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技職教育’

P專題走訪高職科大 探技職教育現況

文 / 林曉慧 親自動手做、務實致用,是技職教育最重要的精神,也是最重要的特色,而技職教育培養的無數技術人才,在不同時期,推了臺灣經濟一把,不過民國84年之後,臺灣推動新一波教育改革,技職專科紛紛升格科技大學,偏重學科、荒廢實作,而高職(技術性高中)被弱化,升學進路更為暢通,加上社會氛圍影響,逐漸走向升學導向。   教育部統計,103年高職生升學比率已達86.6%,技職教育曾被批評走歪了 […]

P評去技術化的技職教育

文 / 林凱衡

自從教改開始到現在即將上路的十二年國教,社會上一直有許多聲音擔憂這些改革對技職教育的衝擊。

如果我們從課程、校制、升學生態等方面來考察歷史,我們有很大的理由相信,台灣近二十年的教育改革,造成了一種「去技術化的技職教育」後果,這種去技術化趨勢包括了「科系去工業化」、「辦學升學化」與「課程一般化」,教育部的官員在教育政策上應該注意到此長期趨勢,重新定位技職教育的基礎理論與特色,考慮如何妥善規劃與產業接軌。

P評看不見的血汗死角──大學校園的建教與產學合作

大學的建教/產學合作關係不同於高中職的廠商、學校與學生三角關係,學校與教授依賴國科會/廠商的資金甚深,而底下的學生必須面臨雙重的支配關係。其一是教授與學生的關係,學生必須依靠教授的指導與准許才能畢業。其二是雇主與勞工的關係,學生除了完成自己的論文外,通常又會成為教授的國科會計劃兼任助理或臨時工,協助研究與行政,於是學生需要花費許多時間做論文以外的研究,才能完成教授的國科會計劃,讓校務基金更加充實。雖然學生能夠領取薪資,但是其勞動內容、時間與對應之薪資,甚至勞健保,都沒有法令規範。此種雙重支配關係下,學生的論文被綁在教授的研究計劃下,學生為了完成自己的學業,往往必須聽從教授的「指導」,參與許多無關他自身論文的研究,勞動與學習在這裡被混在一起,學生的勞動權益端看「老闆」是否願意好好地「養」學生,故許多研究生為了幫教授完成計劃,長時間待在實驗室、熬夜甚至是發paper的情況處處可見,甚至也常聽到因為paper數量不夠,所以教授不放人畢業的情形。此種學術黑手工,正是在這一雙重支配關係下產生的現象。

P專題【看世事講台語】做猴著會peh樹

台語編輯 / 李江却台語文教基金會 標題:高英工商鼓勵考照 扯勻1人15張 Ko-ing Kang-siong kóo-lē khó tsiàu tshé-ûn tsi̍t lâng tsa̍p-gōo tiunn 扯勻(tshé-ûn):平均 證照升學雙頭拚 欲揣頭路就較贏 Tsìng-tsiàu sing-ha̍k siang-thâu piànn beh tshuē thâu-lōo t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