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P評全人中學:一場扣人心弦的教育實驗

文 / 謝國雄

發生在2015年夏天的「高中生反課綱運動」,身為學生、家長、老師與教育官員的你,是否會不解、憂心、驚恐、譴責…或者羨慕、佩服、讚嘆?《成為他自己》將會讓你以新的眼光看待這件臺灣教育史上的大事。

如果學生與老師平起平坐;如果讓學生自己決定自己的學校生活;如果讓學生自組類似法院的自治委員會來處理彼此間的爭議;如果一個學校「沒有大人管」,那麼學生會變成什麼模樣?是走向弱肉強食的叢林社會,還是會發展成尊重自己、尊重他人、自發自主的成長團體?這種另類學校是否能如其所願的實現理想?或者本身也歷經革命?它是否注定無法在規約嚴密的既有教育體系存活?或者最終被整合而與傳統學校無異?本書透過精彩的故事,報導了苗栗全人中學這場扣人心弦、驚心動魄的教育實驗,它提供的答案出乎意料,超越了上述選項。

P評拜拜拿不拿香,是公共議題嗎?

文 / 齊偉先

2014年八月份,台北行天宮貼出公告「提倡修德與問心敬神,為落實環境保護」,撤了大香爐與供桌,引起大眾關注,媒體上出現不少正反意見。但打著環境保護公共論述的大旗,怎斗膽還會有質疑的聲音呢?

細究後發現,質疑者除了替行天宮周邊賣香攤販等弱勢的「工作權」、生存權發聲外,其他大抵是因肯定傳統拿香敬拜的儀式性功能,而質疑改變傳統的必要性,甚至某種程度上更多是因不適應新的廟拜文化而質疑。但撤香爐及供桌這個事件是公共議題嗎?許多廟宇界的人士恐怕不一定認為如此。媒體上被當作公共議題討論的事件,何以在許多廟宇界的人士會認為那是「別人的廟事」?

P專題鳳凰花開,又到了博士求職「祭」

文 / 曾薰慧

今天走過社會所樓下,看到幾位研究生穿著畢業袍拍照,歡樂的笑顏,襯著紅磚與綠草坪,美不勝收。這幅景象不禁讓我想起當年碩士班畢業後,因著一股對學術(作為一種生活/存狀態) 的嚮往而繼續的海外博士求學生涯。

然苦哈哈的論文寫作過程、畢業後如雲霄飛車般的人生際遇,母親「學海無涯,回頭是岸」的召喚,以及生活周遭種種關於「女博士」的言語恫嚇 (例如: 「沒人敢娶女博士的啦,妳小心孤老一生,死後屍骨被你養的小貓給啃爛了」等驚悚話語!),在在考驗著我找學術工作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