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動物’

P專題【我們的島】道路殺場

每一條道路的開發,都是為了讓人們更快速方便的前往目的地,不過您知道,每一次的道路開發,會造成當地生態環境多大的干擾嗎?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於2008年10月在新竹橫山大山背產業道路,發現大批梭德氏赤蛙的屍體,進而展開連續七年的護蛙過馬路行動。

從護蛙行動開始,志工人員們也才發現,除了道路開發,水泥化山溝也可能對在地生態產生威脅。想要為青蛙找到條安全的結婚之路,除了在十月梭德氏赤蛙繁殖季時,大小牽小手,在夜晚找尋想過馬路的青蛙,協助牠們安全到溪流產卵,生態廊道可不可行呢?

P評【說教】2015,重新備課的新年…

文 / 陳妙嫻

教書教到第五年的時候,有次學生問我說:「老師,你都一直在教一樣的東西,會不會覺得很無聊?」

老實說,會!

雖然學生的反應會略有不同,不過大致上都能掌握,學生也覺得我教的「清楚、有架構、具有邏輯性、筆記很詳盡」,因此我一度以為,未來在教學頂多有些小變化,大概也不會有什麼驚天動地、驚心動魄的改變了。

不過,2015年,我的新年新希望是「把課從頭備過,用全新的眼光審視一次」。

P頭條被遺忘而依然等待的福島動物 – 記太田康介再訪台

然而太田在剛強的形象下,有著更為柔軟的內在。2011年3月11日福島核災後,太田在網路上看到核電廠20公里警戒區內的照片,上面有群飢餓的狗兒在無人的街上徘徊覓食,讓他產生「這樣下去不行」的想法,於是2天後他就從東京開車載滿狗食和飲用水前往福島,展開他的貓狗「救援行動」。

對這名前戰地攝影記者來說,驅動他前往輻射高風險地帶的原因,不是攝影也不是報導,而是「絕不能因為人類造的孽而讓貓狗犧牲」的那份愧疚之心。從那一刻起,太田成了一名人道救援者;2年8個月以來,他就這麼不停地對被遺留在災區的動物們說 – 對不起。

P專題【獨立特派員】SOS! 狂犬疫情拉警報

「只要到狗就嚴重了。」這是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林良恭教授針對台灣狂犬病疫情所做的提醒。因為狗是和人類最頻繁接觸的動物,活動範圍廣,傳染力也相當高,一旦感染狂犬病,狗的攻擊性強,發生狗咬狗或狗咬人的狀況,就難以控制了。

根據林務局、特有生物中心、營建署以及台大生態演化所共同製作的台灣鼬獾分布圖顯示,桃園山區的鼬獾和人類生活圈高度重疊,因此桃園縣府在龍潭鄉的七個山區村落提供狂犬病疫苗免費施打,希望屬於高危險性的山郊村能形成一道嚴密的防火牆。

P專題動物收容所志工的日記

文 / 陳映羽

為什麼大家總在網路分享被捕捉的貓狗照片時,都會說「求救」、「加油」、「倒數計時」… 此類的求救話語?因為政府規定,凡是民眾通報有流浪狗貓,捕犬隊就必須去捕捉,其中也包括民眾不想養的寵物。犬貓入所後12天,沒有人認養,就會被安樂死。

我擔任志工的工作就是固定每星期到收容所拍下所有狗兒照片,整理、編號、上傳到網路,再請網友幫忙轉貼分享,盡可能在12天內幫每隻貓狗在星期五固定安樂日前找到認養人,逃離死亡命運。

這種心情是很複雜的,每過一個星期後,面對的又是陌生新臉孔,員林收容所每星期的安樂死數量大約是50~80隻,一個月的數量大概在250隻上下,而一星期的領養數大多不超過5~10隻貓狗,這比例是懸殊的。每星期五凌晨,我總難過的睡不著,看著電腦的照片,再看一次安樂死名單,這次是誰消失了?看著那些我最捨不得的幾個孩子,壓抑著難過,只希望隔天的安樂日快點結束。

P專題【泛科學】蔬菜的生命何時終止?

文 / 葉綠舒

不認同植物跟動物一樣有生命的人其實不在少數,但是最近發表在Current Biology上的這篇文章,應該會讓這些人停下來想一想。

由德州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與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 Davis)組成的聯合研究團隊,將超市買回來的甘藍菜(cabbage)做了以下的處理:

一、農場類似的晝夜循環;
二、連續光照;
三、連續黑夜。

結果他們發現,相對於其他兩組,第一組的甘藍菜產生了三倍量的glucosinolates(硫苷),硫苷是十字花科用來抵禦害蟲的武器,也是為什麼甘藍菜、芥菜會有特別的味道(芥菜尤其強烈)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