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多元文化’

P評性/別化的種族歧視:後殖民女性主義的觀點(上)

文、圖 / 楊佳羚

這是一篇拖延許久的文章,起源於法國查理週報編輯總部被攻擊的事件(結果不小心寫長了)。當時許多台灣人響應「我是查理」運動,反對暴力攻擊及捍衛新聞自由;但也有人討論該案的複雜性,包括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對穆斯林國家的侵略與壓迫(趙恩潔的在巷口的舊文《看不見的恐怖攻擊》很值得再重新閱讀)、查理週報對穆斯林的仇恨言論與種族歧視(詳見趙恩潔在芭樂人類學的《言論自由與排外歧視的界線》)、或者放在法國歷史脈絡下來理解「查理週刊」的言論自由(參考陳逸淳「嘲諷的自由:查理週刊式的自由是怎麼樣的自由?」)

面對這樣子的種族主義問題,我想在本文進一步探討的,是將查理週報以性別議題為嘲諷主題所涉及的種族歧視,置於西方「性/別化的種族歧視」(gendered/sexualized racism)脈絡中。

P部落親善大使亂穿 原民批「披麻帶孝」

特約記者 陳睿哲 / 台北報導

數個原住民團體、大學原民社團、學者、立委田秋堇、立委鄭天財在今日舉行記者會,痛批外交部國際青年大使交流計畫是「醜化、錯誤呈現原住民文化」,要求外交部正視此事件的嚴重性,向國人和原住民族道歉,並徹底清查過失,提出改進辦法。他們呼籲教育部及原民會等單位,應落實多元文化政策。

成功大學原住民交流社前社長李品涵說:「阿美族的男人會有情人袋,那他(青年大使)明顯戴反,代表家裡有喪事的意思。」她認為這樣去外國進行交流,根本是天大的笑話。台灣原住民政策協會代表阮俊達也質疑「如果馬總統出訪中南美洲友邦,卻用披麻帶孝方式代表漢人文化,那總統須不須要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