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學’

P評二次剝削體制的省思–教育改革芻議

文 / 劉大和

現行教育的二次剝削:

這些年來,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以社會平等的角度來討論教育體制,許多的制度設計也朝這個方向走。本文也接續這樣的取向,但卻與現有的一些觀點不同,主要的原因是現有的教育制度之設計,產生許多社會學所謂的非意圖的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

以現有大學普及化來說,讓每個學子都可以念大學立意是良善的,但目前許多大學文憑不再吃香,大學畢業生的薪資普遍低落,寄望於學歷翻身的期待落空,許多大學畢業生背負學貸,又不比父執輩當年的薪水高。再者,多念書了幾年,就少賺了幾年,一來一往,事業晚成,在一般人生規劃考量之下,適婚年齡不斷延後,也可能是少子化的原因之一。國家與個人皆有所重大損失。[*註1]

P評競爭人格的養成

文 / 陳政亮

大家都知道,台灣的教育體制相當重視排名競爭,在我們自己的求學過程中,也都親身經驗過與同儕相較高下,互比短長的成績競賽。但我們比較不明白的是這個漫長的競爭過程,對我們自己有什麼影響?或者問說這個競爭體制,到底帶給我們什麼樣人格特質?以及什麼樣的社會後果?

首先,我們可以簡單觀察到競爭是以家庭作為動員的單位,而家庭經濟狀況經常決定了諸多學習的條件。舉例來說,我有一位醫生的朋友考量到英語教育對孩子的重要性,決定把孩子送到全英語(並且標榜「全外師」)的小學念書,在暑假時也會送孩子到英語系國家去體驗生活。可以想見如此教育肯定昂貴,一般家庭不可能付得起如此的教育支出。即便這並不直接保證孩子的將來,但邏輯上來說,這樣的小孩在未來考試時(至少在英語能力上),顯然擁有較多的機會。再者,家庭經濟能力對下一代的影響並不僅止於單一科目,在所謂的多元入學方案中,孩子的確可能因為具有從小習得的某種才藝,而能掌握更多的選擇路徑。

P評全人中學:一場扣人心弦的教育實驗

文 / 謝國雄

發生在2015年夏天的「高中生反課綱運動」,身為學生、家長、老師與教育官員的你,是否會不解、憂心、驚恐、譴責…或者羨慕、佩服、讚嘆?《成為他自己》將會讓你以新的眼光看待這件臺灣教育史上的大事。

如果學生與老師平起平坐;如果讓學生自己決定自己的學校生活;如果讓學生自組類似法院的自治委員會來處理彼此間的爭議;如果一個學校「沒有大人管」,那麼學生會變成什麼模樣?是走向弱肉強食的叢林社會,還是會發展成尊重自己、尊重他人、自發自主的成長團體?這種另類學校是否能如其所願的實現理想?或者本身也歷經革命?它是否注定無法在規約嚴密的既有教育體系存活?或者最終被整合而與傳統學校無異?本書透過精彩的故事,報導了苗栗全人中學這場扣人心弦、驚心動魄的教育實驗,它提供的答案出乎意料,超越了上述選項。

P專題證照對謀職或加薪有利嗎?

文 / 林大森

近年來證照議題似乎逐漸升溫,特別是在高教擴張、文憑貶值的氣氛下。曾在大學博覽會聽到兩個高中生的有趣對話,A說:「現在聽說是證照時代,xx大學畢業可考到五張證照,聽說比文憑還有用。」B回應他:「那你去讀那學校啊!他真那麼厲害,那為什麼大家還是想念台大?」

我們常看到許多報章媒體上,人力銀行公布他的調查結果:「現在職場上最熱門的是xx工作,考上xx證照對於就業有加分作用;私人企業員工平均一個人擁有X張證照;年輕謀職者每年願意花XX元的預算來考證照…」這些訊息不絕於耳。

P專題考大學及其背後的故事–以中山大學為例

文、圖 / 葉高華

十八歲的那個夏天,是許多人生命旅途中最重要的分歧點之一,有些人如願考上理想中的大學科系,而他們的成功通常被歸因於過去三年的努力。每當放榜那幾天,新聞媒體照例又要找幾個榜樣,報導他們勤奮向學而考上第一志願的勵志故事。另一些人,也許是沒考上熱門校系、沒考上國立大學、或是沒考上大學,他們往往被歸咎於努力不夠。

確實,個人努力相當重要。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個人努力可以提高考上理想志願的機會。然而,一旦你打開社會學之眼,就會看到比個人努力更深層的因素,那就是你在什麼條件下努力?好比說,你在乾燥的山坡地種植稻米,努力耕耘當然可以提高收成;但是,即使你付出加倍的努力,你的收成不一定比得上那些在水田裡種稻但疏於照料的農人。考大學也是如此,你在什麼條件下努力,影響你考上哪裡,而這個努力背後的重要條件是:你父母是誰?

P專題建立符合大學轉型正義的「退場機制」

文、圖 / 戴伯芬

從1990年到2011年,大專校院的數量從46所快速增加到162所,大學生人數也從15萬增加到125萬,形成「縣市有大學,人人都是大學生」的臺灣奇蹟。大學師資增加追不上學生擴張速度,讓臺灣高等教育的生師比在16個OECD國家淪為倒數第一,甚至比不上中國(參見表一),加速臺灣高教品質的惡化,更降低臺灣高等教育的競爭力。

大學擴張的結果帶來學歷通膨,2011年大學以上失業率達5.18%,居所有教育程度之首。教育在最高與最低五等分家戶收入差距從1998年的8.7增加到12.3倍,教育消費支出擴大了家戶逆所得分配,也讓貧困學生與家庭陷入更嚴重的學貸負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