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改’

P評【説教】看見人的可能–啟智學校個案處理記

文 / 李昀修、圖 / 鄭楨樺

我曾因一所特教學校發生的性侵案而接觸一位律師,那時他將原本的坐姿前傾,話語中有著難過與疑惑,對這些學生們的遭遇,他說:「學校心態有點像是把學生關起來養大,好像是在養寵物或什麼,時間到了,畢業就好。至於學生學了甚麼,有沒發展,他們不在乎…」。

於是,每當聽見特教生被毆打、鼻樑挫傷、手臂骨折,甚至被掐住脖子時,我總會回想起那句話中所包含的,看見這社會對「異類與他者」所樹立起的巨大障壁時,沉重的無力感。我不由得想,第一線處理這些案件的人,是不是感受到了更強的無力感?

P評二次剝削體制的省思–教育改革芻議

文 / 劉大和

現行教育的二次剝削:

這些年來,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以社會平等的角度來討論教育體制,許多的制度設計也朝這個方向走。本文也接續這樣的取向,但卻與現有的一些觀點不同,主要的原因是現有的教育制度之設計,產生許多社會學所謂的非意圖的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

以現有大學普及化來說,讓每個學子都可以念大學立意是良善的,但目前許多大學文憑不再吃香,大學畢業生的薪資普遍低落,寄望於學歷翻身的期待落空,許多大學畢業生背負學貸,又不比父執輩當年的薪水高。再者,多念書了幾年,就少賺了幾年,一來一往,事業晚成,在一般人生規劃考量之下,適婚年齡不斷延後,也可能是少子化的原因之一。國家與個人皆有所重大損失。[*註1]

P評【說教】翻轉翻轉

文 / 史英

在某場合裡,又有人問我:「翻轉教室的事,說針對教改的新潮流,你怎麼都不說話?」

我說,應該很明顯嘛,就是我並不太贊成這潮流方向,但它確實讓很多老師願意嘗試新的可能,我也不想要給進步的老師們潑冷水。但這次和以往不同,眾人竟群起而攻,一位說:「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如果真的是進步老師,怎麼可能被冷水澆退呢?」又一位說:「怎知老師們參考了你的反對意見,不是變得更進步了呢?」比較「壞」的就說:「你如果把反對意見說出來,搞不好會被人家駁倒,悶在肚裡不說,反倒很安全…」

當然,我知道他們還有另外一句:「你以為你誰啊?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嗎?沒說出來是給你留面子。」

P評多元入學對「多『元$$』人」較有利?看數據怎麼說

文 / 陳婉琪

多元入學是台灣教改二十年來的升學制度上的主要改革方向,由於歷時已十數年,可說已不再是新的爭議。然而近日此話題卻再度成為社會輿論的爭論焦點,譬如「個人申請」被國教家長聯盟批評為「多錢入學」,社會名人則公開倡議舊日聯招制度要比現行多管道並行的入學制度來得好。確實,若採取申請管道來升學,學生們得費心準備審查資料,再加上報名費、交通費等,是需要一些成本。對經濟較不寬裕的學生與家長而言,這種制度難免讓人心生疑慮。

然而,申請管道對來自經濟富裕家庭的學生真的較有利嗎?這是一個實證問題,並不是紙上談兵式的懷疑臆測或在臉書上大聲疾呼就可以回答這個問題。既然這並不是剛出現的爭議,議題也具有高度的重要性,事實上,早已有一些研究者採用了還算可靠的研究方法來追究真相。

P頭條一週NGO新聞摘要

王顥翰 / 整理報導 南台灣的墾丁悠活度假村惹出一堆爭議,也有人形容它像是台東美麗灣的翻版。而有一群來自台灣各地的年輕人因為共同理念集結,長期守護東海岸,除了美麗灣還有花蓮豐濱鄉的靜浦村,他們除了阻擋財團政府一味的開發風景區,更拿出具體行動從事部落農耕發展,希望東發條例四百億能用在居民真正基本需求上。

P評去技術化的技職教育

文 / 林凱衡

自從教改開始到現在即將上路的十二年國教,社會上一直有許多聲音擔憂這些改革對技職教育的衝擊。

如果我們從課程、校制、升學生態等方面來考察歷史,我們有很大的理由相信,台灣近二十年的教育改革,造成了一種「去技術化的技職教育」後果,這種去技術化趨勢包括了「科系去工業化」、「辦學升學化」與「課程一般化」,教育部的官員在教育政策上應該注意到此長期趨勢,重新定位技職教育的基礎理論與特色,考慮如何妥善規劃與產業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