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局’

P評【説教】躲在制度後面裝瞎

文 / 陳志遠

「那天發球機的速度很快,我打不好,不小心把球打到教練那一台發球機上,結果就被叫去爬樓梯。」

「被罰爬樓梯的時候,教練雖然同時在教其他人打球,但也有嚴厲的監督我們有沒有認真爬,不讓我們偷懶。」

「爬到最後實在爬不動了,就用手撐著樓梯爬,不敢跟教練說,只敢在心裡對自己說,真的爬不動了。只因為球打不好就爬這麼多趟,再跟教練說爬不動的話,會不會被罰一百趟?我真的不敢說我爬不動了。」

「我那天都有爬完,第一次二十趟和第二次的四十趟都有爬完。」

去年的五月二十五日,被教練體罰的那一天,小佑八歲,剛加入桌球隊。

P評【説教】一名國中女生跳樓之後(上)

文 / 陳昭如

2015年10月16日中午一點左右,孟靖縈陪議員林美燕跑完行程,才剛回到服務處,便發現女兒舒晴(化名)早上傳給她的訊息:「因為這次成績不好加上被記緊(警)告還有錢不見,剛剛兩節國文課完全無法呼吸。頭超痛。晚上回家在(再)和妳說。」

孟靖縈不覺皺起眉頭來,這女兒向來大剌剌的,沒什麼心眼,昨天還開開心心訂了生日蛋糕,準備一周之後要替她慶生的,怎麼一早心情就這麼糟?她還沒來得及喝口水,立刻撥電話給班導A老師,請她多關心一下。話筒的另一端,傳來A老師近乎歇斯底里的吶喊:「舒晴媽媽,我沒有侮辱妳!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她從來沒見過A老師如此失態,而一句沒頭沒腦的「我沒有侮辱妳」,更讓她困惑極了。

「發生什麼事了?」

P評【説教】躲在環保身後的扭曲管制

文 / 李昀修

「能不能使用免洗餐具?」這在大多數人看來似乎沒甚麼好討論的,雖然免洗餐具已遍佈在日常生活中,想不用它還得花些功夫,但終究不太環保。考慮到製造免洗餐具所消耗的資源,或在丟棄後對環境所造成的負擔,推廣減少甚至不用免洗餐具的概念都是應該的。

那麼,當一所學校強制規定不得使用免洗餐具的時候,似乎也是名正言順?又為什麼會有學生努力反抗這條校規呢?或許,問題恰恰好就在於「強制」這兩個字上。

就讀秀峰高中的陳祈安說,學校這條關於免洗餐具的禁令是起源於新北市教育局頒布的《新北市立各級學校禁用免洗餐具實施要點》,但學校把要點變出了一番新風貌。他拿出一張三聯單,上面條列了諸如「使用免洗餐具」、「邊走邊吃」等項目,說:「如果被記了,一張就得罰站三十分鐘,如果沒有罰站把這張消掉,就會變成警告。」

P評【説教】最窮的明星學校

文 / 施宜昕

家長來電「抱怨」學校老師停車問題:「小孩已經沒有什麼空間玩了,就一個小水泥地有個籃球框,是離他們最近的,下課十分鐘可以跑到的,但旁邊全停滿了老師的車,小孩是在車陣中打籃球耶!

我就問學校,不能請老師去外面停車嗎?我們誰上班不是自己找停車位呢?結果校長說這是傳統,每年都有一兩位家長抱怨,但從沒改過,這就是學校的傳統。

家長向學校申訴的結果是,水泥地上的籃球框被移走了,與其給小孩籃球場,學校選擇了給老師停車場。

P評【説教】一碗木耳湯,映出怎樣的教育體系?

文 / 楊詠晴

「我家小孩因為沒有喝完木耳湯,被老師留下不准放學。」媽媽在電話那邊劈頭說道。

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為一碗木耳湯?這樣的管教,教的是什麼?再追問發現小學四年級的小智,班上導師不合理的管教方式百出。

老師常處罰小智不准下課、必須抄課文,甚至還限制上廁所時間、指派同學監督陪同;還以「把抽屜用得很髒」為由,不准小智使用個人座位的抽屜,甚至連椅子下的隔層也不能使用;就連鼻子過敏擤鼻涕,老師也以「浪費衛生紙」為由,沒收小智的衛生紙,要求到教室外就水清洗。

老師也會逼迫孩子吃完午餐,否則不能午休、不能下課,直到完成用餐。小智說老師會突然很大聲罵人;曾因午餐吃不完,老師突然在他耳邊吼:「你到底要吃到什麼時候!」

P評【說教】不是頭髮的問題

文 / 陳志遠

那天清晨,我接到民佐的電話:「教官把我攔在門口,不讓我進學校,教官說『如果你不染回來的話,就去讀其它沒髮禁的學校,或者就不要讀了!』現在我該怎麼辦?」

我被這個離譜的狀況嚇醒了,怎麼會有學校為了孩子染髮就把他趕出學校?更何況,這孩子還是美髮科的學生!我請民佐先跟教官說他有權利到校上課,請教官尊重他的學習權。

掛了電話,我急忙準備出門,原本打算直接到學校去幫忙;這時,民佐的第二通電話來了:「教官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我先進學校。」我稍微安心了一點,叮嚀他一有事情就打給我,然後先進辦公室。