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性侵案’

P評【説教】看見人的可能–啟智學校個案處理記

文 / 李昀修、圖 / 鄭楨樺

我曾因一所特教學校發生的性侵案而接觸一位律師,那時他將原本的坐姿前傾,話語中有著難過與疑惑,對這些學生們的遭遇,他說:「學校心態有點像是把學生關起來養大,好像是在養寵物或什麼,時間到了,畢業就好。至於學生學了甚麼,有沒發展,他們不在乎…」。

於是,每當聽見特教生被毆打、鼻樑挫傷、手臂骨折,甚至被掐住脖子時,我總會回想起那句話中所包含的,看見這社會對「異類與他者」所樹立起的巨大障壁時,沉重的無力感。我不由得想,第一線處理這些案件的人,是不是感受到了更強的無力感?

P評【說教】解剖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我們能看到什麼?

文 / 王士誠

–「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研討會」現場報導–

2010年底,人本基金會揭露了南部某特教學校的性侵案;跨時多年的一起起案件,彷彿連珠砲,轟得輿論譁然不止,更轟出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和彈劾案︱監察院經過調查後,指出該校多年來共發生164件性侵案,並據此彈劾了17名官員。

看起來,該案的面目已相當明確:這是校方與教育體系多年來未善盡職責所造成的巨大悲劇。然而,人本基金會在今年五月四日舉辦的研討會,卻又為這個悲劇帶出了更多、更深、更值得追尋的剖面。

P評【說教】特教性侵案 他們怎麼說得出口?

文 / 張萍

我們追蹤、處理南部特教學校性侵事件已經快要兩年了。假使將七年前那個個案算進來,當然,是七年了。當時的那個所謂「個案」,其實也已呈現了整個系統的問題。女學生被男學生性侵了,校長竟然叫他們乾脆結婚?女學生寫紙條、寫聯絡簿向老師求救,老師卻置之不理,還公然說不知道、沒看到。那個時候我們陪家長打國賠官司,生對生性侵害,要能打成國賠,得突破很多關卡,最主要的是:要對「教育的責任」有所認識。

一審敗訴,但媽媽堅持上訴,她說:「給我再多錢都無法彌補孩子所受到的傷害,我打官司是希望教育部要重視特教學生!」終於,二審法院在去年初宣判了有史以來第一件,生對生性侵害而學校要賠償的案例!

P全球全球現場-深度週報 2012/06/02

1. [敘利亞惡化]
2. [空降北韓]
3. [希臘前景]
4. [非洲糧荒]
5. [英國女王鑽禧]
6. [教廷洩密案]

P全球全球新聞一週摘要 2011/08/22~08/28

這星期的國際焦點集中在利比亞格達費,他的住所指揮部已被反抗軍攻入,格達費不知去向。國際間逐漸承認反抗軍成立的「過渡政府委員會」,包括聯合國、北約組織、美國、英國、法國、非洲國家聯盟等。這麼多大牌國家摒棄格達費,表示格達費的政治氣數將盡。好運的話,格達費可以流亡外國,接受政治庇護。萬一歹運被生擒,他將面臨國際戰犯法庭或新利比亞政府的制裁,逃不過死刑。

已半年多的利比亞茉莉花革命內戰,沒能將格達費推翻,現在反抗軍氣勢如虹,不解決格達費,不知日後他又要出何怪招。利比亞「過渡政府委員會」已懸賞活捉或殺死格達費的人,可得167萬美元獎金,而且還可得到特赦。國際間追殺格達費的程度,已經超過伊拉克前總統海珊。

P頭條她們為什麼要國賠(4):希望孩子不要怕

「家長無法承受訴訟之苦!」人本基金會中部辦公室主任張碧華直指,上安國小性侵案,因學校的漠視與打壓,讓家長備受煎熬,孩子也難以撫平傷痛,「台中市府上訴,則第二次傷害受害家庭!」 受害家長哭訴,當初求助台中市府,並無任何指責市長胡志強的意思,單純希望市府介入、要學校重啟調查;但市府並未正面回應、讓不適任校長下台,導致前校長胡淑娟在學校內做不實宣傳,「包括告訴孩子『狼師只是生病、性侵案不是真的』、甚至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