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女性主義’

P評性/別化的種族歧視:後殖民女性主義的觀點(上)

文、圖 / 楊佳羚

這是一篇拖延許久的文章,起源於法國查理週報編輯總部被攻擊的事件(結果不小心寫長了)。當時許多台灣人響應「我是查理」運動,反對暴力攻擊及捍衛新聞自由;但也有人討論該案的複雜性,包括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對穆斯林國家的侵略與壓迫(趙恩潔的在巷口的舊文《看不見的恐怖攻擊》很值得再重新閱讀)、查理週報對穆斯林的仇恨言論與種族歧視(詳見趙恩潔在芭樂人類學的《言論自由與排外歧視的界線》)、或者放在法國歷史脈絡下來理解「查理週刊」的言論自由(參考陳逸淳「嘲諷的自由:查理週刊式的自由是怎麼樣的自由?」)

面對這樣子的種族主義問題,我想在本文進一步探討的,是將查理週報以性別議題為嘲諷主題所涉及的種族歧視,置於西方「性/別化的種族歧視」(gendered/sexualized racism)脈絡中。

P專題為母則強:母職作為改變社會的場域

文 / 梁莉芳

為母則強。妳對這四字箴言的理解是什麼?為母則強,形容女人在成為母親後,充權(empowerment)與身心變得更強壯的過程。有人認為,為母則強,使得女人在面對育兒的辛苦時,即便是在不合理與艱困的環境下,也會具有默默承擔的韌性和克服萬難的毅力。

不同於這種「阿信」的解釋,為母則強,我認為是

P評LIKE A LESBIAN

前言: 因為梁玉芳提起,於舊檔案中找到這篇,寫於1995年(?),發表於《婦女新知》雜誌,並且因為年代久遠所以不存在於網路上。哇,還真是前世今生。玉芳提起的原因是說,大家都要一起分擔同志的壓力。料想是施明德的新聞讓她想到這一篇。既然這樣那就貼上來(哇,還真是前世今生),不曉得有什麼用,也許沒有用。就是當年曾經有過的想法。^^ 張娟芬 總有一些有良心的人 (幸或不幸?) 站在尷尬的位子上,進步男性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