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原住民族’

P專題【獨立特派員】雪霸上的伸展台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海拔1870公尺的雪見森林遊憩區,曾經是泰雅人耕種遊獵的區域。2015年,色舞繞服裝秀的伸展台,蜿蜒在這片森林當中。

2015年森林之心,S’uraw泰雅服裝秀,在長老的祈福和織布歌聲當中揭開序曲。第一套出場的,是泰雅族的傳統新郎服,這套服裝採用了十萬兩千顆貝珠,重達三十公斤。緊接著是泰雅族北勢群的新娘服,兩套原始服裝分別收藏在英國大英博物館和日本天理大學參考館。

色舞繞泰雅服裝秀,是連續第五年舉辦,今年除了泰雅族的服裝,也展示其他族群的傳統服飾,甚至邀請了來自韓國、中國、紐約、日本和西伯利亞的設計師參加。

P部落原民青年返部落 打造共榮永續力

記者林建成 / 南投縣報導

「就是因為沒人做,我才要去試啊!我一路被笑到外縣市的茶廠,他們説有機耕種不賺錢啦!」

31歲的Awi Sapu(王嘉勲)年輕熱血,憂心台灣食安問題嚴重,因為自家茶園出租他人種植,施灑太多農藥導致土壤遭到嚴重污染,茶樹幾乎枯死殆盡。Awi Sapu 說服父親收回茶園後,父子進行有機耕種,將健康茶葉售往信賴的廠商,雖然初期有機農收不佳,卻也過得心安理得。

就讀亞洲大學二年級時,他毅然返回南投縣仁愛鄉眉溪部落 (Alang Tongan),和父母與族人經營部落永續的工作。爸爸是賽德克族,媽媽是泰雅族,Awi Sapu 發現部落有很多事情,很簡單就可做到,例如戶籍編寫和謄入仍用手抄,Awi Sapu 便號召30幾位同學組成「青年服務隊」,協助鍵入電腦,也展開「原民母語傳承紀錄工程」,用羅馬拼音記錄沒文字的原住民母語。

P部落原住民族祭典文化與國家律法間的兩難

文 / 賴韻竹

我只能從新聞報導中了解法律與原住民間的不平等,卻從未想過這樣的不平等會讓一個部落、一個族群甚至可能是所有原住民族人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直到我在課堂聽到寶桑部落族人Kyukim Tamalrakaw(陳劉俐吟)這位妹妹提到發生在她們家族和部落的事時,我才恍然大悟。大獵祭結束當天,男人們從營區返回部落時,婦女、孩子們應該是以期盼歡喜的心情站在凱旋門等待家人歸來一同歡慶新年,然而那時卻是夾雜擔憂恐懼。當獵人們回到部落時,全部人衝向前,相擁而泣…

你能感受族人們是多麼團結、多麼盼望他們的歸來嗎?你能想像每個家庭的男人們帶著信心與光榮上山,入山執行一年裡最重要的事,卻沒一人能榮耀走過凱旋門,是件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嗎?身為獵人無法將壞的留在山上、將好的帶回給族人共享,反而帶回壞消息,這在獵人們的心中是多大的遺憾和虧欠。

P頭條[專訪] 瓦歷斯貝林談原住民政策與有機生活

記者 林建成 / 南投縣報導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前主任委員瓦歷斯貝林(Walis Pelin),自2007年卸下原民會公職後,回到家鄉埔里,照顧父母和家裡的水田。

這位賽德克族人回鄉的期間卻經歷了辛樂克和莫拉克兩大颱風,把他家的水田都被沖掉了,但他不氣餒,重新來過。也因為重新來過,他對土地有了更深一層的體認。

瓦歷斯説曾有位日本農業專家告訴他,土地只要保持無污染,加些天然堆肥、廚餘,培養土裡的微生物,微生物分解有機質和礦物質,排泄後的物質才是植物所需要的。

P部落高一生遇害61週年忌 再談原住民族自治

文、圖 / 思乃泱

我們敬仰的原民自治前輩高一生如果在世,應該會這麼說吧:「水田不要賣、養雞場也不要蓋、還有那個什麼十八層地獄樂園!」

就因為法條有一公頃地無須環評,臺東縣新園里三百公尺外的農地被分批買走、切割申請,跑完所謂合法申請程序將近七成,等著建照核發後即動工蓋養雞場。這件事,居民事前完全不知情,只奇怪為什麼荒地全被整平,還面積那麼大,直到驚覺事情有異,當地居民的生活,就全因天上恐將掉下來五甲大養雞場設置案而起了天大變化。

沒人可想像與115個籃球場那麼大的雞舍為鄰,鎮日生活在六萬多隻肉雞的噪音、粉塵、雞糞與可能產生的疫情威脅下,我們還能怎樣待在自己家的環境?距離最近的國立臺東大學附屬體育高級中學將首當其衝,國家級選手要過著一邊大量吸入雞糞粉塵、一邊增加肺活量訓練的日子。

P部落復振與創新-加匏朗記事

文、圖 / 巫米‧甲古讚

在每年元宵節,屏東萬巒加匏朗都會舉行「仙姑祖夜祭」,仙姑祖是傳統的阿姆姆信仰。仙姑祖夜祭的牽曲活動稱為「跳呵嘮」,又稱「趒戲」。參與者牽手圍圈,由尪姨領唱趒戲。但加匏朗的尪姨已往生多年,後繼無人,就改由被仙姑祖附身的女乩童及村廟先帝廟主神乩童主持。

趒戲吟唱的部分沒有被完整傳承,只剩下尪姨生前留下的錄音紀錄,還有居民殘存的記憶。

今年加匏朗舉辦祭典的時間是在3月5日的下午三點,主要負責祭典準備工作的是潘新財阿伯,阿伯年少時被祖靈指定為鸞生(神的代言人),擔任祖靈與族人的溝通者,也身負舉辦祭典的重責大任,潘伯母則是仙姑廟乩童,兩人是祭典舉辦的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