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土地’

P專題【我們的島】1,400公頃的開發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台中城市周圍環繞著農地,保留著歷史紋理,然而1,400多公頃的重劃開發,不斷吞噬這些土地。有些居民高興土地增值,有些居民卻惋惜生態消失,在兩極化爭議下,台中的未來,該往何處去?

春耕開始,江慶洲在農地上,進行土壤改良,希望改良後的土地,能實現友善耕作心願。他去年也做過同樣的事,在另一塊田區改良土壤,收成一年後,農地面臨開發,無法再耕種,只能再找農地,重新來過。江慶州不是個案,因為在台中市,目前有高達1,400多公頃的土地,面臨重劃都更。這裡的土地重劃規劃歷史已久,原本有限制開發規範,卻因為地主抗議,不斷訴訟,市政府於是全部開放,形成現今1,400公頃土地,分期公辦都更的狀況。

P專題【我們的島】美濃的芝麻心願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台灣許多老油行,百來年製作美味油品,然而目前芝麻等榨油作物,卻高度依賴進口,多數地區甚至中斷種植。一群青年農民在故鄉土地,撒下種子,開啟美濃的芝麻心願。

台灣各地原本有許多老油行,提供地區油品,在油品工業化後,陸續關店,剩下的油行,只能依賴進口作物來榨油。高度依賴國外進口,不只品質難以管控,價格也會不斷波動,吳政賢家族在美濃經營油行,深知這個問題,於是開始找農民種回台灣芝麻。

美濃田地上,農民劉文峰利用長棍與空罐,自製播種器,不用一直彎腰,就可以將一粒粒芝麻種下,讓播種更輕鬆也更有效率。劉文峰與吳政賢利用契作方式,一起恢復美濃芝麻。這批種子就是去年的育種收成,他們利用每年挑選的優良品種,進行留種種植,培育出適合美濃的芝麻種子。

P專題【我們的島】生命中的土土土

呂培苓、葉鎮、陳添寶 / 採訪報導

這世界上有樣東西,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少不了它。這個東西,不是空氣、不是水,但不管是吃的食物、住的房子、時尚彩妝、還是殺菌用的盤尼西林,都少不了它。這個東西是什麼呢?它叫做:土壤。

食物需要土壤來栽種,傳統蓋房子需要黏土燒磚,現代的化妝品裡許多滑石粉,來自岩層中的白雲岩,踩在腳下的大地,其實支撐了人類生活許多面向,這些都是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還包括土壤裡許多細小的微生物,二十世紀中期的重大發現之一,青黴素(盤尼西林),這個重要的抗生素,就是存在大自然中的一種微生物。而土壤,就是地球上微生物存在的大本營。

P專題【我們的島】南瓶保衛戰

陳佳利、張光宗 / 採訪報導

9月4日,台北市土地開發總隊動工拆除南港瓶蓋工廠建物。質疑老樹與歷史建物在拆除過程中損毀,瓶蓋保衛隊成員站上瓦礫堆,阻止拆除工程,他們舉起「全區保留」的海報,想保護台北南港僅存的工業遺跡…

台鐵、高鐵、捷運,三鐵共構的交通網絡,改寫了南港的命運。位在台北市東陲,市府在南港推展「東區門戶計畫」,漂亮的願景,嶄新潔白的大廈,發展得又快又急,匆忙間,歷史想要說說話。

P評當apartheid已死 但apartheid還在

很幸運地,新南非正有一部全球許多人認全球最好的憲法(例如不只公民與政治權利,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也一一入憲),而透過釋憲,前十五年的第一代大法官也留下不少令人稱道、甚至是經典的解釋,為後來者立下榜樣。奧比薩克思大法官正是其中一位。這位出色的法學者和自由戰士親歷前文所介紹的國內與國際的反apartheid鬥爭,也參與過憲法的設計和起草。他在本書以優美的散文描述分析人生與法律之間的相互「化學」作用,並與憲法法院的判例相印證,處處是發人深省的觀察和洞見。筆者回國後打過個人與社運團隊的兩場憲法官司,有些經驗,讀完時不禁問自已:台灣何時才會有這樣的憲法與憲法法院?有薩克思這樣的大法官?

ANC政府上台後雖然也替弱勢人民帶來某些生活條件的改善,但由於顧忌外來投資及國內財團的反彈,走的是向新自由主義傾斜的執政路線,成就已近上限,落實經濟與社會權利的前景難以樂觀;而執政近二十年後,鬆散和腐敗的徵象也日益頻繁。面對這種「apartheid己死,但apartheid還在」的狀態,沉寂已久的社會和公民運動近年已日趨活躍--但這次她/他們的工具箱裡將多出一部偉大的憲法,以與其他工具交叉運用,讓apartheid早日不只在法律上,也在事實上壽終正寢,讓南非成為這部憲法所許諾的國家。

P頭條為土地與人而舞 – 蕭紫菡

如果手上有紙筆,我們可以為心愛的對象寫一首詩。如果肩上有相機,我們可以為動人的時刻留下記錄。如果有副好嗓子,我們可以無論晨昏失神地歌頌眼前的美。如果什麼都沒有呢?我們總還可以跳舞。

蕭紫菡熱愛跳舞,高中時為了學舞,她不惜偷媽媽的錢到舞蹈班上課,只為滿足身體想要舞動的慾望。為了跳舞,她不惜辭掉好幾份工作只求演出機會,不惜借錢出國學舞,不惜讓自己持續處於流浪狀態,只為掌握每一個站上舞台演出的機會。如今,她的流浪看似仍未結束,但她已不只為自己伸展躍動,也要為土地跳而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