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戴伯芬’

P!Live【燦爛時光會客室】年花56億國際搶才 玉山計畫可行嗎?

余雅琳 / 整理 錢能解決多少事?繼行政院推出「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四年4200億,教育部於8月2日公布「玉山計畫」,拋出每年最高56億經費,推動「玉山學者」、「高教深耕計畫彈性薪資」及「教授學術研究加給提高10%」三大方案,強化延攬國際人才並留住國內人才。玉山計畫真的能緊抓國內外人才嗎?其他迫在眉睫的高等教育問題如何解決?   本週《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輔仁大學社會學系主任戴伯芬,為我們 […]

P評東京紀行:日本社會學學會

文、圖 / 戴伯芬

日本社會學學會成立於1924年(大正13年),會員人數一度達到3,600人,僅次於美國的社會學學術社群(蘇碩斌,2008)[*註1]。但目前會員人數正在減少中,一方面受到高教緊縮政策的影響,公立大學中的人文社會學部在系所整併中消失,出現公立大學教師往私立大學流動的趨勢;另一方面,區域型學會,如關西社會學學會、東北社會學研究會,以及各個次領域專業學會增加,如日本法社會學學會、經濟社會學學會、地域社會學學會、環境社會學學會、運動社會學學會以及都市社會學學會,在社會學細膩的學術分工下,也造成會員的分散。

P專題建立符合大學轉型正義的「退場機制」

文、圖 / 戴伯芬

從1990年到2011年,大專校院的數量從46所快速增加到162所,大學生人數也從15萬增加到125萬,形成「縣市有大學,人人都是大學生」的臺灣奇蹟。大學師資增加追不上學生擴張速度,讓臺灣高等教育的生師比在16個OECD國家淪為倒數第一,甚至比不上中國(參見表一),加速臺灣高教品質的惡化,更降低臺灣高等教育的競爭力。

大學擴張的結果帶來學歷通膨,2011年大學以上失業率達5.18%,居所有教育程度之首。教育在最高與最低五等分家戶收入差距從1998年的8.7增加到12.3倍,教育消費支出擴大了家戶逆所得分配,也讓貧困學生與家庭陷入更嚴重的學貸負債

P評學費調漲不應是場零和遊戲

文 / 戴伯芬

每年的大學學費調漲與否已經成為校方與學生之間鬥爭的焦點。在油電成本上揚、大學生員日益枯竭的狀況下,容許辦學績優學校的學費調漲原本無可厚非;但是學費調漲議題卻反映家長消費者在文憑市場資訊不對等下的弱勢,更激發了學生與教育部、學校之間的對立。

過去,教育部一直夾在校方與學生學費調漲的衝突之中,扮演兩面不討好的角色。今年教育部確立學費調整機制,是否真的可以達到學費調漲的公平正義要求?

P專題回應教育部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釋義

文 / 戴伯芬

有關自由經濟示範區議題的討論,比較特別的是圍觀鄉民也有了官員,討論版面從部落格延燒到教育部官方網站訊息公告中的即時新聞。平常高高在上的教育部官員以難得的效率,三天之內連續透過官網、電話多管齊下回應作者看法。

以下是作者對於教育部「示範區推動教育創新不會影響國內大學生源、不會只有空白授權、不會造成市場不公平競爭、不會有大陸移民」的回應。

P評在巷仔口碰見「遊民」

文 / 戴伯芬

從小成長於臺北萬華遊民的生活圈中,對於遊民除了一般社會大眾的刻板印象,再加上親歷生活空間中的各種犯罪場景,對鄰里反對街友安置方案的情緒,感同身受,中學被騷擾的不愉快經驗,對於遊民社群的污名在我心中更形強化。

隨著年齡增長,污名的陰影並沒有逐漸散去,反而更加擴大。從高中起,無名的自卑,我不願意讓同學知道我來自艋舺,一個充滿娼妓、遊民與黑道的底層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