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司法改革’

P!Live【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做工的人vs裁判的人

文 / 陳珮瑜 你還記得關廠工人臥軌、國道收費員爬ETC架綁鐵鍊的抗爭事件嗎?面對層出不窮的勞資糾紛,少數挺身抗爭的勞工在上法院尋求司法「主持公道」之前,往往先採取激烈的組織衝撞。這樣的選擇,是否反映勞工對司法普遍不抱期待?做工人處理法律爭議時,究竟會遭遇哪些困境?為什麼會淪為法院裡「永遠的弱勢」呢?   本集「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主持人律師柯萱如與桃園地方法院法官孫健智,以及最近成為 […]

P!Live【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司法臭了嗎──司改國是會議要幹嘛?

文 / 陳珮瑜 蔡政府兌現承諾,今年2月開始進行司改國是會議,5個組別包括人權組、效率組、安全組、信賴組和友善組,每一組又分出許多的子題。然而經過3個多月,一般民眾除了聽聞數不盡的唇槍舌劍之外,對司改會議的內容,又了解多少呢?   PNN特別企劃「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本週邀請社民黨發言人苗博雅、雲林地方法院法官王子榮,談談這次的司改國是會議的召開緣由、討論議題,以及期盼達到什麼目的。

P評裁判憲法審查,襲來!

文 / 王鼎棫 近來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開得轟轟烈烈,除了成為法律人角力的一級戰區外,會議中相關的制度調整,其實也與民眾訴訟權益息息相關。不知各位讀者是否知悉?其中有項議題,就是開放「裁判憲法審查」的訴訟類型,讓人民有機會針對違反憲法的裁判,向大法官提起救濟!   過往人民提起訴訟,若用盡審級救濟(比方就損害賠償訴訟,從地方法院一路打到最高法院判決確定),縱使認為裁判見解有違反憲法的疑慮,考 […]

P評扭轉官越高責越輕的檢察體系刻不容緩

文 / 蕭淳尹 近日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檢察官應為司法官或行政官此一議題又再成為爭執焦點,然而在筆者看來,檢察官是司法官也好,行政官也罷,實則檢察體系當前受到社會的兩大質疑之一,也就是檢察官容易受到政治力不當干預,甚至可能淪為政治打手的質疑,解決的重點絕不在於司法官或行政官的定位,而是在改變檢察體系官越高,責越輕的扭曲現狀。[1]   為何說檢察體系是官越高,責越輕?這要從刑事訴訟法相關規 […]

P評有記憶的司法轉型

文 / 林奕宏 看完我同學投書的「給老司法人的一封情書:談台灣司法的轉型問題」一文,裡面談到:「基層法官對為何過去罪孽深重的歷史要由我們承擔有很多不滿」。確實,這是我或者就我所認識約莫這十年前後進入司法圈的司法官的共同感想。   在我與其他司法官就台灣司法過去的黑歷史交換想法時,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年資大概在二十年以上的司法官,大多聽過台灣司法的黑歷史,甚至知道這些黑歷史的主角與細節;但 […]

P評吹喇叭法學:淺談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問題

文 / 孫健智 我們的社會集體汙名化司法官的說詞,有點貧乏。最近新出爐的,叫做「三門法官」,三門就是家門、校門、公門,意思是沒有出過社會就當了法官。詞是新的,概念是舊的,如果我的理解沒錯,這只是奶嘴法官的另一種說法。   對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由來已久。但怎樣的奶嘴法官,因為缺乏怎樣的社會經驗,而做出怎樣的錯誤判決呢?這種情況到底有多嚴重或多普遍呢?不要再跟我講承辦性侵案的年輕女法官,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