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川內核電廠’

P專題【我們的島】在福島與輻島之間

胡慕情、陳慶鍾 / 採訪報導

2016年3月11日,國道114難得繁忙。來來往往的車輛,必須穿過一個個管制哨口,才能回家。日本政府宣布,東日本311大震重建建設,將在年底告一段落,但災民實際面對的,仍是百廢待舉的景象。

核災發生時,距離福島電廠21公里遠的浪江町,輻射值曾飆高到每小時330微西弗,政府下令撤離居民,直到2015年下半年,才開放在白天短暫回家收拾。門馬英隆每兩個月回來一趟。半年多過去,時間卻像依舊停在2011年3月11日。

福島核災發生時,日本政府發布命令,要求以福島電廠為核心,向外擴散三十公里的居民,全數離開、到外避難。2014年,日本政府先解除廣野町、川內村和田村市等緊急時刻避難區域的禁令。2015年9月,進一步解除楢葉町的避難指示。

P專題【我們的島】川內原發再稼働啟示

胡慕情、陳慶鍾 / 採訪報導

和小山清丸相約那天,我們遲到了。

在導航裡輸入小山清丸的地址,我們在約定時刻前就抵達。打電話給小山清丸,他說要出來接我們,一分鐘即到。但等候半小時不見,方知導航將我們帶向完全相反的方向。當地住戶沒有門牌,也沒掛上姓氏,我們如無頭蒼蠅般亂繞、四處詢問,才終於抵達。報路的人說,要到小山清丸家,得先經過一處墓地。

平房建築座落在小斜坡上,很陡,至少五、六十度。斜坡直向車庫。我們喊了幾聲,無人回應。拉開拉門,未上鎖。才意識到空無車庫裡恐怕原本有車。撥電話,不響,正當我們愧疚地想放棄告辭,小山清丸駕著一台藍色的車回來。他倒車入庫,開門,顫顫巍巍下車。那是我們為何愧疚,小山清丸已高齡八十八歲,左半肢體因老邁而退化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