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司法獨立’

P評有記憶的司法轉型

文 / 林奕宏 看完我同學投書的「給老司法人的一封情書:談台灣司法的轉型問題」一文,裡面談到:「基層法官對為何過去罪孽深重的歷史要由我們承擔有很多不滿」。確實,這是我或者就我所認識約莫這十年前後進入司法圈的司法官的共同感想。   在我與其他司法官就台灣司法過去的黑歷史交換想法時,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年資大概在二十年以上的司法官,大多聽過台灣司法的黑歷史,甚至知道這些黑歷史的主角與細節;但 […]

P評頂呱呱法學:回應便所法學對於檢察權定位的質疑

文 / 李佳玟 感謝便所法學在《行政官或司法官~回應李佳玟教授〈也從權力分立看檢察權〉》一文針對我的文章提出不少指教,我的回應如下: 便所法學否定我關於「檢察官於偵查中擁有強制處分權限與其身份地位之關聯」的論證有幾種:

P評看高中生抗議被捕 看羅德法官的故事

文 / 劉進興

最近看到高中生佔領教育部抗議「違調課綱」被捕,他們將被送上法庭,但到時被審判的卻是台灣司法庭上的法官。

如果是美國的羅德法官,他一定會說:「年輕人,你們寧犯甘地所說的『法律上的罪行,道德上的最高責任』,來拯救台灣的下一代。在當前法律下,我不得不判你們罪,但為了表示我小小的敬意,我判你們在教育部門口吶喊『捍衛正義』十分鐘。因為你們不是違法,而是違『違法』。真正有罪的是教育部長及違調課綱的恐龍學者。」

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有像芭波凱德(Barb Kart)和約翰拉法奇(John Laforg)這樣的鬥士,以及像羅德法官(Miles Lord)這樣的勇者。凱德和拉法奇決定要為正義作一點事,為了要喚醒大眾注意,他們選定明尼蘇達州雙子城南郊的斯培利(Sperry Corp.)公司作目標。

P評【說法】檢察獨立受指責,司法獨立難信賴

文 / 高榮志 釋字729出爐,再次證明,大法官很退縮。寫作功夫一流,紛爭解決無招。奇也怪的,不少大法官在協同、不同意見書裡,勇於點出問題。就是無能解決問題?難道不是大法官解釋,是bj4? 釋字729的問題很明確,立法院能不能調閱檢察官的卷宗?背後也有一個很具體的故事,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涉嫌大規模監聽立法院,引發政治情蒐的漫天疑雲。立法院想要修改《通訊與保障監察法》,能不能把卷宗調來? 這問題,大法 […]

P評【說法】司法高層們,感受到「社會旋風」了嗎?

文 / 高榮志

媒體最近是一窩蜂,追著「柯氏旋風」,每天上山下海,跟著他「嗡嗡嗡」。柯文哲引發眾人的關注與討論。簡單也複雜,柯展現出「平常人、正常人」的樣子,和你我的差異不大。想的、做的,和一般市民相同,引起共嗚。加上明快與清晰的決策,與既往迥異,耳目一新。有人說,柯文哲只是在對的時機,展現出他的個人魅力。是福是禍,尚難評斷。畢竟,他的作風,仍帶有威權性格,活脫演出國民黨所企求「聖君賢王」、開明寡頭的「政治典範」,「比國民黨演的像國民黨」。只是,若說這就是民主法治社會領袖的典型,卻總有一股說不出的不對味。畢竟,他人治的色彩濃厚,熱衷建立SOP,卻很少聽見暢談法治的精神或原則。有人說,柯氏旋風代表社會的中道力量,厭惡藍綠惡鬥,抵制朝野對抗,在柯文哲身上找到出口。敢於除舊佈新,就值得期許。於是,快人快語,固然仍常凸槌,但或許仍在蜜月期,或許是瑕不掩瑜,社會不斷給機會,懷抱著熱切的期待。未來如何,尚待觀察,然而,已經展現了「整個台北市,都是我的手術房」的作風,快刀斬亂麻,除舊立新政策,公開受民意評論與監督,不斷湧出清新氣息。

P評【說法】新任檢察總長的首要條件

早期檢察總長的核心職權,只有針對已經判決確定的案件,提起非常上訴,直接介入個案的情形較少。後來設立特偵組,總長得以挾全國精英人才與資源,直接指揮辦案,權力之大,不可一世。再加上改由總統提名、國會任命,政治特任官的屬性亦加明顯。簡言之,和政治高層沒有一定的互信、互動、乃至意識形態的親近性,就不易獲得總統的提名與國會的任命,加上配置特偵組之後的權傾一時,自是政治高層亟欲拉攏的對象,若無相當風骨與堅持,魚幫水,水幫魚,打著正義大旗的檢察龍頭, 上任後, 有意或無心,輕則,我們期許特偵組打擊政治權貴的情形並不會出現, 重則,就會淪為政治鬥爭的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