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原住民學生考試加分政策,是「加分」還是「負分」?

文 / Ngerener Pacekelj (康源晉)

我想身為一個台灣的原住民,永遠都避不開加分政策的討論,不論是否了解加分政策的動機與目的,對於原住民的學生來說,都是件既開心又傷心的矛盾之事。

首先,就先來討論加分政策的動機與目的性,加分政策的動機主要是使原住民學生能夠透過加分,進而達到較高的門檻,也就是入學成績。目的在於解除原住民學生先天教育資源的劣勢,又或是進入「異族」世界生活所使用的工具。當然就目前字面解讀,這項政策確實有好處,因它的確是一項要原住民進入漢人制度的一項補償措施。然而這項政策伴隨著我們上一代的原住民因工作或就學所需進入都市生活後,而產生了不同的影響。

P部落【部落客報到】玉山叫做「東谷沙飛」

文、圖/乜寇.索克魯曼 Neqou.Soqluman

什麼是「這山叫做東谷沙飛運動?」究竟那座山叫東谷沙飛?又如此叫的時候,為什麼會是一種運動?是登山運動嗎?還是…我相信這會是很多人想要問的問題。

如題,我們第二次的「這山叫做東谷沙飛」運動卻與爐火與文學有關。第一次在2007年12月,當時沒太多想像,只是一群研究室夥伴想要爬玉山,圓個什麼夢想的想像。第一晚在望鄉部落民宿過夜時,一群女生面對著白色海報,不知要寫些什麼,於是我不加思索建議就寫個「這山叫做東谷沙飛」吧!

於是,這張海報就這樣定義了道路,讓我們不是走進玉山,而是隱藏神秘世界──東谷沙飛。這名字罕人知道,連在地布農族人都已經很少如此稱這座山了。而我呢,也悲哀地直到28歲首登玉山時,恍然大悟。

P部落回復祖名吧!這是身為「人」的權利啊!

文 / Bagkall Haivangan (邦卡兒‧海放南)

我的名字回復了,我已經認同我的族群以及站了起來,當原住民有自我認同之後,對許多事才有新的看法與新的體認。

我的名字是全鴻德,聽起來好像很有學問,但是實際上山上的環境只能放牛,所以名字取得好也沒有用。

我的漢名是全鴻德,念起來很好聽,寫起來也非常漂亮。我的名字是部落裡的醫生取的,這位醫生理著光頭穿梭在小路上。我不稱部落裡的街道為小巷,是因為部落裡的步道不是平的,是上上下下的,不若都市平緩街道小巷。

P部落【部落客報到】法律無權否定原住民生活與歷史

當國人正歡度農曆新年時,10多名台大與旅北大專的原住民青年自願組成「梅峰訪調小組」,再次前往南投縣仁愛鄉賽德克族的部落進行田野調查,並連同仁愛鄉公所、南投縣原民局及台灣大學山地農場人員進行「原住民保留地增劃編」現場勘查。「梅峰訪調小組」的行動是基於台大校長楊泮池於年初(2014年)與族人協調,允諾台大收到原保地增劃資料後,會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情況來幫忙解決。

但雙方在蒐集與分析土地資料及證據等資源、人力、管道極為不對等的情況下,如何能夠合情、合理又合法的幫忙解決問題?

P部落世界母語日 聽埔里噶哈巫「番婆鬼」的故事!

文、圖 / 方克舟

「埔里也有原住民族嗎?」

有的,多著呢!去年世界母語日過後,《Mata‧Taiwan》就曾帶著一群網友,到埔里拜訪當地俗稱「四庄番」的噶哈巫族(Kaxabu)!

活動在守城部落的新公廳舉行。這裡沒有茅草屋、沒有營火,只有外頭一座大型瞭望台,仍保有都市人對於「部落」的刻板期待 。

然而,一個文化所存留的證據,絕不會是外表所見。

P頭條P部落紹興爭議翻版?台大農場爭奪原民保留地?

鄰近合歡山的翠峰,寒風刺骨的低溫只剩不到五度,十多名台大學生陪同當地賽德克族人,一同與仁愛鄉公所、南投縣府與台灣大學山地農場進行「原住民保留地」增劃編現場勘查。這幾位族人世代在此耕種,但地權卻是由台大農場梅峰場所管理,族人希望透過增劃編的行政手續,將土地歸還族人。

「我就在這裡出生,長輩也都在此世代務農,提出申請只是希望保護我僅有的一切和祖先的土地」王雅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