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在上帝與祖靈間找到平衡的雲豹傳人

文、圖 / 方克舟

一進到撒卡勒文物館,眾人的目光就很難不立即被入口兩側巨大的木雕、版畫給吸引,從百步蛇到神像,每個作品彷彿都有祖靈的氣息在裡頭一般。

撒卡勒(Sakalre)牧師就是這間文物館的主人。已屆76歲的撒卡勒牧師,身形並不特別高大,但皮膚黝黑,眼睛深邃,而且才華洋溢,不但是位知名古調歌手,曾一舉拿下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演唱人獎」,更是位難得的文化藝術雕刻家,對於自身魯凱族文化瞭若指掌,每件神祇的文化與故事,都一清二楚,能細細說給我們聽:

P部落【部落客報到】高一生與全國高一生

文 / 思乃泱

寫於高一生遇害60周年忌日

1954年4月17日,60年前鄒族第一位接受現代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被臺北憲兵隊綁赴馬場町刑場槍決。他背負莫須有罪名,給妻子的最後一封家書上寫著:「我冤情日後必會昭明。」高一生相信,當時間過去,後人必能破解當年執政者羅織他罪名的詭計,清白終將還給他。

Uyongu Yata’uyungana (吾雍.雅達烏猶卡那) 是他的鄒族名字,高一生這個漢名,則源自日本時代被稱為「矢多一生」而來。當年他接受日本教育,在師範學校就讀時,他熱切吸收新知,與來自中南部的青年人才互動、學習,想著未來如何規畫發展家鄉,假期時也回到山上教育所協助年幼孩子的教育工作。國民政府來台後,受委派擔任台南縣吳鳳鄉(今嘉義縣阿里山鄉)第一任鄉長,他不斷奔走爭取各種能夠促進族人發展經濟的興設、安排良好就學機會,在農林業與妻子進行各種實驗與嘗試,不論是推展水田、蔬菜、種植經濟作物、造林、供電、興建灌溉渠道、鼓勵族人移墾而有了現在的茶山、新美等部落,為的就是希望在鄒族朝向現代化發展的環節上,能善盡自己所學、不負族人託付,盡力擔下轉化的軸承。

P部落服貿爭議吵翻天:可是原住民朋友啊,大家究竟在怕什麼?

文、圖 / 方克舟

儘管台北城如此悶熱,3月28日下午卻仍有一群原住民朋友聚集在濟南路街頭召開記者會,燃起熊熊狼煙昭告祖靈:

「服貿協議對原住民族影響重大,請原民會及原民立委不要再忽視族人的權益!」

到底族人真正擔心的是什麼?


問題一:程序問題?

除了現今多數民眾所擔憂的「黑箱服貿」,原住民更擔憂另一種長久以來的「黑箱」!

P部落【部落客報到】經濟應立基於對家園的守護上

文 / 官大偉

經濟(economy)一詞的英文詞源,來自於兩個希臘字的組合:oikos(意指家園、居所) + nomos(意指管理、安排、法則)。它告訴我們:經濟的核心就是要維護一個安居之所、一個稱為家園的地方,而「太陽花學運」所透露的深層意義,也正在於此。

太陽花學運宣告了一個新世代的來臨,學生們的語言簡單而透徹:「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學生們挺身而出捍衛的是台灣主權,也是一種生活價值,這價值是他們自小即被教育、薰陶。對他們而言,正義是無須含混迂迴,也不容話術閃躲,他們很清楚憲法做為社會契約的意涵、明白政府與國家的差別、瞭解自己的公民權利。

他們是出生在台灣民主轉型後的一群,由台灣民主土壤所孕育,他們是經過幾個世代努力結出的果實,也正因如此,他們觸動了許多人心。而相較於生活在戰亂流離、戒嚴陰影、認同曖昧之困頓氛圍中的上一代、上上一代,他們有更多勇氣站出來坦然面對,並思考什麼是一個好的家園。

P部落原住民學生考試加分政策,是「加分」還是「負分」?

文 / Ngerener Pacekelj (康源晉)

我想身為一個台灣的原住民,永遠都避不開加分政策的討論,不論是否了解加分政策的動機與目的,對於原住民的學生來說,都是件既開心又傷心的矛盾之事。

首先,就先來討論加分政策的動機與目的性,加分政策的動機主要是使原住民學生能夠透過加分,進而達到較高的門檻,也就是入學成績。目的在於解除原住民學生先天教育資源的劣勢,又或是進入「異族」世界生活所使用的工具。當然就目前字面解讀,這項政策確實有好處,因它的確是一項要原住民進入漢人制度的一項補償措施。然而這項政策伴隨著我們上一代的原住民因工作或就學所需進入都市生活後,而產生了不同的影響。

P部落【部落客報到】玉山叫做「東谷沙飛」

文、圖/乜寇.索克魯曼 Neqou.Soqluman

什麼是「這山叫做東谷沙飛運動?」究竟那座山叫東谷沙飛?又如此叫的時候,為什麼會是一種運動?是登山運動嗎?還是…我相信這會是很多人想要問的問題。

如題,我們第二次的「這山叫做東谷沙飛」運動卻與爐火與文學有關。第一次在2007年12月,當時沒太多想像,只是一群研究室夥伴想要爬玉山,圓個什麼夢想的想像。第一晚在望鄉部落民宿過夜時,一群女生面對著白色海報,不知要寫些什麼,於是我不加思索建議就寫個「這山叫做東谷沙飛」吧!

於是,這張海報就這樣定義了道路,讓我們不是走進玉山,而是隱藏神秘世界──東谷沙飛。這名字罕人知道,連在地布農族人都已經很少如此稱這座山了。而我呢,也悲哀地直到28歲首登玉山時,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