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法官’

P評同婚釋憲的解釋弔詭嗎?

文 / 陳偉仁 釋字第748號解釋宣告:「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與憲法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平等權之意旨有違;同性可否結婚,看似已經一錘定音。 反對團體批評的重點,以大法官逾越權力分立、違背民意,取代立法者而逕自作成決定,並不意外。但本件解釋關於解釋效力的宣示,更是引人注目:「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 […]

P評神仙大法官下凡來

文 / 劉繼蔚 上個月24日,大法官會議為同性婚姻的憲法爭議,召開言詞辯論。席間機關代理人及部分大法官的問題,涉及憲法權利的具體化與司法積極或消極的爭執,值得在大法官將要宣告解釋期日之前,再誠懇地拋出一些個人的愚見。 問題的發軔其實是從關係機關法務部詢問聲請人:「民法未就同性別兩人婚姻加以規定,到底是在何時違反憲法?」 這個問題其實有兩個層面,從程序上的憲法問題,的確有一個嚴肅的疑問是,在我國憲法 […]

P評守望指引或決定去路──為兩個憲法法庭提問試作補遺

文 / 陳陽升 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終結前,黃昭元大法官對鑑定人陳愛娥教授提了兩個問題: 1. 婚姻制度在德國是由憲法法院來定義,而非由國會決定,這與鑑定意見書提到,爭議事項適合由國會形成是否會有衝突? 2. 憲法法院第一次定義時沒有自制,鑑定人似乎也認為不用自制。現在大法官要修改定義,鑑定人認為司法應要自制,因為是否要將異性移出婚姻的核心,目前未有共識;但同一件事反過來講,異性是否要繼續為核心,也無 […]

P評裁判憲法審查,襲來!

文 / 王鼎棫 近來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開得轟轟烈烈,除了成為法律人角力的一級戰區外,會議中相關的制度調整,其實也與民眾訴訟權益息息相關。不知各位讀者是否知悉?其中有項議題,就是開放「裁判憲法審查」的訴訟類型,讓人民有機會針對違反憲法的裁判,向大法官提起救濟!   過往人民提起訴訟,若用盡審級救濟(比方就損害賠償訴訟,從地方法院一路打到最高法院判決確定),縱使認為裁判見解有違反憲法的疑慮,考 […]

P專題【誰來釋憲】廢死爭議,準大法官們怎麼想?

文 / 何宇軒  (續上篇) 本文為 PNN 記者整理7位今日甫通過立院人事審查的準大法官,在審查期間回覆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問卷,以及立院詢答的相關內容,說明他們對社會目前尚有歧見的重大議題採取何種看法。本篇將整理廢除死刑、法官進用,以及人民參與審判等司法改革方面的意見。

P專題【誰來釋憲】同婚爭議,準大法官們怎麼想?

文 / 何宇軒 立法院今 (25) 日進行7名大法官被提名人的人事同意投票,7人皆獲過半數以上同意通過。在先前立法院的詢答以及公民團體的問卷中,被提名人也針對數個社會仍有歧見的重大公共議題進行回覆。在本文中,PNN記者將7位被提名人回覆給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的問卷,以及立院詢答的媒體報導彙整,列出準大法官們對於社會上仍有重大歧見的幾項議題,各自所持立場。本篇將整理同性婚姻以及通姦除罪化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