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孫健智’

P!Live【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做工的人vs裁判的人

文 / 陳珮瑜 你還記得關廠工人臥軌、國道收費員爬ETC架綁鐵鍊的抗爭事件嗎?面對層出不窮的勞資糾紛,少數挺身抗爭的勞工在上法院尋求司法「主持公道」之前,往往先採取激烈的組織衝撞。這樣的選擇,是否反映勞工對司法普遍不抱期待?做工人處理法律爭議時,究竟會遭遇哪些困境?為什麼會淪為法院裡「永遠的弱勢」呢?   本集「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主持人律師柯萱如與桃園地方法院法官孫健智,以及最近成為 […]

P!Live【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不然法官你來當──陪審參審選哪樣?

文 / 陳珮瑜 提到台灣的司法審判,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恐怕都是「恐龍法官」、「奶嘴法官」一類的貶詞。如果有一天,人民不僅可以透過新聞報導關心各類社會案件,還能實際參與審判的過程,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度是否能因此改善?台灣的司法制度會不會更趨完備?而納入民意的審判模式,社會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和資源呢?   本集的「司法無雙國是會客室」,主持人賴品妤與立法委員黃國昌、桃園地方法院法官孫健智,聚 […]

P評吹喇叭法學:淺談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問題

文 / 孫健智 我們的社會集體汙名化司法官的說詞,有點貧乏。最近新出爐的,叫做「三門法官」,三門就是家門、校門、公門,意思是沒有出過社會就當了法官。詞是新的,概念是舊的,如果我的理解沒錯,這只是奶嘴法官的另一種說法。   對年輕司法官的汙名化,由來已久。但怎樣的奶嘴法官,因為缺乏怎樣的社會經驗,而做出怎樣的錯誤判決呢?這種情況到底有多嚴重或多普遍呢?不要再跟我講承辦性侵案的年輕女法官,要 […]

P評消失的司改議題:有錢判生,沒錢判死?

文 / 孫健智 司改國是會議議題與分組已經公布,也已經開過分組會議了。身為司法從業人員,對於議題設定,當然極不滿意,我個人最失望的就在於,這次會議並不處理司法風紀問題。這令人費解,畢竟,法務部長上任未幾,就急於影射法官、檢察官收賄,生動到讓人不禁想問,他到底是當檢察官的時候收過錢,還是當律師的時候送過錢?在首次籌備會議,總統也講出了人民的心聲:恐龍法官,有錢判生,沒錢判死。[1]看來,法官、檢察官 […]

P評經驗:法律的生命?

文 / 孫健智 司法官學院(也就是以前的司法官訓練所)並不是一個陶冶身心的地方,附會風雅倒是少不了。就我記憶所及,課堂上最常提到的兩位思想家,就屬蘇格拉底跟霍姆斯。   訓練所的講座們提到蘇格拉底時,除了「蘇格拉底教學法」外,多半提及奇聞軼事:他的悍妻、他因為不敬神明及腐化年輕人而獲判死刑,還有他的從容受死。在訓練所的課堂上,這些奇聞軼事可以衍生出千奇百怪的寓意,你在哲學系的任何課程都聽 […]

P評稻草人的司改

文 / 孫健智 我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是2017年2月9日,星期四晚上九點多。我在七點半左右離開辦公室,穿越寒潮與霧霾,從位在中壢的家事庭回到桃園的家中,大概八點時進門,帶老婆出門吃晚飯,然後再回到家裡。   桃園地院家事庭的法官,每個禮拜固定有兩個的庭期,每個庭期是半天的時間。其中一個庭期,我專門拿來開家庭暴力案件,也就是保護令案件,其他案件塞在另一個庭期。我今天批出去的保護令案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