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人本教育札記’

P評【説教】是她沒能力,還是你不支持?

文 / 王士誠

「Give me five!」我坐在南部一所重度障礙者托育中心裡,身邊的二十歲大女孩,伸出手來,笑開了嘴對我說。我也伸出手,見她一掌揮來,又快又急,不由得略略往後縮。

「萱萱(化名),這樣王先生會痛喔,輕一點!」中心的教保員開口。萱萱一聽,收起笑容,手在半空中稍停,然後又揮來,極慢極慢,終於碰到我掌心那瞬間,她又笑了,淺淺地。

我眼看著萱萱的笑容,手回應著她再一次的「give me five」,心裡則想著:重度智障的她,在教保員的指導下,可以和人鬧著玩;怎麼四年前,那所南部啟智學校的老師,卻認為必須隨時把她固定住,免得她打人?莫非,她當年除了攻擊,根本沒能力與人互動?

P評【説教】看見人的可能–啟智學校個案處理記

文 / 李昀修、圖 / 鄭楨樺

我曾因一所特教學校發生的性侵案而接觸一位律師,那時他將原本的坐姿前傾,話語中有著難過與疑惑,對這些學生們的遭遇,他說:「學校心態有點像是把學生關起來養大,好像是在養寵物或什麼,時間到了,畢業就好。至於學生學了甚麼,有沒發展,他們不在乎…」。

於是,每當聽見特教生被毆打、鼻樑挫傷、手臂骨折,甚至被掐住脖子時,我總會回想起那句話中所包含的,看見這社會對「異類與他者」所樹立起的巨大障壁時,沉重的無力感。我不由得想,第一線處理這些案件的人,是不是感受到了更強的無力感?

P評【説教】被偷走的一個小時──第八節課選擇權

文 / 曾慶怡

去年十月,桃園龍潭高中的李冠毅同學在學校發起短講,就學校把「課後輔導費」直接加在學費三聯單當中,未經學生同意,形同強迫參加一事,他落成了聲明(節錄):

我們本來早該放學的那一個小時,莫名其妙「被偷走」。

龍潭高中學費繳交的三聯單中,根本沒有取消參加第八節的可能,也就是說第八節課是一個搶錢、又搶時間的模式,而且犧牲自由權利的學生不得不服從這個制度;

《國立及台灣省私立高級中學課業輔導實施要點》明文規定學生自由參加課後輔導,簡言之,強迫學生參加、違反自由原則的學校可能觸犯法律了。

違法上第八節,還滿口「程序」唬學生?

P評【説教】為了維持現狀,必須改變一切

文 / 史英

前幾天,在「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的臉書上看到:「如果我們希望維持現狀,那麼不得不改變一切」;忽然覺得,這麼好的一句話,我怎麼沒想到,而被他們先說了去呢?

上個月,我說了大選全勝之後的三個挑戰(見《人本教育札記》第320期 〈倒垃圾的資格〉):第一是要真誠地表現自己的高興,不必故做淡定;第二是,但也不能讓不同立場的人受到傷害(這要非常用心才能做到);第三,就是要把握所有機會,盡可能地說明事實的真相,讓仍然蒙在鼓裡的人能夠理解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受到「歷史教師」的啟發之後,我覺得,包括以上三點在內,總的來說,我們就是要深切體會「變與不變」的道理。

P評【説教】景美女中「鞋子白色比例調整事件」

文 / 王士誠、曾慶怡

在中學生權利論壇裡,我們聽說最近景美女中把維持多年的鞋子白色比例降低了,似乎,景女校規有日漸放鬆的傾向?我們先向辦公室一位景女畢業的同事求證,據她說,十多年前她就讀景女時,鞋色必須100%純白,而目前景女同學們只要穿著75%白色的鞋子就能進校門了,這也是一種前進,不是嗎?

為了更深入瞭解景女的進步實況,我們約訪了一位景女同學,聽她怎麼說。

編輯部(以下簡稱編):聽說景美女中有規定鞋子一定要白色,最近在規定上有一些進展?

古又嘉(以下簡稱古):現在學校規定合格的鞋子是白色部分需佔全鞋的75%以上,我高一的時候是規定80%,升旗時學校很驕傲地說有聽學生的聲音,所以從80%變成75%。

P評【説教】優先免試,真能降低升學壓力?看數據怎麼說

文 / 王士誠

「明星高中只能容納三成小孩,為什麼其他七成小孩要陪著考試?」

「聯考先被基測,後被會考取代,升學壓力沒變,小孩都睡不飽!」

談起十二年國教,或「升高中」一事,上面這些觀察都相當常見且精準。本來嘛,就算不是「教育專家」,只要能好好體會孩子的生活、家長的心意,任何人都會同意:強制多數人陪少數人考一場壓根兒沒興趣的考試,毫無道理。偏偏,這種教育制度竟長期存在,簡直像從沒有官員認真想改變似的。

或許正因如此,當今年十月底,新北市朱立倫市長以總統參選人之姿,說出同樣的意見時,各大媒體才會紛紛報導。終於有官員的想法與群眾一樣,豈不值得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