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參與式民主’

P評台灣當前的參與式預算概況:反省與前瞻

文、圖 / 萬毓澤

我對「參與式預算」的興趣最早始於2005-6年,當時還是博士生,距今剛好十年。當時我在一篇文字中討論參與式民主與社會運動的關係,文中是這麼寫的:「我認為必須要有『傳統』的社會運動作為後盾,才能讓『參與式民主』朝向逼近『透過參與進行培力』(empowerment through participation)的方向發展。如巴西南大河州的首府愉港(Porto Alegre)自1989年起推動的『參與式預算』,就不是由中央的執政集團『施捨』而來,而是透過經年累月的社會運動、地方組織網絡、進步政黨(工人黨)與進步政治團體(如工人黨內部的左翼派別「社會主義民主」)共同推動而成」。

我一直很關注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治,因此很自然注意到首先在巴西愉港出現的參與式預算,後來陸續做了一些研究,也在2013年的「巷仔口社會學」寫了台灣第一篇討論「參與式預算」的學術性質文章(見〈「參與式預算」的興衰浮沈:巴西愉港的故事〉,以及該文的改寫版本〈巴西愉港的參與式預算:神話與現實〉,收於鄭麗君編,《參與式預算:咱的預算,咱來決定》)。

P專題小孩自己帶才不會輸在起跑點?不同育兒論述的競逐

文 / 楊佳羚

挑選幼兒園 這件大事

三年前,帶著快滿四歲的孩子回台灣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找幼兒園。還在瑞典時,才三歲多的路比已經從媽媽和朋友的對話得知台灣幼兒園的現況,對我千叮萬囑地說:「媽媽,我絕對不要去要寫字的幼兒園!」

其實不用她交代,我們選幼兒園只有三大原則:

一、不選連鎖式的幼兒園,從《血汗超商》這本書就可以讓人了解,連鎖企業總是肥了大老闆,苦了第一線的員工;
二、不選雙語幼兒園,除非它的雙語是母語及官方語言;
三、不選要寫功課的幼兒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