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司法’

P!Live【燦爛時光會客室】網路釣魚抓同志 彭治鏐批警文字獄

成允華、施維長 / 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 #128 10/30 晚間 9:30 網路直播 管中祥 x 彭治鏐  警方網路釣魚 同志平權路難行 「警方假裝成同志網友,在網路聊天中,說出『你有沒有要性交易?』『你有沒有要約?』甚至誘導他們在某些網站公開散布露三點的照片……」   這行為哪裡出了問題?同志們的心聲又是什麼?這次,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秘書長彭治鏐(夜盲) 來到〈燦爛時光會客室〉作客, […]

P評【説教】看見傷了嗎?啟智生體罰案從頭說起

文 / 黃莉雯

三年多前,南部某啟智學校國中部發生一件體罰案。孩子叫浩浩(化名),他的背部與後腦都有挫傷,面對家長申訴,學校多次回應「查無此事」,直到家長向教育部國教署申訴、浩浩拒絕上學後,校方才展開調查。

調查人員和高雄某特教學校陳主任摸到浩浩後腦的腫塊,孩子回家後模仿趙姓老師對他的動作,媽媽發現老師居然扯他衣服、推他撞牆,但學校的調查說老師只有推孩子,沒有抓他撞牆,錄影也沒有拍到任何體罰動作,而且陳主任摸到腫塊的事,也未列入調查報告。

看樣子,案件就此停滯了。趙姓老師究竟如何毆打浩浩?校方究竟有沒過失?真相再也浮不出來。媽媽於是聯絡了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媽媽說浩浩陳述能力尚可,於是,我與人本南部辦公室的張萍主任驅車前往案家,想聽浩浩的說法,替這個案子找到其它出路。

P評【説教】「你一定要相信我!」–法律對特教生的不足

口述/施宜昕、整理/李庭芝

南部某啟智學校長期體罰學生浩浩,趙姓老師甚至把浩浩鎖在廁所裡打,浩浩表示要報警,老師竟回:「你憨憨,你說的話沒人相信。」

老師這句話,幸好沒有全面成真。監察院經過調查,相信了浩浩的話,糾正了校方、教育部(*註)。但也真的有許多人不信浩浩的話,比如檢察官。

人本基金會執行秘書施宜昕律師陪著浩浩和媽媽走過司法流程,對此再清楚不過。「我那時打電話給浩浩的媽媽,跟她說其實浩浩在面對檢察官的過程中,他一直想要說話,可是他說的所有話都被檢察官認為不可採信。我覺得有沒機會,縱使是最後一次,我們會要求法官一定要傳浩浩,至少這次讓他在法庭能好好把事情說出的機會。」宜昕說起去年與浩浩母親的對話。

P評【説教】命運青紅燈?

文、圖 / 林文蔚

「有個新收的在鬧,」中央台主任用力揮著手:「快快快!」

我們幾個備勤的抽出警棍奔向管制口,推開鐵門時只見法警和學長圍著一個矮小細瘦的新收受刑人,橫躺在地上的他,手梏腳鐐未解還頂著安全帽,長長的金髮和蒼白膚色不引人注意也難。他赤著腳,被脫掉的襪子全被塞進他張著的嘴,塞得鼓鼓的,以致臉形都變了。

我問站在一旁的護理師:「妳怎麼也來啦?」

她咬著嘴唇無奈答道:「啊科員就說又戒斷又癲癎的,要我過來看是真假,沒診斷書、沒藥的,醫生也不在,我怎…」

我猛點頭:「找妳背書嘛!我懂。」

P評【説教】寵愛

文、圖 / 林文蔚

「請坐。」主任親切的對我微笑,然而第一次被請到政風室喝茶的我仍不免緊張。

「找你來是為了署裡交辦要查你那篇《懺悔》的細節,願意配合調查和製作筆錄嗎?」主任說。

「願意。」我答道。

「你寫這篇文章的動機是什麼?」主任問。

「我參加法律扶助基金會的研討會,正好談到配發各監所的電擊棒沒法源依據,也非制式警械,加上近年獨居監禁人數激增,卻沒有進行心理醫療評估,也沒有後續的追蹤輔導,才會寫這篇希望這個問題能受重視。」

「既然你說拿電擊棒電擊收容人的同仁已經退休,為什麼你還是不說出是誰?」

P評【説教】殺雞取卵

文、圖 / 林文蔚

第一線戒護人員高壓力的工作特性,使得監所向來是公部門裡人事流動率最高的單位,自2011年矯正署掛牌成立後,將監所的戒護人員從「司法行政」職系改為「矯正」職系。說穿了就是意在防堵人力的流失,畢竟「司法行政」至少還可以轉換職場到其他政府單位的「一般行政」職缺,但「矯正」職系只有矯正署所屬下的五十一個監、所、院、校有,所以2012年以後考上監所管理員的,怎麼樣都逃不出矯正署的手掌心。

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勤務點,管理的對象又是社會歷練超乎常人的犯罪者,監所對人力的渴求自然不難想像。近年來政府以約聘僱人員填補公務員缺額的政策,對監所來說看似久旱逢甘霖,然而人事結構改變下的蝴蝶效應正持續發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