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P評自然治理術:河岸地景轉型與都市發展

文 / 王志弘

1990年代晚期以來,台灣主要城市紛紛致力於水岸再開發。過去因為防洪築堤而地處邊緣的水岸,逐漸轉變為具有遊憩、觀光、生態保育等功能的城市休憩的新核心。髒污、惡臭、偏僻的河岸,經過截流淨化、景觀美化,設置運動設施、步道、自行車道與講求造型的人行橋梁、水鳥與紅樹林保育區,以及具備污水處理功效的人工濕地,創造出大量線型開放空間。水岸再造不僅提升城市意象,服膺永續發展潮流,還掀起標榜水岸景觀的高價住宅興建熱潮。

然而,誠如民主體制中形式平等的公民資格,資本主義下的人群差異處境曖昧並存,看似包容而免費近用的堤外公共水岸發展,也有一段排除特定人群與事物的歷史。水岸利用和景觀重塑的過程,不僅透露都市治理模式的轉變,顯示國家與市民社會各種不同力量的協商角力,也反映人水關係的變遷。

P專題【獨立特派員】漁業黃牌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去年十月,歐盟執委會針對台灣非法漁業的情況,列入警告名單當中,眼看著觀察期即將屆滿,台灣的遠洋漁業現況如何?相關部門又需要做哪些因應呢?

台灣遠洋漁船超過1200艘,堪稱世界強權。然而,非法漁業的狀況,卻層出不窮。漁豐168號,一艘被區域漁業組織列入黑名單的台灣籍漁船,至今仍逃逸無蹤。綠色和平污染防治主任蔡佩芸指出:「中西太平洋或是印度洋上,不斷的有區域漁業管理組織,發現很多台灣漁船非法作業。他們發現不斷有重複情況發生,可是我們的政府卻沒有辦法有效執法有效管理這些船隊,避免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所以才會在去年十月給了我們黃牌警告。」

P評【説教】躲在環保身後的扭曲管制

文 / 李昀修

「能不能使用免洗餐具?」這在大多數人看來似乎沒甚麼好討論的,雖然免洗餐具已遍佈在日常生活中,想不用它還得花些功夫,但終究不太環保。考慮到製造免洗餐具所消耗的資源,或在丟棄後對環境所造成的負擔,推廣減少甚至不用免洗餐具的概念都是應該的。

那麼,當一所學校強制規定不得使用免洗餐具的時候,似乎也是名正言順?又為什麼會有學生努力反抗這條校規呢?或許,問題恰恰好就在於「強制」這兩個字上。

就讀秀峰高中的陳祈安說,學校這條關於免洗餐具的禁令是起源於新北市教育局頒布的《新北市立各級學校禁用免洗餐具實施要點》,但學校把要點變出了一番新風貌。他拿出一張三聯單,上面條列了諸如「使用免洗餐具」、「邊走邊吃」等項目,說:「如果被記了,一張就得罰站三十分鐘,如果沒有罰站把這張消掉,就會變成警告。」

P全球【劉必榮講天下】土耳其恐攻、歐盟、巴西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為大家評析:

(一)、土耳其首都遭汽車炸彈攻擊,至少34人死亡,120人以上受傷;事實上早在兩天前,美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就提出警告,可能會有恐怖攻擊。是那個組織發動此次的恐怖攻擊?原因為何?

(二)、歐盟難民問題鬧得非常嚴重,歐盟有很多國家有不同想法。德國代表歐盟和土耳其談判,若移民是以經濟移民身份而非政治難民的話,等於非法移民,那就要退給土耳其。這之間交換的是什麼條件?土耳其同意嗎?

(三)、巴西有50萬民眾走上街頭示威,要求總統羅賽芙下台。羅賽芙是前總統魯拉親手選的接班人,但魯拉因弊案被調查,魯拉和羅賽芙是師徒關係,群眾覺得師徒倆一起貪瀆,因而憤而走上街頭,要求羅賽芙下台。這對巴西有何影響?

P評【説教】為了維持現狀,必須改變一切

文 / 史英

前幾天,在「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的臉書上看到:「如果我們希望維持現狀,那麼不得不改變一切」;忽然覺得,這麼好的一句話,我怎麼沒想到,而被他們先說了去呢?

上個月,我說了大選全勝之後的三個挑戰(見《人本教育札記》第320期 〈倒垃圾的資格〉):第一是要真誠地表現自己的高興,不必故做淡定;第二是,但也不能讓不同立場的人受到傷害(這要非常用心才能做到);第三,就是要把握所有機會,盡可能地說明事實的真相,讓仍然蒙在鼓裡的人能夠理解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受到「歷史教師」的啟發之後,我覺得,包括以上三點在內,總的來說,我們就是要深切體會「變與不變」的道理。

P專題【獨立特派員】醫師到我家

張筱瑩、周明文 / 採訪報導

偏鄉除了孩子們的教育,醫療也是需要重視的問題,台灣民眾對健保滿意度高達八成,不過,在山地離島以及偏遠地區,醫療資源相對匱乏,雖然政府每年都編列補助金,但始終無法吸引足夠的醫生到偏鄉服務。

花蓮縣光復鄉有一萬三千多人,65歲以上佔16.6%,是個高齡社區,加上年輕人大量外移,獨居的老人特別多,經常發生他們在家生病,不小心跌倒,等過了好久才被發現的不幸事件,花蓮光復鄉衛生所主任林春孝,在這裡服務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