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憲法法庭’

P評守望指引或決定去路──為兩個憲法法庭提問試作補遺

文 / 陳陽升 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終結前,黃昭元大法官對鑑定人陳愛娥教授提了兩個問題: 1. 婚姻制度在德國是由憲法法院來定義,而非由國會決定,這與鑑定意見書提到,爭議事項適合由國會形成是否會有衝突? 2. 憲法法院第一次定義時沒有自制,鑑定人似乎也認為不用自制。現在大法官要修改定義,鑑定人認為司法應要自制,因為是否要將異性移出婚姻的核心,目前未有共識;但同一件事反過來講,異性是否要繼續為核心,也無 […]

P頭條同婚釋憲法庭外 兩派陳抗者隔圍欄較勁

劉芮菁 許純鳳 / 台北報導 同婚釋憲案除了憲法法庭內的言詞辯論,支持、反對團體也各自在場外警方特別分開設置的陳抗區內,對媒體提出訴求。雙方並無對話、也未衝突。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今天召開憲法法庭,就同運先驅祁家威聲請的同性婚姻釋憲案行言詞辯論。司法院內外均加派警力駐守,並在司法院前廣場以圍欄設置兩個陳抗專區,中間並預留空間,防止雙方衝突。

P頭條同婚釋憲言詞辯論 專法、婚姻價值成焦點

黃翊庭 / 台北報導 「異性戀他們是騎摩托車,兩個人坐可以騎很遠,」同運先驅祁家威說:「可是如果給個專法,就像是給同志伴侶協力腳踏車,騎短程還好,騎長程會很累。」 祁家威與臺北市政府就同性婚姻權益聲請大法官釋憲,司法院今(24日)召開憲法法庭,進行同性婚姻合法化之言詞辯論。距離祁家威1986年公開在媒體上出櫃,他為同志權益奮鬥至今已逾30載,今日在辯論庭上他再次強調,另立專法對同志是次等公民的對待 […]

P評不想交朋友的憲法法院

文 / 劉繼蔚 司法院大法官為同性婚姻釋憲案召開言詞辯論,因近年模擬憲法法庭的操練,各界開始認識其中「法庭之友」的制度,並有多組個人、團體循此向大法官陳述意見,其中亦不乏司法官、法律學者、律師等法律工作者。   然而日前,司法院卻發布新聞稿指出:「現行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尚無『法庭之友制度』的明文規定,司法院過去已提出相關修法草案,仍待立法院審議。不論是法庭之友資格要求、利害關係揭露 […]

P評同婚釋憲釋什麼?憲法法庭辯論四爭點

文 / 周宇修 如同多數人所知,司法官大法官將在本週五上午舉辦針對我國現行實務不允許同性婚姻一事是否違憲進行言詞辯論。回顧大法官釋憲近70年的歷史,迄今雖然已經做成了747件解釋,但九成九的案件只是行書面審理,並無開庭直接審理的程序。統計起來,僅有司法院釋字第334、392、419、445、585、603、689、711及737號等九號解釋行言詞辯論。不過相對的,扣掉釋字第334號解釋為統一解釋之 […]

P全球【韓版魔鬼辯護人】金亨泰:別讓輿論審判罪人

吳柏緯 / 首爾報導 這些被判有罪的人,或許他們的確做了錯事而該受到懲罰。但是應該以他們所做的事去量刑,而不該讓輿論與情緒去審判他們。 訪問過程中,律師金亨泰回想起這段他在替某位死刑犯辯護時,曾經說過的話。 被人稱為人權律師,同時也是韓國天主教廢除死刑委員會的主席,金亨泰毫不避諱自己的廢死立場。除了積極參與遊說行動,做為律師,他也替一些社會上認為是「窮凶惡極、有永遠與社會隔離之必要」的罪犯辯護。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