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擱淺’

P專題【我們的島】石門黑海岸

郭志榮、陳志昌 / 採訪報導

在黑色油污裡掙扎,海洋生物面臨生態劫難。當一艘艘巨輪,一再發生擱淺事件,一再重創海洋生態環境。染黑的海岸,糾結著社會人心,究竟應該如何避免下一場災難的到來?

2月25日,紐埃籍耘海號客輪,在澎湖小白沙嶼海域,發生擱淺事件,船上約有一百四十噸柴油,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擔心發生油污事件,搭船出海觀察,海面上發現零星油花。澎湖縣政府緊急進行搶救,等待天氣轉好,就開始展開抽油作業,避免油污危機。

P專題【我們的島】相遇 抹香鯨

文 / 簡毓群 導演

抹香鯨在台灣偶有發現紀錄,其中以東部海域占絕大多數。而擱淺紀錄則以西南沿海及東北角海岸為主。為什麼抹香鯨會出現在台灣海域?又為何會擱淺?直到最近,當我們有機會進一步了解牠們時,也發現海洋正在釋出警訊。

台灣有過捕鯨產業,從1913年墾丁南灣的捕鯨船啟航,到1981年公告禁止捕鯨。根據文獻統計,當時捕獲種類有大翅鯨、抹香鯨及藍鯨等近十種,其中以大翅鯨占多數,抹香鯨其次。捕鯨產業開啟了台灣與鯨豚相遇的序幕,而捕鯨產業的落幕,也成為台灣保育鯨豚的契機。

P專題【我們的島】鯨鯊要回家

柯金源 于立平 郭道仁等 / 採訪報導

「現在誰要吃飯,就是緩緩游過來最大尾的鯨鯊,三點鐘會準時開飯喔…」,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的大洋池邊,傳出廣播的聲音,現場正在預告鯨鯊餵食秀,這是海生館最熱門的活動之一,當飼育員拿著解凍的南極蝦及切碎的丁香魚,走到大洋池後場的飼養台,「鯨鯊二號」張大了嘴,這是牠每天得以吃半飽的重要時機。

2005年6月,這隻鯨鯊在宜蘭南方澳,不小心誤入了定置網,從此離開了熟悉的大海,在人們打造的藍色世界裡,鯨鯊學習到另一套生存法則,當年牠還不到三歲,體長只有2.3公尺,轉眼間牠已經在水族缸裡渡過了八年,體長已經超過六公尺,當牠愈長愈大,超過水缸的負荷之後,人們想要送牠回家。

P頭條【公晚精選】苗栗反風車民眾 能源局前絕食抗爭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苗栗苑裡「反風車自救會」鄉親已經絕食進入第九天,這幾天更把抗爭現場拉到台北,就在經濟部能源局樓下搭帳棚。今天由能源局召開鄉親和業者的協調會,自救會要求業者必須停工,不過業者堅持建照合法,雙方經過將近五個小時的協商,最後還是沒有共識。

P頭條【公晚精選】學生廢核行腳 深入鄉鎮宣傳理念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面對核四公投,南部的中山大學和高雄大學有7名學生決定不捲入口水戰,而是用行動來實現他們的理念。他們組成了一個”廢核行腳團”,打算花五天的時間從恆春走到高雄,為309廢核大遊行暖身;在這段期間他們要走進各鄉鎮的廟宇,向阿公阿嬤們宣傳反核的觀念,希望讓更多人關心這個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