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司法改革’

P評裁判憲法審查,襲來!

文 / 王鼎棫 近來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開得轟轟烈烈,除了成為法律人角力的一級戰區外,會議中相關的制度調整,其實也與民眾訴訟權益息息相關。不知各位讀者是否知悉?其中有項議題,就是開放「裁判憲法審查」的訴訟類型,讓人民有機會針對違反憲法的裁判,向大法官提起救濟!   過往人民提起訴訟,若用盡審級救濟(比方就損害賠償訴訟,從地方法院一路打到最高法院判決確定),縱使認為裁判見解有違反憲法的疑慮,考 […]

P評扭轉官越高責越輕的檢察體系刻不容緩

文 / 蕭淳尹 近日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檢察官應為司法官或行政官此一議題又再成為爭執焦點,然而在筆者看來,檢察官是司法官也好,行政官也罷,實則檢察體系當前受到社會的兩大質疑之一,也就是檢察官容易受到政治力不當干預,甚至可能淪為政治打手的質疑,解決的重點絕不在於司法官或行政官的定位,而是在改變檢察體系官越高,責越輕的扭曲現狀。[1]   為何說檢察體系是官越高,責越輕?這要從刑事訴訟法相關規 […]

P評有記憶的司法轉型

文 / 林奕宏 看完我同學投書的「給老司法人的一封情書:談台灣司法的轉型問題」一文,裡面談到:「基層法官對為何過去罪孽深重的歷史要由我們承擔有很多不滿」。確實,這是我或者就我所認識約莫這十年前後進入司法圈的司法官的共同感想。   在我與其他司法官就台灣司法過去的黑歷史交換想法時,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年資大概在二十年以上的司法官,大多聽過台灣司法的黑歷史,甚至知道這些黑歷史的主角與細節;但 […]

P評吹喇叭法學:淺談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問題

文 / 孫健智 我們的社會集體汙名化司法官的說詞,有點貧乏。最近新出爐的,叫做「三門法官」,三門就是家門、校門、公門,意思是沒有出過社會就當了法官。詞是新的,概念是舊的,如果我的理解沒錯,這只是奶嘴法官的另一種說法。   對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由來已久。但怎樣的奶嘴法官,因為缺乏怎樣的社會經驗,而做出怎樣的錯誤判決呢?這種情況到底有多嚴重或多普遍呢?不要再跟我講承辦性侵案的年輕女法官,要 […]

P頭條司改會統計:司改國是會議非法律人發言比例偏低

王顥翰 / 台北報導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今天下午召開記者會,對於目前持續召開的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提出觀察,指出即使非法律人委員在各組都有半數的名額,但發言比例卻偏低。此外,對於有分組刪除部分議題,司改會也不表認同。   根據司改會製作的統計顯示,各分組中除了第五組尚未釋出逐字稿進行統計之外,其他各組非法律人的發言比例均偏低,第三組甚至只有12%,較高的第二組也僅佔44%,第一組為36 […]

P評頂呱呱法學:回應便所法學對於檢察權定位的質疑

文 / 李佳玟 感謝便所法學在《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一文針對我的文章提出不少指教,我的回應如下: 便所法學否定我關於「檢察官於偵查中擁有強制處分權限與其身份地位之關聯」的論證有幾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