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國家暴力’

P頭條【告官】政院彈壓事件受害人 聲請法院保全證據

劉繼蔚表示,類似國家暴力事件,在華光迫遷等事件中也曾經發生,但類似事件都發現證據被刻意的減少或妨害法院使用的情形,所以才在第一時間主張由法院介入保全證據,否則,「很難期待日後追究公務員責任的過程當中,會有完整的證據讓我們使用。」

當天遭警方使用警棍毆昏的醫師王心愷。透過委任律師黃帝穎表示,雖然各大媒體都播出王醫師受攻擊昏迷抽搐的影片,相當明確是國家不法,但仍有賴法院協助,調閱其他更清楚的畫面,找出確切的加害者,並準備傳喚相關證人。

P頭條李荃和:律師一腳跨出 上百警盾圍過來

回頭檢視這一場警方稱為「柔性勸離」的行動,李荃和直言,這根本就是「鎮壓」、「鎮暴」。他反駁行政院長江宜樺指稱警方只是「拍肩」驅離,他認為驅離手段該依現場情況有輕到重的差異,先廣播柔性勸離、拍肩到強架離開,都是可以接受的範圍,但他無法接受盾牌跟棍棒、強力水柱的必要性。李認為,如果沒有決策者出來負法律責任,國家暴力就逃過譴責,變成常態,可能兩個星期之後,大家又忘記了。

P評【說法】尋找具備憲法意識又有民主關懷的檢察官

當然,一竿子打翻一船檢察官,是不太公平。相信不至於找不到同情、甚至於支持學生的檢察官,然而,當訊問學生的檢察官,表明「後續的處置,要請示上級」時,我們更關心「檢察一體」制度,有無被濫用的問題。

簡單地說,我們不反對社會重大案件,上級檢察官應統一指揮辦理,這也符合「檢察一體」的精神。然而,依《法官法》第92條的規定,舉凡涉及「強制處分權」,就應「以書面附理由」為之。我們好奇的是,如果「上意」涉入,那麼,在整個辦案的卷宗裡,有沒有這個上級「指揮辦案」的「書面」,或者,又是基層檢察官「默默把上意吞下去」?

P頭條那一天 在場的法律人可能都在流淚

身為法律背景的學生,林倍伸對於執法過當、使用法條非常敏感,他認為驅離是必經的程序,但應該要符合比例原則,一邊是手無寸鐵的群眾,另一邊是絕對優勢的警力,如此明顯的對峙,有必要用到警棍跟盾牌嗎?

甚至有人質疑佔領行政院的學生打破玻璃、入侵行政院是違法在先,林倍伸冷靜地分析,打破玻璃的確犯了「毀損罪」,但此行為背後追求的是程序正義被看見,這種利益高過於犧牲的代價,在法律上稱為「阻卻違法事由」,可能並不違法。至於侵入行政院本身,林倍伸指出,行政院不屬於私人住宅,但有警察提出「侵入公署」的法條,他本來怎麼找都找不到這一條在哪裡,結果發現是戒嚴時期所訂定、現已廢除的《懲治盜匪條例》,林倍伸認為,如果警察還留在戒嚴時期的思維,那真的有再教育的必要。

P頭條【公晚精選】被控帶頭夜襲政院 魏揚裁定無保請回

140325被控帶頭夜襲政院 魏揚裁定無保請回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學生攻佔行政院,被視為帶頭者的清大研究生魏揚昨天被檢方聲請羈押,而台北地院在召開羈押庭之後,法官認為缺乏積極事証,今天凌晨裁定魏揚無保請回,而台北地檢署則表示,將在五天的抗告期限內研究是否提起抗告。

P影展艾曉明維權影展: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作為《公民調查》的續集,《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繼續講述譚作人判刑入獄後,北京藝術家艾未未承接他的工作,組成志工團隊繼續調查在川震當中,究竟有多少學生死於倒塌的豆腐渣工程學校建築當中。

影片當中節錄艾未未《老媽蹄花》的片段,描述艾未未團隊一行人在2009年8月12日,應譚作人律師的邀請前往成都,準備替譚作人出庭作證前夕,遭到當地警方非法拘禁和毆打,以及事後要求公安說明的過程。艾未未巧妙運用攝影機與twitter等網路溝通工具,把公民調查演進到「影像傳播」的階段,國家暴力的真面目在鏡頭前一覽無遺。

影片最後回到因發起豆腐渣工程調查而遭羅織入獄的譚作人身上。譚作人的律師意外未被阻止帶著攝影機進入看守所探望,並且錄製了令人動容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