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學校’

P評【説教】是她沒能力,還是你不支持?

文 / 王士誠

「Give me five!」我坐在南部一所重度障礙者托育中心裡,身邊的二十歲大女孩,伸出手來,笑開了嘴對我說。我也伸出手,見她一掌揮來,又快又急,不由得略略往後縮。

「萱萱(化名),這樣王先生會痛喔,輕一點!」中心的教保員開口。萱萱一聽,收起笑容,手在半空中稍停,然後又揮來,極慢極慢,終於碰到我掌心那瞬間,她又笑了,淺淺地。

我眼看著萱萱的笑容,手回應著她再一次的「give me five」,心裡則想著:重度智障的她,在教保員的指導下,可以和人鬧著玩;怎麼四年前,那所南部啟智學校的老師,卻認為必須隨時把她固定住,免得她打人?莫非,她當年除了攻擊,根本沒能力與人互動?

P評【説教】看見傷了嗎?啟智生體罰案從頭說起

文 / 黃莉雯

三年多前,南部某啟智學校國中部發生一件體罰案。孩子叫浩浩(化名),他的背部與後腦都有挫傷,面對家長申訴,學校多次回應「查無此事」,直到家長向教育部國教署申訴、浩浩拒絕上學後,校方才展開調查。

調查人員和高雄某特教學校陳主任摸到浩浩後腦的腫塊,孩子回家後模仿趙姓老師對他的動作,媽媽發現老師居然扯他衣服、推他撞牆,但學校的調查說老師只有推孩子,沒有抓他撞牆,錄影也沒有拍到任何體罰動作,而且陳主任摸到腫塊的事,也未列入調查報告。

看樣子,案件就此停滯了。趙姓老師究竟如何毆打浩浩?校方究竟有沒過失?真相再也浮不出來。媽媽於是聯絡了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媽媽說浩浩陳述能力尚可,於是,我與人本南部辦公室的張萍主任驅車前往案家,想聽浩浩的說法,替這個案子找到其它出路。

P評【説教】躲在制度後面裝瞎

文 / 陳志遠

「那天發球機的速度很快,我打不好,不小心把球打到教練那一台發球機上,結果就被叫去爬樓梯。」

「被罰爬樓梯的時候,教練雖然同時在教其他人打球,但也有嚴厲的監督我們有沒有認真爬,不讓我們偷懶。」

「爬到最後實在爬不動了,就用手撐著樓梯爬,不敢跟教練說,只敢在心裡對自己說,真的爬不動了。只因為球打不好就爬這麼多趟,再跟教練說爬不動的話,會不會被罰一百趟?我真的不敢說我爬不動了。」

「我那天都有爬完,第一次二十趟和第二次的四十趟都有爬完。」

去年的五月二十五日,被教練體罰的那一天,小佑八歲,剛加入桌球隊。

P專題【南部開講】沒有作業的寒暑假學習法

周佩寧、蔡明孝 / 採訪報導

去年底柯文哲市長拋出了取消寒假作業的政策,這政策一提出馬上就引起了許多家長正反不一的回應,長期以來的教育讓台灣多數家長認為,唯有讀書才能有出息、唯有不停寫著和教科書有關的作業,才叫學習才能跟上別人,在這個思維的框架上,真的可以贏過人成為佼佼者嗎?

主張讓小孩輸在起跑點的德國教育,用遊戲引導出小孩學習興趣的教育思維下,培育出許多諾貝爾獎得主,這樣的教育思維開始引起了不少討論,也讓長期著重在升學教育觀念的我們開始反思。這幾年台灣有一群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想要翻轉現有的教育,嘗試拋開升學觀念,以培養人格為主張,不再主張學習必須坐在教室、知識的取得不再侷限於課本,用課外活動來引發小孩的學習興趣,希望可以從遊戲中找出小孩的學習志趣。在這邊全程採訪了三種不同的冬令營,希望提供大家可以從這三種冬令營的引導方式,試著跳脫現有的教育框架做些思考。

P評【説教】一名國中女生跳樓之後(上)

文 / 陳昭如

2015年10月16日中午一點左右,孟靖縈陪議員林美燕跑完行程,才剛回到服務處,便發現女兒舒晴(化名)早上傳給她的訊息:「因為這次成績不好加上被記緊(警)告還有錢不見,剛剛兩節國文課完全無法呼吸。頭超痛。晚上回家在(再)和妳說。」

孟靖縈不覺皺起眉頭來,這女兒向來大剌剌的,沒什麼心眼,昨天還開開心心訂了生日蛋糕,準備一周之後要替她慶生的,怎麼一早心情就這麼糟?她還沒來得及喝口水,立刻撥電話給班導A老師,請她多關心一下。話筒的另一端,傳來A老師近乎歇斯底里的吶喊:「舒晴媽媽,我沒有侮辱妳!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她從來沒見過A老師如此失態,而一句沒頭沒腦的「我沒有侮辱妳」,更讓她困惑極了。

「發生什麼事了?」

P評【説教】活出好的樣貌,才能給女兒好的支持

文 / 黃俐雅

我女兒國小時,有次我帶她跟弟弟去麥當勞用餐,兒子邊吃邊高興的發出聲音,偶而還樂不可支的拿薯條往外丟,他是想跟人分享。我替他的行為向隔壁桌的年輕人做解釋,但沒多久他們就換位置了。陸續來了三批客人,沒人能久坐在我們旁邊。

第三次時,大女兒終於開口了:「媽媽!這些人的老師沒有教他們要對身障的孩子有愛心嗎?」

我說:「麥當勞沒有拒絕我們用餐的權利,別人也有享受用餐的自由,何況學生通常消費能力較弱,也許幾個禮拜才來這麼一次,他們有時未必是嫌棄,而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回應,或要逃開某種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