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少子化’

P專題【獨立特派員】流浪者之歌

德國慕尼黑的小學裡,孩子們正準備開始一天的學習,不同的是,班上的同學全來自中東及各地的移民或難民,這個為移民小朋友設置的特殊專班,任務是要協助他們儘快適應德國的新生活。小學老師芙可麗告訴我們,這些孩子不懂任何德文,無法和同學們彼此溝通,剛開始真的很困難,但還好經過幾個月的朝暮相處,孩子們很快就打成一片。要學的事情實在太多,對學生及老師的身心都是挑戰。

除了挑戰之外,難民潮也帶來了意料之外的改變,原本因為少子化要大幅縮減班數的慕尼黑中學就此改變命運。校長伊莉莎白‧凡特說:「我以前開過移民課程,所以我想也許這是個好主意,但沒有預期到會有這麼多難民。」不過如果難民學生繼續增加,就會產生矛盾和壓力,可能導致教學失去品質,也會產生問題。

P評二次剝削體制的省思–教育改革芻議

文 / 劉大和

現行教育的二次剝削:

這些年來,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以社會平等的角度來討論教育體制,許多的制度設計也朝這個方向走。本文也接續這樣的取向,但卻與現有的一些觀點不同,主要的原因是現有的教育制度之設計,產生許多社會學所謂的非意圖的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

以現有大學普及化來說,讓每個學子都可以念大學立意是良善的,但目前許多大學文憑不再吃香,大學畢業生的薪資普遍低落,寄望於學歷翻身的期待落空,許多大學畢業生背負學貸,又不比父執輩當年的薪水高。再者,多念書了幾年,就少賺了幾年,一來一往,事業晚成,在一般人生規劃考量之下,適婚年齡不斷延後,也可能是少子化的原因之一。國家與個人皆有所重大損失。[*註1]

P評「童年」的社會學分析:從國家主人翁到消費福利主體

文 / 藍佩嘉

1952年的兒童節,國民政府流亡到台灣甫三年,《聯合報》社論絲毫沒有慶祝節日的歡愉氣氛,反而充滿憂國憂民的沈重感懷。文中批評有些父母學習傳自歐美的教養模式,「不明真諦,徒學皮毛,以致從童年就養成驕佚頑劣的習性」,呼籲為父母者「能以驕縱,溺愛,姑息為戒,而不忽略基本的童年教育」。文末更不忘呼籲反攻大陸的神聖使命:[*註1]

我們以萬分沉痛的心情,懷念大陸上的億萬兒童!他們在朱毛匪幫的血腥魔掌下,不祇已失去父母的慈愛,家庭的溫暖:和安心讀書的機會,而且被匪幫驅使成為鬥爭的工具…我們今日在復興基地的台灣慶祝兒童節,必須不要忘記他們,並積極努力,加緊準備,早日反攻大陸,拯救魔掌下的同胞和兒童!

P評育兒津貼與滿大人:韋伯與台灣社會政策之巷口隨談

文、圖 / 周怡君

從德國回到台灣已有數年,如今在台灣的生活經驗和留學前的生活經驗迥然不同,或許是德國的留學生活點亮了腦袋的某個區域,即使從來不是個韋伯專家,但在面對台灣這況土地上發生的大小事件時,仍常不斷想起韋伯在「儒教與道教」論著裡對中國社會結構的相關論述。

如一般社會學界所認知的,韋伯在系列世界宗教研究論述的整體意識,在於分析現代資本主義如何可能。韋伯將世界不同地區的宗教作為文化核心因素進行探討(如儒教與道教、印度宗教、猶太教與基督新教等),分析資本主義萌芽發展所需的「理性」(Vernunft)或「理性化」過程,為何沒有在基督新教以外的宗教文化中成長,而這些世界宗教又存在著哪些核心價值能成為人的生活指引。

P專題回應教育部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釋義

文 / 戴伯芬

有關自由經濟示範區議題的討論,比較特別的是圍觀鄉民也有了官員,討論版面從部落格延燒到教育部官方網站訊息公告中的即時新聞。平常高高在上的教育部官員以難得的效率,三天之內連續透過官網、電話多管齊下回應作者看法。

以下是作者對於教育部「示範區推動教育創新不會影響國內大學生源、不會只有空白授權、不會造成市場不公平競爭、不會有大陸移民」的回應。

P專題【獨立特派員】 海口新「移」代

張筱瑩 張智龍/ 採訪報導

出生率逐年下降的台灣,目前正面臨少子化問題,但母親為新移民的新台灣之子卻快速增加。外籍配偶對於子女的教養方式,往往被許多人視為一種「問題」,但這僅僅是單方面所造成的嗎? 獨立特派員將帶您到屏東海口,一起來看看這群新生代的故事。

外籍面孔的漁工已經成了東港特色。不只移工,這裡新移民家庭的比例也很高!隨著新移民的孩子長大,面臨的問題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