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亞洲、巴西、馬來西亞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為大家評析:

(一)、中國年度人大會議和政協會議正在北京舉行,關切的是「十三五規劃」的經濟路線,海外各國在東北亞、東南亞的演習也好,軍備競賽也好,整個情勢非常緊繃,這些事件將如何影響各國在亞洲的佈局及未來發展情勢?

(二)、巴西前總統魯拉因石油公司弊案遭到檢方搜索並被偵訊了四個多小時,此弊案牽涉層面之廣將動搖巴西未來發展基礎,若不解決,很可能影響到現任總統羅塞芙。羅塞芙是魯拉欽定的接班人,魯拉被調查,會不會反過來影響到羅塞芙的政策推動?

(三)、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從在任至卸任期間,皆對其繼任者相當不滿,前後拉下了安華、阿布都拉,又對現任總理納吉不滿意,用很多方法將他拉下。馬哈迪的理由為何?這樣的政治事件如何影響馬國未來發展?

P評【説教】開放的居家環境

文 / 黃俐雅

前陣子我撿到一隻癱瘓的小貓,需經常幫牠更換姿勢,否則壓瘡不易癒合。有人建議讓牠呆在鐵籠子裡較好照顧,且底座是鐵絲條會很通風;可是我選擇花力氣協助牠,不買籠子,理由是:被關住的感覺不好受吧?雙方有種隔離感,而且牠由裡面往外看都是線條,光替他想像,我內心就抓狂,何況對行動不便的牠,有空間挪動是種好的氛圍。

替小貓的處境設想過程,讓我連結到為我兒子的居家空間提供。我兒子開始會爬行後,所到之處都是他的玩樂空間,除了用嘴咬與以手觸摸,推倒或丟擲物品也是他的方式。歷經無數次的自我掙扎,與幾番別人的勸說或建議,最終我還是對我兒子選擇尊重與開放。不是一間房間或一個樓層的開放,而是整個居家建築物都讓他去探索認識。這對在這個空間生活的其他家人其實很不公平,很多東西不能買、已經有的又可能隨時失去。只能跟女兒們說有什麼不能被破壞的,自己放高一些或藏好或上鎖。

P評台灣當前的參與式預算概況:反省與前瞻

文、圖 / 萬毓澤

我對「參與式預算」的興趣最早始於2005-6年,當時還是博士生,距今剛好十年。當時我在一篇文字中討論參與式民主與社會運動的關係,文中是這麼寫的:「我認為必須要有『傳統』的社會運動作為後盾,才能讓『參與式民主』朝向逼近『透過參與進行培力』(empowerment through participation)的方向發展。如巴西南大河州的首府愉港(Porto Alegre)自1989年起推動的『參與式預算』,就不是由中央的執政集團『施捨』而來,而是透過經年累月的社會運動、地方組織網絡、進步政黨(工人黨)與進步政治團體(如工人黨內部的左翼派別「社會主義民主」)共同推動而成」。

我一直很關注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治,因此很自然注意到首先在巴西愉港出現的參與式預算,後來陸續做了一些研究,也在2013年的「巷仔口社會學」寫了台灣第一篇討論「參與式預算」的學術性質文章(見〈「參與式預算」的興衰浮沈:巴西愉港的故事〉,以及該文的改寫版本〈巴西愉港的參與式預算:神話與現實〉,收於鄭麗君編,《參與式預算:咱的預算,咱來決定》)。

P專題【我們的島】1,400公頃的開發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台中城市周圍環繞著農地,保留著歷史紋理,然而1,400多公頃的重劃開發,不斷吞噬這些土地。有些居民高興土地增值,有些居民卻惋惜生態消失,在兩極化爭議下,台中的未來,該往何處去?

春耕開始,江慶洲在農地上,進行土壤改良,希望改良後的土地,能實現友善耕作心願。他去年也做過同樣的事,在另一塊田區改良土壤,收成一年後,農地面臨開發,無法再耕種,只能再找農地,重新來過。江慶州不是個案,因為在台中市,目前有高達1,400多公頃的土地,面臨重劃都更。這裡的土地重劃規劃歷史已久,原本有限制開發規範,卻因為地主抗議,不斷訴訟,市政府於是全部開放,形成現今1,400公頃土地,分期公辦都更的狀況。

P專題【我們的島】猴城恩仇錄

邱偉淳、柯金源、陳添寶 / 採訪報導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今年是猴年。這趟尋猴之旅,從台北到曼谷,再開車朝北方150公里;不只一探究竟,也為千里尋親。泰國長尾獼猴(Macaca fascicularis)、日本獼猴(Macaca fuscata)、台灣獼猴(Macaca cyclopis),皆可溯源自印度恆河猴(Macaca mulatta)。獼猴雖分布各地,卻像難兄難弟,同樣面對人類爭奪地盤、棲地都市化的種種後果。

P部落共生音樂節的二二八傳達

文 / 蔡喻安

連日雨終於在2月28日停息,陽光灑在台北城。這事很玄,連續兩年的雨都下到2月28日前,或許是受難者冥冥中出力,在台灣重要歷史的這日、共生音樂節舉辦當天,我們擁有還不錯的天空。共生音樂節以記憶二二八的型態存在,同時也希望台灣社會不再承受更多傷害。

凱達格蘭大道展區有幾梯次的導覽,邀請二二八研究者、白色恐怖受難者分享所知;舞台區有樂團和歌手唱出對土地的疼惜,及對轉型正義的渴望;不同的議題和組織,明白地提醒人民當今要面對的不只是轉型正義而已。這是台灣苦難的縮影,也是被壓迫者發出的抵抗聲音。如果說轉型正義是為了處理往昔的傷痛,那麼我們看見政府正在造成新傷痛,也不該讓政府成為一個未來只能道歉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