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國家暴力’

P頭條【結痂324】行政院武力驅離現場還原

文 / 林同學 這篇文旨在介紹2014年3月23、24日於行政院的和平抗爭事件,如何被警方血腥鎮壓的過程。因此,回顧的重點,主要放在警方驅離的面向,而非現場抗爭動員與維持秩序的面向上。而警方對於和平示威民眾的暴力鎮壓,大約可從午夜12點5分為界線,劃分為前、後兩個階段。 前一個階段,大約從23日晚間八、九點開始,警方針對進入行政院建物內部的群眾,進行清場、逮捕的行動。

P評【結痂324】太陽花運動將司法打回原形?

文 / 陳雨凡 民間反黑箱服貿運動在2013年6月21日服貿協議簽訂開始, 隔年3月18日佔領立法院行動達到高峰,同時開啟一連串的各種街頭抗議或佔領行動。臺灣歷經了數百人佔領國會議場24天,數千人佔領行政院,近千人路過中正一分局及其他零星的抗議活動。 上街頭抗議,是人民向政府表達意見的權利。那318後,國家怎麼回應這些聲音呢?如果將警察、檢察官的偵查及法院的審判程序作為一個廣義的司法程序,我看到的 […]

P頭條【324告官不成】一事不再理? 晚來誰管你?!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去年324行政院武力驅離案,遭警棍毆傷癲癇昏迷的牙醫師王心愷,自訴當時行政院長江宜樺等人殺人未遂案件,最高法院昨天判決不受理定讞,並聲稱是基於刑事訴訟法「一事不再理」原則,保護被告免於一再受訴訟程序的消耗與負擔。但義務律師高涌誠卻指出,在這種國家暴力造成民眾大規模損傷的案件中,犯罪者很容易透過不當的操作,阻斷受害者向施暴的公權力討回公道,反而形成權利保護漏洞。 王心愷是在去年 […]

P評「和理非非」與香港佔中:談非暴力抗爭

文 / 黃厚銘

這年頭還有人敢寫文章談和平理性(外加非暴力),八成是腦袋有問題吧?(啊,我是在說我自己啦~)

前幾天間接在一位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一篇香港網友轉貼的文章,內容是一位香港警官從他的角度談此次香港爭直選過程,他肯定大多數群眾都是和平理性的,但也有發生一些諸如「衝擊」或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的行為,並說明他們往往在這情形下被迫使用催淚彈,並且在過程中,不太可能不連帶影響到手段平和的其他人。更重要的是,警察經常在現場遭受民眾辱罵或指責。

他提出了幾個問題希望大家想想,簡單說,身為警察有他們的職責,盡責便是他們專業的表現。因此,他們也不可能聽從群眾的呼籲,而罷工、辭職或藉故請病假。最後,作者一連串的「請不要」來提出他的呼籲,例如「請不要對我說,你們的角色有思想,我們的角色沒有思想。請不要對我說,你們有良心,我們埋沒良心。請不要說你的角色是人,我的角色是狗。」等等(請參閱文末所附的連結)。

P頭條【破天荒】查國家暴力 法院裁定保全警方蒐證錄影

義務律師團成員尤伯祥表示,這恐怕是台灣的法院首度針對人民追究警察施暴的案件,裁定准許對警察機關進行證據保全的程序,也使外界得以了解國家暴力的真相,並接受司法檢驗,具有高度的勇氣,值得肯定。

律師團是在上周四(4月3日)為林明慧與另一名受害者王心愷,分別向法院提出保全證據的聲請。雖然王心愷的聲請先前已先遭到駁回,但律師表示,324當天遭警察暴力的受害民眾相當多,他們先就這兩個相當明顯的案件,依據警械使用條例向政府要求賠償,並請求法院先進行證據保全。因此只要有任何一個案件獲准進行證據保全,就得以將可能錄有警方施暴過程的影像與文件紀錄保存下來。

P頭條醫學生聲援法學界 籲檢訴追國家暴力

「政府用太多謊言掩飾那一晚,我們要站出來關注,讓司法介入,找出真相」同為發起人的北醫學生鄭坤霖認為政府不只是說謊,更是「違法」。鄭坤霖指出,台灣在五年前通過聯合國兩公約施行法,其中《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明確將「健康權」確立為基本人權,國家不得限制獲得健康服務作為懲罰性措施,即使在武裝衝突的情況下,仍有國際人道主義法保護這樣的權利。鄭坤霖認為,已經太多證據顯示警察打人並驅趕醫療人員,驅離行動是否有違法嫌疑,政府不應該矇騙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