感言:

「有錢也跳,沒錢也跳,就連只有兩千塊的出團費也要去跳,還被人家嫌跳不好…但就是要讓外界看到『小林人已經重新站起來了!』」

P評P部落always open…? seven eleven

國家勢力進入蘭嶼,沒有細緻考慮部落的特殊性,就以普遍化的現代社會行政體系介入部落事務。原保地的概念雖然表面上遏止了漢人拐賣部落土地的災難,但共有制的精神被收編到國家的概念,一切土地都是國有。根據法令規定,只要某部落人士開發並取得保留地之耕作權、地上權或承租權滿五年,即無償取得土地所有權。所以,現在有「一個人」交稅給國家,蓋小7的那塊地有了「所有權」,這才是一切問題的關鍵。你能想像小7是某個家團共有嗎,或者家團的其他成員也宣稱擁有小7的所有權?

不過嚴格講,這也不是小7的問題,當地的投資者說得沒錯,「為什麼他不可以?」易地而處,如果換成我站在這股浪頭上,我會不會做一樣的選擇呢?從蘭嶼開放觀光之後,旅館、飯店、民宿從各個共有土地上逐漸成為私人產權,無論是和當地人合資或是借人頭營業,這股私有化的浪潮,恐怕才是將蘭嶼傳統文化連根拔起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