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是行政官也可以拒絕法務部個案干預

文 / 李佳玟

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先生幾天前公開表示:「……法務部將『責成』高檢署指示轄區檢方儘速調查,釐清是否有人主導、煽惑以合法休假之名,行非法罷工之實,以確保大眾運輸安全與秩序。」不少人聽到之後都驚呆了。

 

批評陳明堂的人很多,原因是大家都希望檢察權的行使可以公正,不希望看到檢察官成為政黨或財團打手,因此看到法務部政務次長跑出來責成檢方偵查空服員集體請假行動都很不爽。

回到禁止罷工的時代?

文 / 張鑫隆

這是一個被錯置的時代嗎?

 

不久前完成的論文中我引用日本法作成這樣的結論:「單純不提供勞務之消極不作為的罷工、怠工、順法鬥爭原則上不構成刑事責任。」

 

日前法務部政務次長說違法集體請假或罷工可能構成刑法153條煽惑他人違背法令罪,要求檢察官儘速調查長榮空服員集體請假案。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說回到戒嚴時期了嗎?還是這個政府時代錯亂了嗎?

檢察獨立、檢察事務與檢察行政──傻傻分不清?

文 / 吳忻穎

從一個負面案例出發

106年7月31日,在2個颱風陸續來襲之際,某法務部官員對於某航空公司員工請颱風假的發言經各媒體陸續報導,在處境艱困的檢察體系也掀起一陣驚滔駭浪。

媒體首先報導:「空服員這次集體請假,是否有人假借名義強迫他人非自願參與,若有,即涉及強制罪,而帶頭者也有可能觸犯刑法第一五三條煽惑他人違背法令罪,會責成轄區檢方儘速調查,釐清是否有人主導、煽惑以合法休假之名,行非法罷工之實,以確保大眾運輸安全與秩序……若是勞工合法假期或罷工,也應予尊重。」 引起諸多基層檢察官的不滿,質疑檢察行政違法干預檢察事務的獨立,希望法務部出面澄清是否為媒體誤報或斷章取義。

【看見】通報容易註銷難—外籍移工被逃跑

文 / 陳容柔

函釋沒下來,沒辦法處理,他要逃跑我也沒辦法。

勞動部官員雙手一攤。

J在105年2月抵台從事漁工工作,在8月時由仲介帶離漁船,要求勞工找地方住。J在離船後,藉由友人找到了漁工工會居住,於5日後仲介帶著機票上門,表示要遣送他回國。J相當驚訝,表示自已並無違法,故表示不願回國。爾後,J開始四處求助,於4日後J找到我們求助,且在當日經過勞工局同意安置。

【燦爛時光會客室】徐自強的練習題 紀錄片導演的人性功課

余雅琳/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 #166
7/30 8pm 節目連結
管中祥 x 紀岳君
徐自強的練習題
紀錄片導演的人性功課

 

七度死刑、曾經定讞、纏訟21年的冤抑,「無罪」二字讓徐自強等得煎熬。2012年,徐自強離開待了16年的看守所,紀岳君剛結婚,因緣際會拿起攝影機,開始五年的紀錄旅程,讓徐自強的故事躍上大銀幕。本週《燦爛時光會客室》專訪紀錄片導演紀岳君,分享《徐自強的練習題》攝製的心路歷程。

徐自強的練習題、檢察官的難題

文 / 陳宗元

民國84年發生了黃春樹命案,因兩名共犯黃春棋陳憶隆供稱徐自強為本案共犯,導致徐自強歷經20年訴訟,7次判處死刑、2次無期徒刑、8次更審、5次非常上訴,歷審期間共在牢中渡過16年,最終在104年9月1日,台灣高等法院更九審終宣判徐自強無罪。

而上開徐自強的冤案由紀岳君導演花了5年時間拍攝而成紀錄片,名為「徐自強的練習題」,近日有幸觀賞,心有所慨,故試著以檢察官的身分來擬答這一道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