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印尼漁工’

P卡秋一視同人

文 / 林文蔚 結束了律師接見,郭怡青律師與通譯一同向C道別,在走出戒護科辦公室前,她欠了欠身向戒護科長詢問:「不好意思,可以幫我的當事人問一個問題嗎?」 科長連忙回答:「請說!」 「哪一邊是西方?他想知道該往哪個方向朝拜。」她說。 「喔~我們機關是座南朝北。」科長回答。 「我這裡剛好有指北針,」內勤同仁邊說邊從抽屜拿出來:「用看的會更清楚。」

P全球在千萬人的城市裡尋找記憶的家──Amir的手繪地圖

文 / 王利婷 我們和Amir的認識是在去年(2016年)的八月,Amir知道TIWA每月固定到台北監獄探視受刑人,遂寫信來到TIWA來,希望有人也可以來探視他,他說在他入監服刑的四年多來,從來沒有人探視過他。   TIWA開始關注異鄉的移工受刑人,始於2013年宜蘭特宏興368號漁船喋血事件,六位被控殺害船長的印尼漁工,跨越了那道殺人之門,犯下了法律不容許的罪刑。然而他們犯罪的前因後果 […]

P全球永劫回歸:記特宏興368號漁船事件三年之後

文 / 莊舒晴 2013年,有三個印尼漁工來到TIWA的安置中心,眼睛裡還存有被大風大浪掃蕩過去的痕跡。他們從一艘名為特宏興368號的漁船來,船上有九名漁工,六名以殺人罪被起訴,送進宜蘭看守所,只有他們三個僥倖逃過一劫,有幸踏上回家的路。他們是幸運的,如果在那個當下他們做了不一樣的決定,上前去推了一把,動手參與這起海上喋血案件,也許現在也在牢獄之中。生與死、裡與外、囚禁與自由、懊悔與原諒,只在一線 […]

P頭條異鄉撒網,離岸難回──記特宏興368號漁船事件兩年之後(下)

文 / 莊舒晴 (續上篇) Cirebon 到Brebes的距離在地圖上看起來不遠,但印尼的交通並非可預期,尤其沿著爪哇島北部的濱海省道,沒有紅綠燈不代表可以肆無忌憚地加速長驅,得專心提防有摩托車、三輪車和行人橫越公路,甚至在某些路段「祈禱者」就直接站在馬路中央,一邊唸著祈禱詞,一邊拿著像是撈魚用的網子,向行經的車輛揮。有些駕駛會暫緩車速略施小惠,更多的車輛仍是呼嘯而過。祈禱者們在為過路人祈福,網 […]

P頭條異鄉撒網,離岸難回──記特宏興368號漁船事件兩年之後(上)

文 / 莊舒晴 2013年八月,海巡署將特宏興368號漁船自南太平洋戒押回台,當九名印尼漁工下船登上宜蘭蘇澳的土地時,遭遇不測的台籍船員家屬紛紛上前追打,一時全台媒體也不斷放送這起駭人聽聞的印尼漁工殺人事件。   作為移工團體,看到受害者家屬托著遺照哭泣的畫面,我們同樣感到悲傷及不忍,對於生命的驟然消逝,少有人能坦然面對。然而在同一個電視畫面裡,那些低著頭被痛斥和毆打的黝黑身體,也令人不 […]

P頭條【海上悲歌】疑遭虐釀憾 福賜群號印尼漁工一死一失蹤

張方慈 汪彥成 胡醴云 吳東牧 / 綜合報導 高雄籍「福賜群號」遠洋漁船本月在海上作業期間,有兩名印尼漁工一死一失蹤。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昨天為死在船上的Suprianto舉辦伊斯蘭儀式追悼會,也指控船上幹部凌虐生病的Suprianto致死,並對另一名落海漁工見死不救。案件由屏東地檢署偵辦中。 宜蘭漁工工會會員以印尼與菲律賓漁工為主。Suprianto有親友在宜蘭擔任漁工,因此透過工會替他舉辦追悼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