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學務主任’

P評【説教】一名國中女生跳樓之後(上)

文 / 陳昭如

2015年10月16日中午一點左右,孟靖縈陪議員林美燕跑完行程,才剛回到服務處,便發現女兒舒晴(化名)早上傳給她的訊息:「因為這次成績不好加上被記緊(警)告還有錢不見,剛剛兩節國文課完全無法呼吸。頭超痛。晚上回家在(再)和妳說。」

孟靖縈不覺皺起眉頭來,這女兒向來大剌剌的,沒什麼心眼,昨天還開開心心訂了生日蛋糕,準備一周之後要替她慶生的,怎麼一早心情就這麼糟?她還沒來得及喝口水,立刻撥電話給班導A老師,請她多關心一下。話筒的另一端,傳來A老師近乎歇斯底里的吶喊:「舒晴媽媽,我沒有侮辱妳!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她從來沒見過A老師如此失態,而一句沒頭沒腦的「我沒有侮辱妳」,更讓她困惑極了。

「發生什麼事了?」

P評【説教】被偷走的一個小時──第八節課選擇權

文 / 曾慶怡

去年十月,桃園龍潭高中的李冠毅同學在學校發起短講,就學校把「課後輔導費」直接加在學費三聯單當中,未經學生同意,形同強迫參加一事,他落成了聲明(節錄):

我們本來早該放學的那一個小時,莫名其妙「被偷走」。

龍潭高中學費繳交的三聯單中,根本沒有取消參加第八節的可能,也就是說第八節課是一個搶錢、又搶時間的模式,而且犧牲自由權利的學生不得不服從這個制度;

《國立及台灣省私立高級中學課業輔導實施要點》明文規定學生自由參加課後輔導,簡言之,強迫學生參加、違反自由原則的學校可能觸犯法律了。

違法上第八節,還滿口「程序」唬學生?

P評【説教】躲在環保身後的扭曲管制

文 / 李昀修

「能不能使用免洗餐具?」這在大多數人看來似乎沒甚麼好討論的,雖然免洗餐具已遍佈在日常生活中,想不用它還得花些功夫,但終究不太環保。考慮到製造免洗餐具所消耗的資源,或在丟棄後對環境所造成的負擔,推廣減少甚至不用免洗餐具的概念都是應該的。

那麼,當一所學校強制規定不得使用免洗餐具的時候,似乎也是名正言順?又為什麼會有學生努力反抗這條校規呢?或許,問題恰恰好就在於「強制」這兩個字上。

就讀秀峰高中的陳祈安說,學校這條關於免洗餐具的禁令是起源於新北市教育局頒布的《新北市立各級學校禁用免洗餐具實施要點》,但學校把要點變出了一番新風貌。他拿出一張三聯單,上面條列了諸如「使用免洗餐具」、「邊走邊吃」等項目,說:「如果被記了,一張就得罰站三十分鐘,如果沒有罰站把這張消掉,就會變成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